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七章 江城
只要是江城人,或者是在江城呆过一段时间的,没有人不知道‘天上人间’的,‘天上人间’是一座集餐饮,娱乐,住宿,健身,高级会所等各种连锁产业为一体的大型集团公司。

    ‘天上人间’在江城几乎占据了所有它经营项目的龙头位置,也可以说只要天上人间有的东西,必定是江城最好的。

    当然这里并不是只做有钱人的生意,它分为‘天上’和‘人间’两处场所,就是把消费群体大致分开,虽然经营的项目大致相同,但消费和档次却有着天壤之别。在‘人间’餐厅里喝一杯红酒可能是十块钱,但到了‘天上’餐厅一杯红酒价格可能是一万,甚至更高。

    唐国斌老爹就是‘天上人间’的大股东之一,刚停车就有人上来招呼,这厮下了车把钥匙往泊车童手上一丢,领着一行人昂首阔步进了‘天上’餐厅。

    来过天上人间的刘胖子和吴老倒是能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态,初次来此的徐青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这座餐厅外表上看起来只是一幢高耸入云的宫殿式建筑,步入其中所有的一切足可用极尽奢华来形容。

    地上铺着腥红的绒地毯,踩在上面绵软飘逸,连骨头都似乎轻了几分,入眼是一座玉石围栏的假山水池,里面金光闪动,竟然是一群活泼畅游的锦鲤,两旁用餐的人也不少,个个衣着考究,像穿着背心短裤的徐青算得上另类了。

    “哥们,看傻了吧?走了,上楼去。”刘胖子拉了还在发呆的徐青一把,两人一起上了二楼。

    唐国斌已经先一步进了天字八号包厢坐定,自顾自叫人点起菜来,今天得偿夙愿心情大好,连食欲也跟着旺盛了许多,一连点了十来个菜才把手中的菜谱递到了徐青手中。

    “来,哥们,喜欢吃什么尽管点。”

    徐青接过菜谱翻开来一看,菜名琳琅满目不说,却着实被后面的价格吓了一跳,最便宜的菜都是八百开头,稍贵点也是过千,心说,这哪里是吃饭,分明就是吃钱,一顿饭下来没有大几万怕是拿不下来的……

    一旁的刘胖子见到徐青皱着眉头犹豫不决,连忙把脑袋凑过去低声说道:“尽管点,咱唐大少不差钱。”

    徐青咬着唇指了指一个标价八百八十八的菜名儿说道:“就这个金银瓜了!”完了赶紧把菜谱递给了刘胖子,那模样就像扔掉了一个烫手山芋。

    听到徐青点了个金银瓜,唐国斌忍不住笑了,伸手揽住徐青肩头笑道:“好哥们,咱俩真是忒他妈有缘了,想当初这地方刚开张的时候我一眼就瞧中了这道菜,哈哈哈!”

    徐青微微一愣,心说,难道这菜还有什么特别么?这金银瓜该不会是能看不能吃的玩意吧?随后又否定了心中的念头,能写在菜谱上的绝对是能吃的才对。

    刘胖子可不像徐青般拘谨,东坡肘子,鲍参肚翅的点了一气,这时还真是个不择不扣的肉食动物,愣是一个素菜也没点。

    菜谱在四人手中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唐国斌手中,他漫不经心的扬起菜谱说道:“开瓶八二年的拉菲,就这样了。”

    身后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的接过菜谱,后退着出了门,顺手轻轻把门带上,连半点声响也没发出,果然是训练有素。

    唐国斌揽着徐青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手掌还顺势在他肩胛上捏了捏。

    “哥们,看不出你还真有点实料哈,这肌肉硬得跟榆木疙瘩似的。”

    徐青身子往后缩了缩,脱开了搭在肩头的手掌,翻了个白眼笑道:“那啥,有料也不是给你捏的,咱性取向正常。”

    “滚犊子!哈哈哈……”唐国斌大乐,又把手伸向徐青肩膀,谁知徐青像被踩了尾巴的老猫,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两步走到刘胖子侧面坐下,还把这尊笑弥勒往唐大少那边推了推,没好气的说道:“刘哥手感好,给你摸个够去。”

    “操,咱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刘胖子双眼一鼓,脸上的肥肉狠狠抽搐了两下,故作幽怨地说道:“要是唐大少瞧上了咱这身肉,我倒是不介意以菊相许的。”说完还怯生生的闪了唐国斌一眼。

    “滚犊子,你丫的还想让我吃饭么?老子性取向正常。”唐国斌一阵暴汗,随后便咧着嘴笑了。

    或许是家境太好的关系,唐国斌身边总会围着一群溜须拍马的朋友,用他的话来说朋友就等于‘盆有’,盆就是吃喝,有就是大洋,这群所谓的朋友无非是冲着这两样来的,和这群酒肉朋友在一起久了也会感觉无聊透顶。

    换而言之,唐国斌也是孤独的,真正能称得上知心好友的唯有刘有福一人,也就是刘胖子,现在徐青也给了他一种别样的感觉,随性而为,无拘无束。

    不一会酒菜上齐,身穿旗袍的服务员小姐手持酒瓶把酒标对准了唐大少,见他微一点头,便开始启瓶倒酒。

    徐青端起面前小半杯腥红的液体,煞有其事的将杯口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一仰头吸溜一口喝了个干净,咂了咂嘴皮皱眉道:“这酒有点馊了……”

    噗——

    刘胖子和唐大少很没风度的喷了,还好他们及时别过脸,否则一口酒全喷在菜上,这桌子菜至少要毁了大半,这小子也忒强悍了,八二年的拉菲居然馊了。

    “哥们,你真是太有才了,哈哈哈……”唐大少笑得前俯后仰,心说,这哥们真是个妙人儿,简直比红楼梦里那啥妙玉还妙。

    徐青脸一红,知道自己出了个大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敢情红酒都是带点馊味的,还不如二锅头给劲。”

    命运无常,他昨天还是个连房租都交不上的穷学生,今天却坐在了江城最豪华的酒店里,有的东西以前压根没接触过,怎么知道这其中还有许多门道,无知者无畏。

    “嗯,二锅头的确比这馊玩意爽口多了,来,尝尝这金瓜。”唐大少强忍住笑意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伸筷从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个用金色锡箔纸包裹的椭圆物件送到了徐青碗中。

    徐青双眼一亮,直接用手撕去了那层锡箔,一股甜香飘出,金瓜终于露出本来面目,居然是一个烤得喷香红薯。

    “八百八十八一盘的烤红薯,哥们今天算是开眼了……”徐青摇头一叹,抓起红薯就往嘴里塞,还别说这种乡下用来喂猪的玩意经过名厨们之手味道的确要香甜了许多,不过八百大洋在徐青老家可以买一顿红薯了。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