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一章 房东催租
盛夏的天气就像盛怒的漂亮女人,那份灼热让人头昏目眩,再加上呈喷射状往外飞溅的吐沫星子,仿佛久旱大地普降甘霖。

    此时徐青正穿着背心短裤,昏昏沉沉低头站在门口忍受着美女房东热情洋溢的吐沫攻势,连脚下也好像踩着浮云,云里雾里思绪飘荡。

    美女房东三十出头,长得艳若桃李,绝对属于熟透了往下滴水的那种。一对目测34D的大胸丰硕挺拔,随着情绪的波动微微颤动,煞是诱人。

    徐青无心欣赏对面波澜壮阔的旖旎风光,低着头尽量不让吐沫星子喷到脸上,但他也不敢把头缩回去,毕竟他和嫂子欠了人家两个月房租,挨上一顿骂也没啥不应该的,只能低声陪着小心。

    “祝大姐……”每当徐青叫出这三个字嗓子眼里总会有些发堵,就像吞了一撮猪毛进去似的,总感觉有些异样。不过这女人的确比他大了一张多,叫声大姐并不掉份,更何况还欠着人家房租呢。

    “青子,你也别怨大姐为难你,你去左右打听打听,这房租能拖两个月的也就你这家,要不是看你平时能帮大姐干些不打紧的小活,一早就叫人撵你们出去了。”姓祝的美女房东被这一句大姐叫得大爽,语气也变得柔和了几分,说实话她也不想赶徐青走,毕竟每月人家还能帮着干点‘小活’。

    小活?三栋出租房楼道每天打扫一遍,还要帮你换煤气抗米,上回你丫的心脏病犯了还是我背着你上的医院,不过事后连个像样的谢字都无,还怨我扯断了啥吊带……徐青心里骂着,嘴上却不敢蹦出半个字,低着头弱弱的说道:“大姐,我嫂子还没发工资,等十五号一定给行么?”

    话虽这样一说,但徐青心里没有半点底气,光靠嫂子每月那一千出头的工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哪有钱来交房租?眼看就要大考了,凭徐青的成绩考上一本大学问题应该不大,可就算考上了,那高昂的学费也没着落。

    望着徐青一脸黯然的模样,发泄了一通的美女房东心底莫名一悸,说实话这小伙子还算不错的,那天自己突发心脏病,要不是多亏了他指不定现在呆在哪个四方盒子里赚香烛白菊花呢,喷了他一顿心情也好了不少,一丝叫感激的情绪悄然涌上了心头。

    美女房东略一沉吟心里便有了主意,嘴角一弯,一对小梨涡格外诱人,看得徐青神情一荡,竟有些飘了。

    “青子,姐也知道你嫂子不容易,要不以后除了打扫楼道外姐再帮你着落一件差事,多少也能填补些费用,做得好一两个月就能把房租还了……”

    徐青双眼一亮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望祝姐,听到一阵他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让他接下周边出租屋的各种琐碎活计,什么换液化气、通下水道管、搬运甚至于中小学生的家教之类,再加上他还会修理些部分电器,如果价格适中的确大有做头。

    美女房东越讲越来劲,别看她骂起人来泼辣无比,只要一说起生意经来,那份眼光和智慧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配合着胸前那一对颤巍巍的大胸,更让人叹为观止。

    两人就这样屋里屋外的站了快一小时,徐青脚都感觉有些麻了,这才想起要搬条凳子出来给祝大姐坐坐,没想到他刚转身美女房东已经很爽快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徐青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僵,心说,大姐,你就不能坚持一分钟么?

    现在倒好,美女房东自个寻了地儿坐下了,徐青反倒呆住了,心里寻思着,这凳子还要不要搬呢?正犹豫着,美女房东坐在地上叫了起来。

    “青子,快过来扶姐姐一把,哎呦,我的个腰哦……”

    徐青愣了愣,赶紧上前扶起了祝大姐,不料忙中出乱,一只手掌穿过胳肢窝正扣在一团软绵绵的那啥上,这厮脸一红,赶紧把手往回抽了两寸,总算是扶起了祝大姐。

    “青子,你可别把姐姐的吊带又扯断了。”美女房东见徐青红了脸,眯着眼打趣道。

    “没……这不是那啥,一不小心吧……”徐青一张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只能低着头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呵呵!这事就说定了,待会我送个小灵通给你先用着,有活了电话联系……”祝大美女骂也骂够了,还被莫名其妙的捏了一下那啥,心里好像三伏天吃了块小布丁,浑身上下毛孔中都透着舒坦,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甜。

    “不用了吧!我出不起电话费……”徐青脑海中冒出了一句调儿,手持小灵通,站在风雨中,左手换右手,就是打不通。

    “没事,大姐先给你垫着,以后赚了钱再还我就是了。”美女房东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现在经济不景气,租房的也少了许多,三栋出租楼还有大把的房子空着,要是能多一项家政服务,保不齐租房的生意也会蒸蒸日上,咱不是也有了竞争优势了么?

    想到这里,美女房东望着徐青结实的身板儿乐了,就这身板儿,比那些干啦吧唧的四眼学生可强多了,瞧瞧这肌肉,啧啧……又想到刚才被这毛头小子捏过的胸脯,丹凤眼中不知不觉多了一层迷蒙蒙的雾气。

    “这臭小子也是个老实鼻子空,肚里藏灯芯的主儿,刚才捏那一下差点把我心头那股火勾了起来,唉!我这是怎么了……”美女房东悄悄思忖着,心里浮起一丝莫名的情绪,自从她那死鬼老公英年早逝后还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心烦意乱的美女房东轻轻用手指揉了揉眉角,将那丝异样的情绪赶了出去,心里这才恢复了平静。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