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三十四章 帝王显绿


    孟士诚摇头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郑重其事的吩咐手下的员工一定要保管好送来的毛料,他心情不好,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许多,刚挂上电话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WwW.FeiSuZw.CoM 飞】

    “孟老板好大的威风啊!”

    一个面皮白净的年男人缓步走了过来,这人四十出头的模样,身材很匀称,大背头像狗舔的一样,身后跟着两名穿迷彩背心的彪形大汉。

    孟士诚一见这人瞳孔不自禁的收缩了一下,冷声道:“俄罗斯佬掉裤链,露出条白玩意。”

    年男人眉头皱了一下,嘴角浮起一抹虚伪的笑意走到了孟士诚跟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谢谢你把这么个尤物送到老子身边,飘飘皮肤很滑,干起来水汪汪的,啧啧……”

    “白胜军,你这个畜生……”孟士诚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骂道。

    这白胜军也是云南境内有名的珠宝商人,论资产比孟士诚要丰厚十倍,是个不择不扣的伪君子,这厮和方飘飘是大学同学,一直觊觎其美貌,表面上却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孟士诚夫妻离异和这家伙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见这厮,孟士诚就恨得牙痒痒,听到他无耻的言语更是怒不可遏,上前一把揪住了白胜军衣领。

    身后的两个保镖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就要发作,不料阿罗阿豹两人一伸手挡在了前面,虎目含煞,不怒而威,

    徐青和唐国斌也摩拳擦掌,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孟士诚,你要干什么?”方飘飘急匆匆跑上前,一把扯开了揪在白胜军衣领上的手掌,眼眶一红,恨声道:“没想到都过了两年,你这疑心的毛病一点也没变,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飘飘,姓白的说……”孟士诚一脸苦涩,但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方飘飘眼眶水光闪烁,冷冷的说道:“我不想听你解释,现在我是白总公司的业务主管,如果你不想让我丢掉这份工作请离开。”

    这处毛料摊档是属于白胜军名下,身为业务主管的方飘飘负责这次交易会的所有进出项目,除了销售毛料之外还要负责帮公司采购优质翡翠原料,当然这并不完全是另有所图的白胜军刻意安排的,也与她超强的业务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孟士诚叹了口气,也不再解释什么,转身低头就走,略弯的背影显出一股难言的落寞。徐青和唐国斌忙跟了过去。

    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影响了大家的心情,情绪低落的孟士诚径直走到了五十六号摊档,不言不语的坐在了一块黑乌沙毛料上。

    更巧的是,这块毛料就是刚才从方飘飘手上买来的两块之一,而另一块就放在相邻的位置,上面的红漆数字格外刺眼,四十四。

    “麻痹的,哥真想揍那白脸子一顿,遇到这种混蛋谁都想削他,对吧?”唐国斌还在为在为孟士诚愤愤不平,要是在江城他肯定一拳轰那姓白的个满脸花。

    咕噜!

    徐青肚子发出一声浊响,仿佛作出了回答,不过有些答非所问。

    “哈哈!都给那混蛋气忘记了,还好你肚子记性好。”唐国斌咧嘴一乐,心说,这小子还真是个开心果儿,关键时候总能干出些让人爽快的事儿来。

    “盒饭,过桥米线,云南米酒……”

    一个抑扬顿挫的女声从摊档外传来,徐青双眼顿时一亮,一溜小跑冲了出去,不多时这家伙推着一台白铁皮快餐车进来,笑眯眯的说道:“开饭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数票子的年妇女。

    车子里还剩下十多个盒饭,五盒米线,六竹筒米酒,徐青一股脑儿全包圆了,盒盒筒筒的摆了一地,这种临时摊档里只有一张办公桌,摆在地上吃还舒坦。

    “来,没吃饭的一起吃点。”徐青热络的招呼一声,拿起一个盒饭自顾自猛扒了起来。

    唐国斌和两个保镖自然不会客气,各自端了一份填肚,孟士诚心情也缓了过来,拿了盒米线迅吃完,又灌下去两筒米酒,脸上浮起一抹酡红。

    让徐青诧异的是,这家伙从进来开始到吃完了饭还一直坐在那块黑乌沙毛料上。

    “青子,把你三十万鼓捣来的破石头拖出去砍了吧,哥等得怪痒痒的。”唐国斌摸着肚子说道。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急什么,让老孟多坐会不行么?”

    唐大少朝孟士诚坐着的毛料努了努嘴:“老孟要不不小心放个屁,把里面的翡翠冲散了就操蛋了。”

    摊档上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扑哧笑了,只有徐青心里明白这货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笑着点点头:“好,先把老孟坐的那块解了,不过要用擦的才行,三十万,咱们也能多听个响儿。”

    唐大少顿时乐了,大笑道:“哈哈!那不是成了帮老孟擦屁股了么?”

    孟士诚一愣,也随之大笑起来,这两家伙一唱一和,把他心里的憋闷扫去了大半,立刻起身安排人解石,要是这两块毛料真出了翡翠,那无异于扫了姓白的一记耳光。

    五十六号摊档位置有些偏,到现在还没售出一块毛料,解石机一响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者,而徐青等人搬着条凳子坐在最靠前的位置。

    嗤嗤——

    锯片与石料缓缓贴近,发出阵阵刺耳的摩擦声,因为事先有了孟士诚的吩咐,这两块毛料都必须用擦的,所以操纵解㊣(5)石机的汉子动作格外小心,花了好几分钟才剥去了一块巴掌大的皮壳,里面白茫茫一片。

    一旁的围观者可有些不乐意了,不少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