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三十八章 打赌?


    最后半块料子被重新打横夹上,徐青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矮个男人下刀的位置,直到锯片碰到石料中线时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偏过头去。

    其实他来时用右眼看过,这半块石料内部很是怪异,如果切口再往左偏上两厘米就会出雾,擦去白雾便可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半透明茄紫翡翠,围观的人群迅速散去,只有徐青正琢磨着怎么把这块难得的翡翠收到手。

    啪嗒!整块毛料一分为四,在普通人眼里无悬念的完垮了,其中也包括那位买下料子的老人,他摇头轻叹一声,把手背在身后就准备转身离开,至于这些切垮的石料自然会有人收拾。

    “这块石头卖给我行么?”徐青终于鼓起勇气拦住了要离开的老人。

    老人微微一愣,见对方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笑了笑道:“几块废料,你喜欢拿去玩就是了。”

    两百来公斤的毛料,如果有耐心慢慢掏,还是能解出几块散绿来的,拿出去卖个两百块不在话下,老人也估摸着这位要买废料的年轻人就是看中了那点东西。

    徐青摇了摇头道:“不行,还是给了钱心里舒坦,您就开个价吧。”

    老人见对方并不领情,执意要付钱买下这几块废料,心里蓦然浮起一股火气,淡淡的说道:“我这块料子花了四十五万买下来的,你既然想要两万拿去。”

    徐青犹豫了一下,转身向唐国斌伸手道:“唐哥,拿两万。”

    唐国斌二话不说从手包里掏出两刀钞票直接递给了老人,钱货两讫,这几块废料就是徐青的了。

    老人接过钱数也不数塞进口袋:“小伙子,这几块料子是你的了。”

    徐青朝还站在一边的矮个子男人笑了笑道:“那我可以用这里的解石机么?”

    矮个子男人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要不要我帮你把这几块碎料子掏出来?”

    买下解剩下的废料和直接在摊档上购买料子性质是一样的,如果徐青叫他继续解石也要照办,这是赌石行当不成文的规矩。

    “不麻烦了,我想自己试试解石的滋味。”说完徐青抱起那块含有紫翡翠的料子夹在了解石机上,打开了机器。

    这块料子在徐青右眼里完全是透明的,他很快找到了切割点,抓着手柄稳稳按了下去。

    嗤嗤——

    一块巴掌大的薄石料被切了下来,徐青伸臂舀了一瓢水从切面上放浇下,一旁孟士诚最先看到切面上露出的白雾,眼神霎时亮了起来。

    “老弟,这擦石的事情还是我来做的好。”孟士诚赶紧阻止徐青接下来的动作,出雾代表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若是真藏着极品翡翠哪怕是伤到一点也是损失。

    这回徐青没有坚持,很自然的站起身让开了位置,看着孟士诚手脚麻利的换上擦石用的砂轮,然后开始擦那层白雾。

    “出雾了,这块废料说不准会涨。”

    “神了,该扔的废料居然出雾了……”

    擦去一层薄雾,一抹晶莹诱人的紫色映入眼帘,围观人群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茄紫?就水头看说不准还是高冰种紫罗兰。”

    “涨了,大涨。”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喊了一嗓子,那些还未走远的人又瞬间围拢过来。

    刚卖掉废料的老人双眼一亮,几步走到徐青面前说道:“小伙子好运气,这块料子不用解了,我出三百万,这块紫罗兰卖给我怎样?”

    两万块买回来的东西,转眼就翻了一百五十倍,换在其他人已经算是大涨,此时出手可以稳赚不赔。

    徐青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这块料子我准备自己留着,出多少钱也是不卖的。”

    高冰种紫罗兰极为难得,他准备找人把这块紫罗兰雕成几个漂亮挂件,送一个给陆吟雪做礼物,反正现在也不差钱,有好东西自然先选择留着。

    一旁的唐国斌揽住了徐青肩膀,笑道:“臭小子,哥现在怀疑幸运之神是你亲戚,上山打猎见者有份,这块紫罗兰解出来哥要一半。”

    “没问题,先说好了,要是只能雕一个挂件我可要送给小雪。”徐青知道里面的紫翡个头不小,分一半给他也无所谓,不过嘴上还是要说一个底线,免得惹人怀疑。

    正在擦石的孟士诚转过头,一脸幽怨的望着徐青道:“青子,我也要啊!”

    徐青笑骂道:“滚,这次没你份,下次解出冰种料子分你一半。”

    这话一出口围观的众人一阵无语,这两个年轻人绝对是外行,碰运气捡了个漏还真当冰种翡翠是大路货任捡了,以后有栽跟头的时候。

    老人见收购冰种紫罗兰无望,冷冷一笑道:“小子好大口气,不如和老头子打个赌如何?”

    “打赌?”

    徐青古怪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心说,这老伯只怕是见开出了紫罗兰心里不平衡,想做个套来等我钻吧,反正东西已经是我的了,懒得理他。

    唐国斌可有些不乐意了,戏谑的望着老人说道:“赌什么?老爷子不会是想和我兄弟赌谁活得长吧?”

    老人不愠不火的说道:“很简单,这位小伙子不是说还能开出冰种翡翠么?就用这个来赌上一赌。”

    “哦?那你说说怎么个赌法?”

    唐国斌被老人的话逗起了兴趣,不依不饶的追问了一句。

    老人淡然一笑:“刚才这小伙子不是说还能解出冰种翡翠么?就用这个做赌,从现在起到交易会结束为限,要是他还能从全赌毛料中解出一块冰种翡翠,老头子愿意付双倍的价钱收购,另外还免费帮他雕琢紫罗兰挂件,如果三天内解不出冰种翡翠这块紫罗兰料子按实价卖给老头子就行。”

    这种赌法乍听之下横竖都是徐青占了便宜,哪怕解不出冰种翡翠一样不吃亏,大不了按实价售出这块紫罗兰,没有半点损失。

    唐国斌双眼一亮,摸了摸鼻子道:“要是解出玻璃种咋算?”

    老人正色道:“当然算赢,口说无凭,可以立个字据。”

    唐国斌颇有些意动,凑到徐青身边说道:“兄弟,就凭你今天的运气应下来稳赢,解出一块冰种的让这老头哭去。”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