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三十一章 赌石交易会


    看过这场精彩的打斗之后,徐青感觉以前打架的招数就好像小孩子过家家,如果和这种程度的对手来一场遭遇战,只怕还没摸到对方的皮肉就直接被ko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货该扔啊!

    “青子,哥的拳脚还行吧?”唐大少接过阿豹递来的毛巾擦了把脸,又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是不错,花架子多了点。”徐青又指了指阿罗道:“要是他真玩命,你就悬了。”

    阿罗阿豹相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诧色,他们俩都是特种部队退役的精英,最擅长的是杀敌技巧,讲究一招制敌。刚才和唐国斌交手时阿罗心中有所顾忌,至多发挥出了七成实力,如果是生死搏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唐国斌笑了笑道:“其实我最拿手的也不是空手道,小鬼子的玩意花架子就是多。”

    徐青从兜里掏出口香糖丢了过去,叹道:“不管怎样我是不够你打的,有时间教我几招还不错。”

    唐国斌把一块剥了纸的口香糖卷成个筒儿丢进嘴里,拍了拍徐青肩膀道:“我这几手误人子弟的东西拿出来也是献丑,等回江城带你去见个高人,运气好的话教你几招十个我也不够看的。”

    “真的假的?有多高?”徐青瞪大了眼睛望着唐大少,心说,真有这种高手就是软磨硬泡也要学几招去,就不晓得这家伙是不是唬我玩的。

    唐国斌嘴角一弯道:“很高,到时候带你过去碰碰运气,凭你小子的运气说不准真能从那老古董手里掏些东西出来。”

    徐青被彻底逗起了好奇心,一个劲的打听‘高人’的事情,然而唐大少好像故意吊他胃口,模棱两可的答了几句就借口太累闪人,留下一个好奇心被悬在半空的可怜人。

    第二天,徐青很早就起床跑进了健身房,花了近两小时把所有的健身器材都轮了一遍,酣畅淋漓的出了一身大汗。

    休息了一下跑回房洗了个战斗澡,一身清爽的他点了根斜靠在沙发上烟吞云吐雾,一根烟还未抽到一半,虚掩的房门就被唐大少一脚踹开。

    “青子,快收拾一下陪哥买石头去,对了,叫上你那漂亮媳妇。”

    徐青闻言一阵兴奋,把烟屁股一弹,跑到隔壁敲起门来。呯呯!才敲了两下门就开了,真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就站在门口。

    “收拾下一起到赌石交易会凑热闹去,待会要是弄到了极品翡翠帮你弄对镯子。”徐青兴致勃勃的许愿道。

    陆吟雪淡然一笑:“你们去吧,我留在房里看电视就好了。”

    对翡翠玉石无比熟悉的她对于徐青说什么送翡翠镯子言语唯有一笑而过,心说,他还真当极品翡翠是大白菜了,随便解块石头就能出翡翠么?真是不知者无畏了。

    徐青挠了挠头,以前就听说女人亲戚登门的那几天就像冬眠的动物,懒洋洋不想挪窝,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自古以来但凡和赌字沾边的事情绝大多数的拥护者都是带把的老爷们,这或许是骨子里那种喜欢投机和追寻紧张刺激的基因在作怪。

    既然陆吟雪不想去赌石交易会徐青自然也不会勉强,跟着一干老爷们驱车直奔交易会现场。

    赌石交易会场地是一大片临时搭建的大棚,足足占据了上万平方,和那些大型农贸交易会倒有几分相似,四周围都用金属围栏圈住,只留出一处三米左右的空隙作为进出大门。

    进入交易会现场需要一张交易会举办方发出的入场券,参加者的身份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仅限于玉石珠宝商和国内有名的翡翠雕刻大师。当然凭孟士诚的手段弄几张入场券小事一桩,一行五人顺顺当当进了交易会现场。

    临时大棚里各种毛料原石堆放整齐,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私营老板,现场还有解石工具,如果你挑中了毛料可以选择现场解开,如果出了翡翠现场观望的珠宝商们可以现场出价,价高者得,主办方只向摊档老板收取场地费。

    成百上千的毛料商人聚集在此,巧舌如簧的鼓说自家摊档上的毛料出处,什么厂啊坑的,仿佛只要买了他的毛料就一定能解出翡翠一样。

    对这些拼命推销自家毛料的商家孟士诚显得淡定自若,不过徐青和唐国斌却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时不时掏出个聚光电筒在那些全赌毛料上照来照去,惹得身边的行家里手们忍俊不禁,都是些闷头货,能照出朵花来么?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外行。

    徐青一边溜达,一边眨着眼睛在众多毛料上瞟来扫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眼睛里进了沙子。让他失望的是一连看了三家毛料摊位,看似堆积如山的毛料中连一丁点翡翠影子都没有,让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些商家是不是随便找了些破石头来充数?

    一行人走马观花的又过了两家,到了标注有六号字样的摊位前,立刻有两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上来招呼,徐青望着其中一个精瘦的男子,忍不住笑了,这家伙可不就是昨天在超市说套套没尝过的那位么?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