笔趣岛 > 无敌剑域 > 第六章:再起冲突
  从清风谷回到杂役峰,杨叶来到了食堂,刚进食堂,杨叶就发现食堂里有一半人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这些杂役弟子有的对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而有的脸上则是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对着那些对他露出和善笑容的杂役弟子点了点头,杨叶正准备去打饭,这时一道冷喝声在他身后响起。

  “杨叶,你给我站住!”

  闻言,杨叶眉头一皱,这声音他很熟悉,是许管事的声音,他知道,麻烦又来了。

  杨叶转身看着徐管事,徐管事大约四十几岁,身材肥胖,满脸的肥肉,与他距离稍远的话,估计连他的眼睛都看不到,穿着一件宽大的杂役大褂,但还是被肉塞的鼓鼓,肩膀背上,都映着红润的肉色。

  在剑宗,徐管事还有个外号,徐扒皮,因为一旦哪个弟子得罪他了,那至少会被他扒一层皮。

  在许管事身旁,还站着嘴角噙着冷笑的杜修三人。

  见到徐管事四人,餐堂一些杂役弟子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与怨恨,眼前这四人,平时可没少剥削他们,但是他们都只是敢怒不敢言!

  “我就说吧,杨叶打了杜修,徐扒皮能放过他吗?现在杨叶死定了......”

  “是啊,当初有个人反抗徐扒皮,被徐扒皮这四人当场打死,哎,杨叶当时怎么就不晓得忍忍呢?年轻人就是冲动啊,这冲动要不得啊......”

  “嘘,别说了,不然徐扒皮听到了少不了你一顿鞭子。”

  徐管事四人走向了杨叶,当走到杨叶面前时,徐管事那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鞭子,看着脸色平静的杨叶,徐管事狞笑道:“杨叶,做人要分得清现实,你曾经是外门弟子,但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了。既然你来到了我的地盘,那就得遵从我的规矩,你打了我侄子,你说说,这事怎么解决?”

  “叔叔,跟他废话什么,弄死他!”这时,一旁的杜修看着杨叶,狠声道。今天他可以说是面子丢进,这口气,他忍不下去。

  杨叶冷冷看了杜修一眼,然后看向徐管事,道:“你说说,怎么解决?”

  闻言,徐管事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信封,信封封口已经被撕,显然已经被人看过,徐管事取出了其中的信,然后笑道:“杨叶,听说你有个妹妹,才十几岁?好像还没嫁人,你看我如何?我最喜欢这种小女孩了,让你妹妹做我的小妾,然后在给杜修跪下认个错......”

  突然,徐管事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朝他轰了过来。

  听到徐管事侮辱自己妹妹,杨叶脸色陡然间就狰狞了下来,然后直接便是一拳轰了过去。妹妹与母亲是他的逆鳞,不容任何人触犯。

  “澎!”

  徐管事哪想到杨叶会突然动手,当下猝不及防,脸部便是与杨叶拳头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一声惨叫,身体倒在了地上,然后鲜血自鼻嘴中流了出来。

  杨叶并没有收手,反而是身体一个疾冲,瞬间来到了徐管事面前,躲过徐管事手中的鞭子,然后对着徐管事那一身肥肉猛挥。

  “你这个垃圾,凭你也配的上我妹妹?我他妈弄死你......”杨叶脸色狰狞,鞭子疯狂的对着徐管事身上落去。

  “啊,杨叶你死定了,你敢打我,啊,住手啊,啊,杨大爷,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

  听到徐管事的惨叫声,餐堂之中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想到杨叶居然敢打徐扒皮,要知道,徐扒皮可是剑宗任命的管事啊!不过很快,众杂役弟子便不去想这事了,因为杨叶正在做他们平时想过却不敢做的事。

  餐堂之中许多杂役弟子双手紧握了起来,眼中毫不掩饰着兴奋之色。

  “杨叶,你,你快放开我叔叔,不然你死定了......”这事,杜修回过神来,想上去阻止杨叶,又忌惮杨叶的实力,只能在一旁怒喝。

  杨叶没有管杜修,而是力道加大,一鞭又一鞭朝着徐管事那肥胖的身躯落去,不到一会,徐管事就至少挨了不下百道鞭子,那肥大的身躯上血痕遍布,甚是恐怖。

  对于杨叶来说,欺负他,他或许会忍一下,但是若是有人敢动他的家人,那他会毫不犹豫化身恶魔,眼前这个徐管事,居然敢打他妹妹的主意,这是他决不能忍的!

  “啊.....啊......”

  餐厅之中响起徐管事那惨叫声,除了杜修几人外,其余杂役弟子听到这声音皆是越加兴奋,此时的他们,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徐扒皮平时没少剥削他们,不仅克扣他们的工资,更是经常稍有不顺他的意就是鞭子加神,杂役峰数千杂役弟子,至少有九层以上的人都被周扒皮虐打过!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青白色长袍的老者出现在了食堂之中,其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玄气,震的大厅之人耳朵嗡嗡作响。

  听到这声冷哼,杨叶心中一凛,转身看到老人时,杨叶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深吸了一口气,将鞭子扔在了一旁,不管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许管事,走到了老者面前,对着老者深深鞠了一躬,道:“千长老!”

  眼前这个老人就是当初在安南城收他做外门弟子的那个老人,是眼前这老人改变了他的命运,如果不是眼前这老人当初对安南城的柳家警告,那他妹妹与母亲很可能已经落入柳家之手。

  虽然他是被眼前这老人贬为杂役弟子的,但是他心中一点也没怨恨过老人,相反,对眼前老人的感激之情,他心中一直存在。他之所以如此努力,也有着眼前这老人的原因,因为当初他一年未吸收到玄气,眼前这位老人也被外门长老们嘲笑过。

  他想证明,想证明给剑宗的人看看,他杨叶不是废物!

  看到杨叶,千长老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复杂,杨叶天赋如何,他比谁都清楚。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杨叶居然一年都没吸收到玄气,一年都没成为玄者,他不得已将杨叶贬为杂役弟子。如今再次见到杨叶,他心中也是有些复杂。

  这时,杜修“噗通”一声跪在了千长老面前,然后指着杨叶道:“千长老,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先前杨叶将我打成重伤,然后还让我做他的工作,我叔叔来找他讲道理,却是没想到被他打成重伤,千长老你可要给我与叔叔做主啊!”

  听到杜修的颠倒黑白,杨叶眉头一皱,不过他没有说话。

  而一旁的那些杂役弟子则是满脸怒气,眼中这杜修居然如此颠倒黑白,简直是无耻之极。

  千长老看了看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徐管事,突然,千长老眼中露出一抹讶异之色,然后看向杨叶,一股神识对着杨叶笼了过去,片刻之后,千长老眼睛一亮,道:“你,你已经是玄者四品了?”

  闻言,杨叶点了点头,然后体内玄气涌动,手掌一翻,掌上闪现淡淡金色,“回千长老,我已经能吸收玄气了!”说出这句话,杨叶心中突然一松,以前为了不让眼前老人失望,他拼了命的修炼,然而,最后他还是让眼前老人失望了,现在他能吸收到玄气了,他最想告诉的人,就是眼前这老人。

  看到杨叶手上的淡淡金光,千长老双眼圆睁,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般,身形一动,来到了杨叶面前,双眼直视杨叶,道:“你,你的玄气是金色的?”说完,千长老那双手情不自禁紧握了起来。

  见到千长老那凝重的表情,杨叶犹豫了下,然后点了点头。他的玄气或许不是金属性,但是应该是不会比那什么金属性玄气差的。

  “哈哈.......”

  见到杨叶点头,千长老突然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会,似乎觉得不妥,压住心中的激动,右手拍了拍杨叶的肩膀,道:“好,很好,非常好。”五行玄气几百万人之中才会出现一个,而杨叶不仅是五行玄气,而且还是五行玄气之中最强的金属性玄气,他如何不激动?

  听到千长老的话,一旁的杜修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但当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徐管事时,他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跑到了千长老面前,又跪了下去,道:“还请千长老给我们做主!”

  闻言,千长老眉头一皱,冷冷看了眼前杜修一眼,然后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道:“将先前的事经过说出来,你们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在能威胁你们,不过,如有隐瞒,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听到千长老的话,杜修心中咯噔一声,他脸色惨白了起来,他知道,眼前这长老是要站在杨叶这边了。

  一旁的众杂役弟子哪敢隐瞒,当下将先前的事都说了出来,有的杂役弟子回想起先前千长老对杨叶的态度,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弄倒徐管事的机会,所以当下将徐管事以前做的事都说了出来,甚至有的人还添油加醋了一些。

  听到众杂役弟子的话,一旁的杜修三人脸色惨白的吓人,身体瑟瑟发抖,他门知道,这次他们几人哉了。

  淡淡看了三人一眼,杨叶走到了徐管事身旁,将徐管事身上的信封与信拿了起来,然后放进了怀里。

  听完众人的话,千长老脸色阴沉,看着已经瘫倒在地上的杜修,冷声道:“没想到,真没想到,外门长老与外门弟子都忙于修炼,没人关心杂役峰,没想到杂役峰居然已经变成了你们叔侄二人的天下,当真是大胆至极!”

  “求长老饶命,求长老饶命啊......”杜修三人立即跪在了千长老面前,求饶道:“求长老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此时杜修三人后悔了,后悔去招惹杨叶了,如果知道杨叶已经是玄者了,就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去招惹杨叶的。

  千长老冷哼了一声,冷声道:“现在开始,徐管事不在是杂役峰管事,四人全部去星矿山挖矿十年,所得之物全部交由宗门,十年之后逐出剑宗,永不得在入剑宗。”说完,对着一直沉默的杨叶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拉着杨叶的肩膀,身形一动,两人消失在了大厅内。

  听到千长老的话,一旁的众杂役弟子顿时欢呼了起来,而杜修三人则是直接晕了过去。

  他们四人要给剑宗做牛做马十年了。

看过《无敌剑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