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敌剑域 > 第九章:聚赌
    生死台,顾名思义,是决战生死的。
  
      任何一个宗派的弟子之间都避免不了有恩怨,赌不如疏,剑宗弄这个生死台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弟子之间的恩怨的。一旦弟子之间出现了不可调节的恩怨,那么就可以向对方发出挑战,当然,挑战者境界不能高出被挑战者两个等级。
  
      杨叶原本也不想提出这个生死台挑战,但是见到段军对他出杀手,他知道,对方根本不打算放过他。而一旦对方当场动手,不管他是赢还是输都会吃亏。
  
      输了,不言而喻,对方可以虐杀他;赢了,他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而且还不能杀对方,甚至伤到对方他都会有麻烦,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只有决战生死台,他与对方才是处于公平的,他才能杀对方!
  
      “哈哈......”回过神来后的段军大笑了起来,指着杨叶,脸上毫不掩饰着不屑,道:“真是笑死我了,史上第一废材居然挑战我,生死台?你凭什么?凭你是史上第一废材?”
  
      对于段军的不屑,杨叶丝毫不在意,道:“剑宗规定,境界低的向境界高的人挑战,境界高的人不能拒绝。当然,你非要拒绝的话也是可以的,不过那样,以后剑宗恐怕就会传你段军连一个杂役弟子的挑战都不敢接!”
  
      “我知道你是激我!”段军冷笑道:“不过,我接受你挑战,你放心,我不会杀死你的,我会在生死台上当着剑宗所有人的面将你全身骨头一块块敲碎,让所有人知道,废材就是废材,哪怕你成为玄者,依然是废材!”
  
      “说完了?说完就生死台上见吧!”杨叶淡淡看了段军一眼,然后转身朝生死台走去。
  
      见杨叶云淡风轻的模样,段军眼中杀意更浓,一个废材,还要装高人模样?杨叶不仅断了他的财路,现在还当场挑战他,一个杂役弟子挑战他,这是在侮辱他,“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
  
      “杨叶约战外门弟子,在生死台决战,走,走,快去看啊!”
  
      “什么,你没看错吧?杨叶约战外门弟子?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你脑袋才被门夹了,你全家脑袋都被门夹了,就在刚才,杜修那杂碎的表哥去找杨叶麻烦,没想到杨叶已经成为了玄者,而且当场挑战杜修的表哥,现在他们已经去生死台了,快去吧!”
  
      “杨叶已经是玄者了?好啊,走,走,给杨叶加油去......”
  
      外门弟子峰。
  
      “什么?杂役弟子挑战我们外门弟子?还是那个史上第一废材?你有没有搞错?那个史上第一废材不是连玄者都不是吗?”
  
      “不知道,反正他们已经去生死台了,快去吧,去晚了,那杂役弟子就被弄死了,那好戏可就看不到了,我去通知其它人。”
  
      “杂役弟子挑战我们外门弟子?还是生死台,真是不自量力,走,我们去看看我们外门弟子是怎么教他做人的。”
  
      不一会,杨叶挑战外门弟子的事便如同瘟疫一般,迅速传遍了杂役峰与外门弟子峰,数千杂役弟子与数百外门弟子都赶到了生死台。
  
      ......
  
      生死台上,一名身穿青白长袍的老人看着杨叶与青衣男子,不过老人目光大多都落在杨叶身上,老人名曹火,是剑宗外门长老,掌管外门执法队。以前他也见过许多生死台决战的,但是杂役弟子挑战外门弟子,他还是头一次见。
  
      曹火右手一挥,两枚晶莹的能量石飘向了杨叶与段军,道:“生死台,没有什么规则,手段任你们施展!为了公平起见,现在各自将自己的体内玄气恢复满,然后开始”说完,老人身形一动,飘到了一旁。
  
      “你会死!”段军看着杨叶,淡声道。
  
      杨叶没回话,而是走到了一旁兵器架处,从其中挑出了一柄长剑,长剑长约一米五,宽两指,普通百炼精铁打造,不是什么好货,属于没品阶的。
  
      “青峰剑,黄阶下品,削铁如泥。”这时,段军手上出现了一把长剑,看着杨叶,“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会挑断你手筋脚筋,敲碎你全身骨头,然后派人将你送回你的家里,让你家人一起承担你的痛苦!怎么样,我仁慈吧?”
  
      随手舞了一个剑花,杨叶淡声道:“放心,我也会对你仁慈的!”说完,杨叶盘坐了起来,吸收起能量石之中的灵气。
  
      段军眼中闪现森冷的杀意,然后也盘坐起来,吸收能量石之中的灵气。
  
      此时,在生死台下,某处,上百个外门弟子看着场上的杨叶与青衣男子,其中一个长脸的对着身旁的的外门弟子,道:“江秋水,段军是玄者八品,那个杂役弟子我不知道他的境界,不过我猜段军十招内必取他首级。”
  
      “我赌五招!”名叫江秋水的男子看着长脸男子,道:“二十枚能量石,敢赌吗?”
  
      “你就这么看不起那杂役弟子?”长脸男子笑道。
  
      “进宗两年,到现在才成为玄者,这种废材,配我看的起吗?”江秋水不屑道:“怎么样,二十枚,我赌段军五招之内取他首级,敢吗?”
  
      “有何不敢!”长脸男子大笑道:“那杂役弟子既然敢挑战段军,那肯定是有些本事的,我不相信他连十招都撑不过去,还有人来赌吗?”
  
      “我赌五招!”
  
      “我赌十招......”
  
      “我赌那杂役弟子胜,五十枚能量石!”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略显稚嫩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众外门弟子一怔,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小女孩大约十四五岁,一袭淡黄的碎花裙,掩盖着那已经初具规模的纤细身材,柳叶眉,樱桃小嘴,一双灵动的双眼不时转动着,透着一股狡黠。
  
      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符峰的宝儿,她今天是特地来找杨叶的,但是她没想到杨叶居然跟人家打架了。更没想到,眼前这些人居然都看不起杨叶,她可是知道杨叶的厉害的,杨叶可是五行玄气!
  
      众外门弟子见到是一个小女孩,稍微惊艳了下,小女孩虽然还小,但是众人都能想象得到其长大后的绝世风采,其中几人眼中更是露出一抹淫.秽的光芒。
  
      见到有些人那讨厌的目光,宝儿冷哼了一声,然后从兜兜里取出了一沓符箓走到了江秋水等人面前,道:“我要跟你们赌!我要赌那个小杂役赢。”
  
      江秋水一怔,但是当看到宝儿手上那沓符纸时,江秋水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那原本有些冷傲的神情变成了热枕,轻声问道:“你,你是符峰的?”
  
      这时,众外门弟子也发现了宝儿手上那沓符纸了,那是符箓啊,只有那些外门榜上排名前十的强者才有资格领取的符箓啊!众人目光有些炙热了。
  
      宝儿哼了一声,道:“是的,我赌那个杂役弟子胜,你们赌不赌?”她很不喜欢这些人,这些人不仅看不起小杂役,还用那种讨厌的目光看着她,她要将这些人的修炼资源都赢光!
  
      赌那杂役弟子胜?
  
      闻言,众外门弟子相视一眼,眼前这小女孩脑袋坏掉了?居然赌那杂役弟子胜,要知道,段军可是已经玄者八品,那杂役弟子最多也就四五品,能战胜段军?
  
      想到这,众人相视一眼,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
  
      江秋水眼神闪烁了下,然后道:“我,我们可以跟你赌,不过得你做庄,因为我们都赌那杂役弟子输,怎么样?”
  
      宝儿想了想,然后道:“可以,你们押注吧,多大我都接受!”
  
      压住心中的激动,江秋水继续道:“你看,我们这有好几百人,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你要是输了,这.....?”
  
      宝儿当然知道江秋水什么意思了,当下眉毛挑了挑,然后又从她面前的小兜兜里掏出了一沓符箓,道:“喏,这里有大约二十张符箓,都是中品的,每一张大约能卖五百能量石,如果我输了,我拿这个抵账,可以吗?”
  
      “中品符箓?”
  
      看着宝儿那手中的符箓,众人眼睛的火热已经丝毫不掩饰了。每一张中品符箓,那可不是五百能量石就能卖到的,如果给他们卖的话,那就是卖一千都不是问题啊!
  
      这次,不用江秋水说了,众外门弟子便是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难得有个冤大头来给他们宰,他们要是不宰,那是要遭天谴的啊!
  
      “我赌五百能量石!”这时,江秋水突然说道:“我们身上没带那多能量石,你可以先记着,要是输了,我们一定会给的,我们都是外门弟子,不会骗你的!”
  
      听到江秋水的话,众杂役弟子一愣,五百能量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要知道,他们一个月才能领二十枚能量石,这江秋水有那多吗?
  
      如周围外门弟子所想,江秋水没有五百能量石,但是他并不怕,因为那个杂役弟子能赢吗?答案是绝不可能的!
  
      宝儿想了想,然后道:“可以,你们都叫价吧!我给你们记着。”她才不怕这些人赖账了,剑宗还没人敢占她便宜的呢!
  
      “我在加两千能量石!”见可以先记着,江秋水立即又加了五百能量石,这个冤大头此时不宰,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见宝儿答应可以先记着,剩余的弟子一阵骚动,然后立即喊价了。
  
      “我也赌一千能量石头!”
  
      “我八百!”
  
      “我两千......”
  
      见到众人加价,宝儿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然后连忙拿笔将众人的赌注记了下来。对于她来说,杨叶能赢的话最好,输的话也没事,反正这些符箓不仅符峰很多,就是她自己也可以制作出来。

看过《无敌剑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