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四十七章 完胜分钱乐淘淘


    嗤嗤——

    解石机的轰鸣声继续刺激着所有人耳膜,壮汉花了其他人两倍的时间成功掏出第一块拳头大小的高冰种艳阳绿翡翠,不过这家伙玩了个花样,解出来就用红绒布将翡翠盖住,准备留到最后出个风头。这厮抹了把汗,把标注着贰号的毛料固定好,这次画线在中央,一切两开有没有翡翠一目了然,这种毛料也是最好解的。

    锯片落下,直切到底,啪嗒一声毛料两分开去,两大片均匀分布的绿意跃入眼帘。

    “好大一块金丝种,照这个头看只怕几十公斤重了……”台下有人开始对解出的翡翠评头品足起来。

    “这块金丝种水头不错,论价值和刚才十八号解出的冰种料子差不错。”

    “我们就等着比完了拍卖,到时候能拿下几块种水不错的料子就不虚此行了。”

    台下人众说纷纭,不知不觉中将十八号与五十六号当成了本次夺冠最大的热门,两相对比都认为有块高冰种翡翠作底的十八号赢面较大,这都是因为解石的壮汉故意盖住了一块高冰种翡翠的缘故。

    壮汉似乎很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把两块金丝种掏出来之后不紧不慢的拿起矿泉水灌了几口,这时台子上的解石机都陆续停了下来,壮汉身旁还有一块毛料原封未动。

    喝完了水,壮汉深吸了一口气,手脚麻利的将最后一块毛料固定好,沿着画线一刀切下。

    啪嗒!一块厚石片与毛料分离,现出一层晶莹的白雾,壮汉浇水洗干净切面,慢悠悠的换上砂轮擦石。

    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最后一块毛料上,就连白胜军也不例外,刚才解出一大块金丝种翡翠时这厮就开始紧张了,还好他并没留意第一块掏出来的翡翠,见到壮汉擦石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只希望这次解出来的是一块中低档翡翠……

    孟士诚也暗暗捏了把汗,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砂轮与毛料的贴合处,当一抹醉人的绿意映入瞳孔时,他终于笑了。

    “玻璃种帝王绿……”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彻底抹杀了白胜军心中那点希望,这厮身躯一晃,一张白脸血色全无,嘴唇颤动着,喃喃念道:“不可能,怎么会开出玻璃种,不可能的……”

    “好东西啊!这才是当之无愧的翡翠帝王,啧啧……”

    各种惊叹唏嘘声此起彼伏,大家都被翡翠帝王的绝伦风采所倾倒,能亲眼见识到一块极品翡翠从顽石中现身是一件让人快慰的事情,不少珠宝商已经开始暗暗估价,酝酿着在接下来的拍卖中拿下这块极品翡翠。

    玻璃种帝王绿一现,解石的壮汉感觉遮住第一块翡翠已经成了多余,索性趁着浇水的当口揭去了红绒布,翡色乍现,四块大小各异的翡翠相映争辉。

    高冰种艳阳绿、鲜艳明亮的两大块金丝种、加上现出雏形的玻璃种帝王绿,三赌三大涨,这是在历届赌石大赛上从未出现过的超豪华阵容,不管剩下来的五十个摊档开出什么样的料子,五十六号夺冠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哈哈!哥选中的石头不赖吧?比那些狗屁专家强多了!”唐国斌大笑着上前给了孟士诚一个熊抱。

    孟士诚被抱得喘不过气来,翻着白眼道:“你牛,什么专家都不如你行了吧?快放手,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勒散了……”

    唐国斌泱泱的放开了手,道:“你丫的说话也太勉强了,没劲。”

    徐青似笑非笑的闪了两人一眼,摸着肚皮说道:“我肚子饿了,你们俩谁管饭?”

    唐孟二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向某人比了个中指,就连一旁的方飘飘也忍俊不禁,转过脸去捂嘴偷笑。

    “飘飘,我们走……”白胜军沉着脸喊了一声,转身就走,他心知败局已定留在这里也是丢人,更何况输掉的钱也要尽快交付给私彩老板,否则后患无穷。

    白胜军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孟士诚远望着前妻离去的背影茫然若失,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心中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有的只是无边的惆怅。

    最后五十个摊档解出来的翡翠品质很不错,第一百零九号也解出了两块高冰种满绿翡翠,但始终无法超过五十六号,经过评委们简短的磋商之后,赌石大赛冠军便有了定论。

    五十六号摊档夺魁,一百零九号摊档屈居第二,眼睁睁看着两块高冰种翡翠落入他人囊中,本次大赛解出的所有翡翠均由主办方现场拍卖,所得金额除掉百分之十的手续费外尽归冠军所有。

    此次现场拍卖的火爆程度远超出历届,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此次赌石大赛最大的赢家却早早离场,现在正和两个忘年交坐在离交易会场不远的一家小酒店里大快朵颐。

    小酒店门面不大,菜的口味相当不错,地道的腾冲风味,大救驾、黑三剁、酸笋炒牛肉、麻辣排骨、锅子、边城烤鱼、再加上几份软糯的菠萝饭,喝上些竹筒米酒,那叫一个畅快。

    来云南几天,这顿饭比什么五星级酒店要地道多了,而且价格便宜,五个人吃饱喝足才花了不到三百大元,临走时热心的店老板还每人捎上了一筒家酿米酒,只说路上喝。

    众人腆着肚子回到交易会场才发现时间不过下午五点,不早不晚,正赶上拍卖会结束。主持人宣布赌石大赛圆满结束后,扯着嗓子喊道:“请五十六号摊主孟士诚上台领奖……”

    孟士诚淡然一笑,施施然走上台去,主持人立刻递过来一个话筒,说道:“做为此次赌石大赛冠军,请问孟先生有什么感想?”

    孟士诚面带微笑的把话筒凑到嘴边,谁知道一股酒气涌上喉头,居然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声音在旷音器的放大下响彻全场。

    主持人反应极快,拿起话筒皱眉回了一句:“孟先生,您的方言咱们听不懂,请说普通话。”

    哈哈哈……

    台上众人发出一阵爆笑,唐国斌笑得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徐青刚喝进嘴里的米酒直接喷了出来,还好对面没人。

    孟士诚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刚才孟某趁着各位拍卖翡翠的工夫出去吃了个便饭,正如我一个朋友说的,翡翠再好它也是石头,再漂亮的石头也不能当饭对吧?赌石这行当让人心动,但沉迷进去就不好了,一百五十个摊档一起解石,赚钱的就我一个,有钱了当然先去解决肚子里的有水问题了!”

    一番话巧妙的揭示了赌石的本质,也婉转了道出了其中巨大的风险,一百五十家摊档,就一家赚大钱了,赌石就是这么残酷。

    现场沉默了两秒,开始响起了几点淅淅沥沥的掌声,随后掌声哗啦啦响成了一片。

    主持人手里捧着个精美的玉石盒子送到了孟士诚手中,里面放着一张现金支票,笑着说了几句没营养的客套话之后宣布此次赌石大赛圆满结束。

    孟士诚拿着盒子意气风发的走下了高台,一脸苦笑的黄博文已经等候多时了。

    “老孟,你这家伙不厚道啊!”黄博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现金支票隐晦的塞进了孟士诚口袋,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低声道:“还好我也买了点白胜军的邀赌,否则这次可就折老本咯!”

    孟士诚大奇道:“你买了多少?”

    黄博文微微一笑,伸出三根手指摇了摇道:“一点点,比你这老滑头少了两千,刚好能补回在你身上亏的那个数。”

    孟士诚心知这家伙口中所说的数字后面少了个万字,三千万赌注下去就意味着姓白的要陪九千万出来,加上他赢来的一个半亿,这次赌石大赛姓白的至少赔了两亿进去,这还不包括输掉的翡翠料子。

    白胜军身家再怎么丰厚,一次性赔进去两个亿也够他蛋痛好一阵了,难怪有人说,这年头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当然黄博文的眼光和魄力也让孟士诚打心眼里服气。

    当众人回到五十六号摊档,里面的毛料再次被人哄抢一空,而且价格比预定的要翻了三倍以上,这一切都归功于选取的毛料在赌石大赛中抢眼的表现。

    此次大赛光奖金就拿了三亿一千万,再加上私彩博中了两亿五千万,除掉手续费净赚五亿四千万,孟士诚给徐唐二人各转过去一亿八千万,然后立刻托人定了两辆劳斯莱斯幻影,并宣布档口员工各加一万块奖金,今天提前收档,老板请吃晚饭。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