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二十一章 菜市场风波


    这一日徐青正上网玩植物战僵尸,一款很不错的小游戏,徒然一声嘀嘀企鹅叫,点开小喇叭一看,唐家大少通过账号查找请求加您为好友,附加信息:好兄弟,可记得馊了的拉菲?

    徐青微微一笑,立刻加了,对方立马发来一条信息:“看样子我要送个手机给你咯,该死的小灵通真让人蛋痛……”紧接着这货发来一个运财童子的自定义表情,又道:“哥们,有没兴趣陪我去云南玩几天?”

    徐徐清风:“小灵通关机了,说说去云南干啥?”

    唐家大少:“买石头呗,都怨你上次开出一块冰种红翡,我老头子和几个大股东觉得在天上人间弄几场赌石大会能给客人一种刺激的新玩意,这买石头的苦差事就轮到哥哥头上了。”

    其实这差事根本就是唐国斌主动揽上身的,云南可是个不错的地方,借着采购毛料的由头正好出去玩几天。

    徐徐清风:“为啥要叫上我?刘哥去不去?”

    唐家大少:“你可是哥哥的运财童子,一切费用哥哥全包了,本来想叫胖子去的,这货现在就是一头春情勃发的猪,用鞭子也赶不动。”

    徐徐清风:“大概去几天,几时动身?”

    徐青早就有去云南赌石的意思,来了这机会求之不得,不过要想个办法让嫂子同意才行。

    唐家大少:“明天上午九点,我来接你去机场,先去昆明找个地儿昆一下,然后去腾冲买石头,最多三天,你要想多玩几天也行。”

    徐徐清风:“好的,我准备两套换洗衣服,昆明昆一下是啥意思?这昆是吃的还是用的?”

    唐家大少:“(哼哼表情)你小子别带衣服,到了昆明哥哥带你去买新的,至于那‘昆’么?(偷笑表情)你把字拆开来瞧瞧,嘿嘿。”

    徐青一愣,随即明白了,昆字拆开,上日下比……是男人都知道这唐大少所指为何了。

    徐徐清风:“鄙视你这满肚子花花肠子的富二代,要昆你自己去,我宁愿睡觉。”

    唐家大少:“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下了,细腰头母驴。”

    徐徐清风:“母驴?”

    唐家大少:“英文,你小子自己悟吧!”说完头像一黑,这厮下线。

    徐青咀嚼了一下,终于明白‘细腰头母驴’英文,明天见,真被这歪才大少彻底打败了。

    下午,徐青特意跑了趟菜市场,想买些好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贿赂嫂子,让她同意自己去云南,至于赌石的事情只能暂时瞒下来,等到从云南满载而归再给嫂子一个惊喜。

    吉隆菜市场不大,但各种菜品一应俱全。徐青走到水产区买了五只肥嘟嘟的大螃蟹,还有两斤大个基围虾,秦冰最喜欢吃这两样,来之前徐青特意从网上找了烹制这两样东西的法子,待会可以照葫芦画瓢,好好露一手。

    徐青跑到家禽区准备买只乌鸡炖汤,不料走到近前才发现笼子里的鸡鸭一只只无精打采的耷拉着翅膀蹲着,换了几家也是一样。

    以前徐青并没有自己来买过鸡,心里感觉有些纳闷,怎么这城市里的鸡鸭看上去蔫啦吧唧的,难道是关在笼子没活动的原因?右眼皮轻轻一眨,瞳孔中呈现出的画面让徐青一阵无语。

    所有鸡鸭嗦囊里都填满了各种小石子粗砂粒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的直接填进了生锈的铁砂,腹部和翅骨下明显有液体流转,这些鸡鸭不但填了杂物,体内还灌饱了水,难怪会是这样一副模样。

    洞悉了鸡肚鸭肠里的门道,徐青也绝了买乌鸡炖汤的念头,索性折回水产区买了两斤墨鱼仔炖汤,用这东西炖汤味道不输乌鸡汤,可惜少了点养阴退热的功效。

    徐青拧起那袋墨鱼仔晃了晃,嘴里小声嘀咕道:“这东西本就是水里生的,味道肯定比灌水的乌鸡强多了……”

    卖墨鱼仔的摊位老板是位年过中旬的大婶,她听到徐青的嘀咕神色微变,低声提醒道:“小伙子,有的事情心里知道就好了,小心祸从口出。”

    市场内的禽类灌水填杂物增重的事情几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但凡在市场里做了一段时间生意的人都知道,不过垄断禽类生意的人势力太大,大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那些买了水鸡鸭的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徐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钱在我口袋里,有钱也不买拖泥带的玩意,大婶,再帮我弄两斤花甲……”

    “行,我这花甲都吐尽了沙的,回去弄点葱姜蒜丁儿爆炒,味道那叫一个鲜,还可以滚盐水焯过,调酱蘸……”大婶手脚麻利的从塑胶盆里拣出大个花甲,嘴里还一个劲说道着烹调花甲的法子。

    徐青饶有兴趣的听着,徒然身后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其中有一个尖细的女声听着有些耳熟,诧异之下循声望去,只见在家禽区那块一个穿花格子长裙的少女正和对面的摊主激烈争辩着什么。

    眼尖的徐青一眼就认出那少女可不就是刘有福女朋友杨静么?此时的杨静小脸涨的通红,毫不示弱的和对面五大三粗的摊主对骂,不管是荤的素的,娘长逼短,半点不落下风,那模样活脱脱一只盛怒的花斗鸡,还是母的。

    这时大婶拾掇好了两斤花甲,水汪汪的用塑料袋装着,徐青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钞票付过钱,连手里的虾蟹一起撂到了摊板上道:“大婶,东西先放你这,我朋友出了点事儿,待会我过来拿。”说完甩开大步向闹哄哄的家禽摊子走去。

    大婶呆了呆,无奈的摇了摇头,碎念道:“小伙子凑什么热闹,那姓孙的一家可不是好惹的主,要吃亏的……”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