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四十一章 浮云九朵

  
      交易会现场规定车子只能停在外面停车场,当然不排除特殊情况,只要你能量够大,就是把坦克开进会场也行。【 飞】
  
      红旗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位国字脸年男人,他直接走到了薛老面前道:“爸,车子开来了,东西我帮您拿。”
  
      薛老摇头道:“这宝贝我自己拿着舒坦,开门请客人上车。”
  
      国字脸男人皱了皱眉,他深知老爷子视玉如命的性子,不再去劝,返回几步侧身拉开了车门道:“各位,请上车。”
  
      一行六人上了车,出了交易会大门孟士诚叫了声停,他取回自己的车子跟在红旗车后面,刚才薛老儿子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感觉有点眼熟,努力回忆了一阵才想起对方的身份,心里顿时浮起一丝悔意,暗道:早知道是他,我就不开自己的车了,能让他当一回司机倍有面子……
  
      一刻钟后,车子驶进了一座独门独户的院落,院子格局和京城的四合院极为相似,大庭院种着不少花草树木,左侧还有一个小凉亭,四周的环境清幽淡雅,绝对是处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走进正厅,一股浓重而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所有家具陈设材质非木皆石,八仙桌,藤条椅,青石茶几……除了几盏吊灯之外,竟再也找不到一件现代家电,就连电灯开关也设置得极为隐蔽,置身其仿佛时光倒退了百年。
  
      “别客气,随便坐……”薛老随口说了一声,又冲他儿子说道:“国强,你陪客人。”说完自顾自抱着黄翡料子轻轻放在了茶几上,仔细端详起来,直接忽略了众人的存在。
  
      徐青等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说好了来蹭饭的,没想到这老头就这样把他们凉在一边,别说是饭了,连凉白开都没一口落喉。
  
      还好他儿子薛国强瞧出了众人的窘态,相互介绍了一下就热络的同众人攀谈起来。
  
      “家父就是这脾气,见到极品翡翠就万事不理了,大家别见怪。”
  
      孟士诚笑道:“薛先生客气了,如果放在四百年前,老爷子一定是陆子冈一般的人物。”
  
      薛国强忽然道:“错了,就是生在四百年前,家父自问也无法与陆子冈比肩,除非有两柄昆吾断玉刀。”
  
      孟士诚被哽了一下,笑了笑不再言语,在薛国强面前他有种无形的压力,就好像是上下级之间对话一样,这或许和对方的身份有关。
  
      徐青听两人提到陆子冈,随手扯出脖子上挂件道:“老孟,送这玩意的人是不是和陆子冈有些关系?”
  
      孟士诚笑着一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人一定也姓陆。”
  
      徐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哦!怪不得,出手三亿还送一块子冈玉做添头,看来姓陆的很有钱。”
  
      “三亿?还送子冈玉?”薛老也被对话的内容吸引,单手抱着那块黄翡走了过来,指了指徐青胸前的挂件道:“小徐,东西取下来给我瞧瞧。”
  
      徐青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您别忙着看物件,不管饭我叫人把东西全搬走,叫老孟随便找个人雕去。”
  
      “你敢!”薛老双眼一瞪,随即神色便黯淡了下来,气鼓鼓的掏出一个呼叫器按了下去。
  
      少顷,两位干净利落的年妇女快步走进了大厅,薛老吩咐道:“准备一桌饭菜,要丰盛些,对了,顺便拿些饮料过来!”
  
      说完了朝徐青一瞪眼道:“你小子就记得管饭的事儿,摆在这的金佛踏云也不懂得欣赏,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徐青摇了摇头道:“再值钱的玉石翡翠在我看来都是大自然的产物,说穿了就是一些漂亮点的矿物,和煤炭没啥区别,只不过物以稀为贵,追捧的人多也就值钱了。”
  
      薛国强微笑道:“这话说得好,直指事情本质,就因为这种大自然的产物雕琢的奢侈品,不知道有多少当官的抵不过它们的诱惑,从而迷失了本性,堕落成了人民的罪人!”
  
      薛老板着脸道:“你小子跟着起什么哄?老子就是靠着雕这些破石头才养活了你们三兄弟,怎么着,现在想割资本主义尾巴了?”
  
      薛国强见老爷子拗不过徐青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苦笑道:“我可没这意思,就事论事罢了!”
  
      薛老哼了一声,话锋一转道:“你们这些体制里打滚的就练了一张嘴皮子,调令下来了,准备几时去江城?”
  
      薛国强轻声道:“两天后动身,这两天就留在家里陪您,到时候安定下来了就接您过去。”
  
      薛老点点头,掏出支票本写了几笔,放在徐青跟前,正色道:“老头子这些年赚得不多,这块金佛踏云先给你一亿,要是你不愿学琢玉的手艺半个月后老头子就是砸锅卖铁也会再凑这个数给你,如果你愿意学老头子这门手艺后面的数就只能充当学费了。”
  
      两亿?薛国强眉头轻皱,这个数字让身居高位的他不禁微微动容,老爷子这些年雕琢玉器攒下的家底做儿子的心自然有数,一个亿现金几乎倾尽了所有存款,当然不包括老爷子工作室陈列的物件和翡翠料子。
  
      那些物件每一件都是倾注了薛老无数心血,如果折换成现金至少在两亿以上,也不像他说的要砸锅卖铁那么严重。
  
      徐青拿起支票直接递给一旁的孟士诚,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我还要读书,学玉雕恐怕没时间。”
  
      徐青心里已经开始鄙视薛老头,照他那意思如㊣(5)果答应学习玉雕另外一亿大洋就不用提了,一门玉雕手艺学费一亿大洋,这也贵得太离谱了点吧?
  
      不知是徐青这样想,就连唐国斌和孟士诚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唯有薛国强微笑不语。
  
      薛老似乎早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不愠不火的说道:“先不要忙着推,老头子并不是要占你的便宜,若换做别人就是拿出再多钱我也不会教,除非有过人的天赋。”
  
      徐青心念一动道:“什么叫过人的天赋?”
  
      薛老指了指怀的黄翡底部道:“很简单,你瞧瞧这块料子上有几片云纹,一刻钟为限,看准了你就是我薛云红的关门弟子,按规矩老头子封刀之作将由你继承,若是看错了这拜师的事情就此作罢,只怪你我没有师徒的缘份。”说完笑着把怀里的黄翡倒转过来递到了徐青面前。
  
      这话一出口,徐青恍然大悟,原来薛老真不是要占什么便宜,如果自己真做了他徒弟不但得了一个亿和玉雕技艺,还能得到这块黄翡雕琢的成品,算起来是件大赚特赚的美事。
  
      徐青接过黄翡略扫了两遍,说道:“一共九片云纹,五长四短,还有两片是重叠的。”
  
      这块鸡油黄上的云纹还在石头里他就细细数过了几遍,现在看几眼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薛老愣了一愣,蓦然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笑着笑着,两行老泪夺眶而出。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