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敌剑域 > 第八章:生死台
  

  半月后。

  “啪啪啪......”

  清风谷内,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在一块巨石之上,手持一根长一米左右,食指大小的树枝在巨石之上不断前刺,斜挑,竖劈,横切。少年每一次挥动树枝,都会产生一道轻微的破风声响,随着少年的加快速度,一时间,轻微的破风声响如同鞭炮声一般在巨石之上响起。

  某一刻,少年眼神一凝,手中树枝对着远处一颗大树拖手而出,树枝速度极快,所过之处,一道道轻微的破风声响不断响起,十几米的距离,树枝几乎是在两个呼吸间便达到大树前。

  “澎......”

  树枝自一颗需要三人合抱的大树根部穿透而过,接着,又穿过第二颗大树,当连续穿透五颗大树时,树枝才在第六颗大树上停了下来。

  看着那些大树中间的小洞,少年低声道:“有千老送的能量石与护脉丹,在加上我的淡金色玄气不断猝体,我的肉身力量比以前强了不知多少倍!只是可惜,十颗能量石与护脉丹都用完了。”

  少年自然是杨叶,这半个月来,一天十二个时辰,他几乎是十个时辰都在修炼,在这般努力下,他不仅将境界提升到了玄者六品,就连这剑宗的基本剑法也是修炼到了大圆满。

  剑宗基本剑法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只要是外门弟子都会有一本。这种大街货,除了杨叶外,剑宗外门弟子基本上都没人修炼的,毕竟,基本剑术在强,又如何强的过那些有品阶的剑技?

  以前杨叶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被贬为杂役弟子后,他没了选择,只能修炼这基本剑法。修炼了两年,随着他的境界与肉身力量不断变强与基本剑法越来越熟练,杨叶觉得这剑法似乎不像大家认为的那么垃圾。

  这套剑法,就是简单的劈,刺,撩,扫,斩,点。但是在他两年的不断练习下,这些简单的招式已经变的不那么简单了。就像刚才,他每一剑的挥出都能发出轻微的破风声响,这种效果,就是剑宗一些黄阶的剑技也是不能达到的。

  所以,杨叶决定继续苦练下去,他想看看这套基本剑法的极限在哪!

  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是正午,杨叶拍了拍手,低声道:“今天一定要制作一张强力符出来!”

  在宝儿赠送给他的“五行符文决”之中,强力符的制作方法不是很复杂,毕竟只是基本符箓。但是对于杨叶这个刚接触且没人指导的新手来说,那已经是非常复杂了。半个月来,他没制作成功一次,主要的原因就是一开始他太急了。

  有了前半个月的失败经验,杨叶这次学聪明了。在前一个星期,他没有动手在画强力符,而是研究了强力符一个星期,将强力符的所有路线以及一些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都强行记了下来。

  回想了下强力符所有的细节,片刻后,杨叶盘坐在巨石之上,从怀里取出了宝儿给他的符纸与符纹笔,然后又取出了宝儿给他的灵草汁液与玄兽血液,将一切都准备好后,杨叶改坐为爬,静气凝神,片刻后体内淡金色玄气缓缓灌入符纹笔之中,旋即按照脑袋里强力符的制作方法,开始画了起来。

  握着符纹笔,杨叶小心翼翼地在那符纸上游动着,他体内的丝丝淡金色玄气顺着符文笔流入符纸之上,一根根如线条的淡金色玄气进入符纸上后,顿时如同一个个小蚯蚓一般,乱动了起来,见状,杨叶连忙用符纹笔牵引着摆出各种各样的奇异造型。

  这个过程之中,杨叶大气都不敢出,全神贯注地握着符纹笔在符纸上慢慢牵引着,就这样大约一刻钟后,符纸上渐渐出现了一朵淡金色的火焰状,又过了一刻钟,杨叶笔收,只见符纸上出现了一朵淡金色的火焰。

  见到火焰成型,杨叶深吸了一口气,神色一松,当然,事情还没结束,他现在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还有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注灵!

  注灵就是将灵草的汁液与玄兽血注入符纸上,利用两者加上天地能量让符箓有灵性,这一步是最难的,他前半个月都是失败这。因为他要同时将玄兽血液与灵草汁液,还要加上他的淡金色能量在同一时间在重新绘制一遍那朵火焰!

  在这过程之中,如果失败,那整张符就失败!

  深吸了一口气,杨叶努力让自己冷静,片刻之后,拿起一个白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滴汁液在符上,在接着又快速拿起灵一个白玉瓶倒出一滴玄兽血,两滴液体落入符上,杨叶连忙运转体内玄气,将两滴液体强行糅合。

  两滴液体在杨叶淡金色玄气之下,没有什么难度就糅合了在一起,接着,杨叶连忙握笔,牵引着两滴糅合的新液体按着火焰的路线牵引。

  说这个过程最难,那是因为在这过程之中杨叶得用玄气包裹着两滴液体,这对灵魂力与玄气的控制非常严格,这个过程之中,只要他稍微不注意,或者是不能一口气完成注灵,那这张符箓就失败!

  因为玄兽血液与灵草汁液一旦没有玄气包裹,就会瞬间分开来,一旦两者分开,整张符上的火焰就必定会被打乱,那时,先前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额头上,一滴滴冷汗不断浮现,杨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眨眼,路线就歪了。

  就这样,小心翼翼大约两刻钟后,杨叶脸上逐渐浮现出笑容,眼中兴奋之色难以掩饰,又过了一刻钟,杨叶猛地收笔,笔刚离开符纸,顿时,在符纸上的火焰如同火了一般,散发出微微淡金色的火焰,整朵火焰在符纸上栩栩如生,简直犹如活物!

  “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我杨叶也是一名一品符纹师了,哈哈......”看到符纸上的那朵火焰,杨叶不由激动的大笑了起来。

  从宝儿送给他的基本符纹决之中,杨叶知道了一些关于符纹师的基本信息。符纹师跟玄者一样,也是分境界的。一至五品是铭符,也就是基本符箓的制作,五品后是灵符师,地符师,天符师,仙符师,神符师。

  一至五品是铭符,能成功制作其中一种符就能算一品,如果能制作五种基本符箓,将五种属性都融会贯通,那就达到了五品。杨叶现在成功制作出了一张强力符,也算得上一名一品符纹师的!

  压制心中的激动,杨叶拿起石头上的那张强力符,观察了一会,眼中露出一抹讶色,低声道:“符箓分为次品,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我这张强力符让火焰犹如活物,应该算是上品,可是,卷轴中不是说上品的几率很低吗?难道是我的淡金色玄气的缘故?”

  杨叶从基本符纹决的介绍之中得知,符箓也是有分品质,不同的品质的符箓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下品的强力符最多提高使用者的五成的力量,中品大约一倍,而上品的就能提高三倍,至于极品,那是能提高六七倍以上的。

  上品与极品符箓效果虽然惊人,但是那难度也是极大的,上品的符箓的成功几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但是他没想到他这张符箓居然是上品,莫非自己真是惊艳才绝?杨叶有些疑惑了。

  “看来以后得问问宝儿!”杨叶不在去想这个问题,看了看手中的强力符,嘴角微掀,泛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以后自己若是与人交手,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自己突然给自己拍张符,那肯定会让对手憋屈到死的。

  想到这,杨叶嘴角笑容扩大,笑的有些得意,片刻之后,将强力符小心收好,然后快步朝清风谷谷口走去。

  出了清风谷,杨叶来到了练武场,刚到练武场杨叶就被一名青衣弟子拦住了,拦住青衣男子大约十七八岁,在青衣男子的左肩处刻着一个小小的“外”字,这是外门弟子的标志!

  看着眼前这个对他流露杀意的青衣男子,杨叶知道,眼前这人应该就是杜修的表哥,实力达到玄者八品的段军。

  见到杨叶被杜修几人堵住,旁边一些杂役弟子顿时摇头叹气,因为杨叶,现在杂役峰众杂役弟子不再受杜修几人欺负,所以这些杂役弟子对杨叶是有好感的。

  现在,杜修的表哥从世俗回来,那杨叶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段军也在看着杨叶,眼中闪烁着森冷杀意,他今天从世俗回来后发现杜修与徐管事居然都被发配去星矿山了,而罪魁祸首居然是眼前这个杂役弟子,要知道,剑宗杂役弟子与一些外门弟子都知道杜修是他的表弟,徐管事是他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眼前人是在**裸打他的脸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杜修与徐管事每年都是要向他交上万枚金币的,有这些钱财,他才能去买更多的修炼资源,但是现在,这笔财源因为眼前这人没了!上万枚金币,这可是他主要财源,他心都在滴血。

  想到这,段军双眼眯了起来,道:“废材,我段军的表弟也是你能欺负的,给我死来!”说完,身形一动,手掌对着杨叶的脸拍了过去。

  见到段军直接动手,而且是直接下杀手,杨叶脸色沉了下来,一声低喝,拳头对着段军手掌轰了过去。

  “澎!”

  拳掌相撞,杨叶倒退了三步,段军同样倒退了三步。

  第一次交手,两人打了个平手。

  见到自己被杨叶击退,段军眼中闪过一抹讶异,打量了杨叶一会,道:“你已经是玄者了?不过那又如何,刚才我只出了一成的实力,现在你给我死来吧!”说着,体内玄气涌动,准备再次出手灭杀杨叶。

  “等等!”杨叶朝前走了一步,看着眼前的段军,眼中同样闪烁着杀意,眼前这人知道杜修几人是被千长老贬去的,但是他不敢去找千长老麻烦,就来找自己,而且一动手就是杀手,他这次也火了。

  “怎么?想求饶?”段军讥讽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段军的表弟虽然只是一个杂役弟子,但也不是你个废材能欺负的。现在,你给我跪下磕一千个头,大喊我错了,然后滚出剑宗,我可以可虑不杀你!”

  “我向你挑战,生死台决斗!”杨叶直视段军,语气坚定。

  静,死一般静,旁边的杂役弟子与段军本人都愣住了。

  杂役弟子挑战外门弟子?而且还是生死台?

看过《无敌剑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