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四十三章 赌石大赛 上
  正文]第四十三章赌石大赛(上)

  ?回到别墅已经是半夜九点,徐青上了楼听到隔壁房间隐约传出阵阵嘤嘤抽泣声,担心之下连忙一眨右眼隔着门透视过去。

  眼前的情景让他微微一愣,身穿睡衣的6吟雪正对着电视机哭得稀里哗啦,身边还放着一大摞抽纸,这妞儿正看着韩剧抹眼泪儿,那梨花带雨的俏模样让门外的徐青怦然心动,恨不得冲进去拥她入怀好好疼爱一番。

  或许是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看了一阵徐青那啥居然很没风度的硬了。

  呯呯——

  徐青敲了敲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内,6吟雪被敲门声惊了一下,满脸jing惕的望着门口。

  “谁啊!”

  “是我!”徐青呼吸声有些粗重,心中更是火热难耐,没想到被房内的6吟雪听出了异样,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低声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都……睡了。”

  徐青有种破门而入的冲动,但见到6吟雪怯生生的模样,心头没来由一颤,强压下那股蠢蠢yu动的邪火,沉声道:“早点睡,别让棒子赚眼泪了。”说完摇了摇头,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房内的6吟雪蓦然一呆,俏脸上浮起了一抹红霞,喃声自语道:“坏了,这家伙肯定是在外面听到我哭了……”几步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瞄了一眼,却现门外已经空荡荡。

  有几分醉意的徐青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一阵敲门声把他从甜睡中惊醒,迷迷瞪瞪起床打开门一看,居然是满脸笑意的孟士诚。

  “睡醒了吧,赶紧收拾下吃午饭去,待会有场赌石大赛,一起凑热闹去。”孟士诚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徐青手中,小声嘀咕道:“一共四亿五千万,我看着都眼馋,银行里的小丫头不知道白飞了多少媚眼……”

  徐青道了声谢,接过卡往口袋里一塞,转身跑去房间里胡乱洗漱了一下,跟孟士诚一起下了楼,进餐厅才现少了6吟雪,心里不免有些空落落的。

  唐国斌一眼就看穿了他那点心思,笑着数落道:“你那口子大清早的就跟老孟家丫头逛街去咯,你小子也忒鸡别小气,自个身家都过亿了,女朋友连个铜板也不舍得给,典型的顾下口不顾上口啊!”

  徐青一阵暴汗,暗道一声失策,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6吟雪身上他里外摸过好多次,真是连一块钱也没有,恍惚间脑海中回荡着大文豪鲁先生的一句话,一块钱,一块钱你有木有……

  唐国斌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道:“还好哥用你小子的名义给了她两万块,待会看你怎么谢我。”

  徐青这才从纠结中缓过神来,苦笑道:“唐哥,麻烦你说话别大喘气成么?我都快被你喘出心脏病来了。”

  “你小子活该,还不快滚过来吃饭,今天的赌石大赛老孟让你参加,不拿冠军有你受的。”唐国斌似笑非笑的望着徐青,猛不丁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徐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步走到饭桌旁坐下:“唐哥,你快说说赌石大赛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

  唐国斌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徐青碗里,道:“其实也没啥,每一届赌石大会到第二天都会举行一场赌石大赛,场内所有摊档都会选三块全赌毛料交与主办方当众解开,到时候举办方会选出水头最好的翡翠参加复赛,最后胜出者除了赢得所有解出来的翡翠之外还会额外获得两百万奖金,这次五十六号摊位选料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你们真以为我是艾克死光吗?”徐青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

  唐国斌笑道:“你小子狗屎运齐天,你不上谁上?”

  徐青怎么觉着这厮说话好像放狗似的,还你不上谁上呢?话说回来,就是答应了也没啥坏处,如果五十六号摊档上选不出好料子那也只怪孟士诚运气不佳。

  “行,我选石头,反正我运气不错,能不能选中就不好说了。”

  徐青很光棍的应了句,抄起只琵琶鸡腿就咬。

  孟士诚倒了杯啤酒给徐青,淡笑道:“听说这次姓白的高价请了个赌石专家选料子,还放出话来说这次一定要拿第一,那货脸皮之厚堪比长城拐弯处了。”

  “哈哈!有青子在什么赌石专家就是个屁,最好让那家伙能下点私注,咱们能狠狠宰他一笔。”唐国斌对徐青的运气有着绝对的信任,这小子本来就是个好运到逆天的家伙,从万年有象到天上énjiān赌出红翡,直到赌石交易会四连涨,他无时无刻不在创造着奇迹。

  “老孟这次可别弄些茅坑边垫脚石来卖,要真是些没来头的料子运气再好也白瞎。”徐青捏了只红大虾连壳一起放在嘴里嚼得嘎吧作响,一脸怪笑的望着孟士诚。

  “你放心,这次我可是下了血本,清一sè‘抹岗老坑’料子,一共六百块,我已经吩咐过了,没去之前一块料子也不能卖。”

  孟士诚信心十足,胸脯拍得山响。

  “为啥不卖?”徐青丢掉虾头,随口问道。

  唐国斌一撇嘴道:“还不是等你先挑剩下的才卖,到时候赢了赌石大赛剩下的料子就成了皇帝女儿不愁嫁咯!”

  徐青朝两人竖了个油乎乎的中指,很光棍的说道:“要是真赢了咱们哥仨平分。”

  “好!哥给你当啦啦队,赌涨了放炮的事儿哥包了。”唐国斌豪气干云,不过这词儿用得有些别扭,啥玩意叫放炮的㊣(5)事儿?

  孟士诚也不示弱,一拍胸脯道:“青子,这次干垮了姓白的孙子,哥回头送你一辆好车,就是你要劳斯莱斯幻影也给你弄一辆。”

  “老孟,你真是小母牛坐火炉,牛b哄哄啊!一辆幻影怎么着也得八百来万吧,顺带帮哥也定一辆去?”唐国斌自己开的是大切诺基,不代表他不喜欢劳斯莱斯幻影,那玩意开起来可比切诺基带劲多了。

  “行,不说拿什么大赛第一,只要能爆了那朵白菊花,老孟立刻叫人定两台幻影。”孟士诚最近喜欢上了‘金刚流’动不动就拿拳头往自个胸口上擂,就差没嗷嗷叫上两声了。

  徐青有了动力狼吞虎咽解决了午餐,拧着半只烧鸡边啃边走。

  “墨迹个毛啊!还不快开车选石头去……”这回轮到徐青催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啊!不要白不要,拿赌石大赛第一他不敢说,爆了那朵白菊花没有任何难度。

  除非孟士诚摊档里的料子没有一块翡翠,否则三块料子两块胜出没有半点问题。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