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五十八章 牙雕韦驮


    薛老掏出手机给大儿子拨了个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大略讲了一遍,电话那头的薛国强一直没有开声,静静听完后才淡淡的说了一句。

    “爸,您就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叫人去处理,顺道送您回来。”

    五分钟后,三台警车飞驰而至,十余名荷枪实弹的干警守在了小酒店门口,后面的一台白色桑塔纳走下来一位穿警服的中年人,急匆匆走进了大门。

    中年人警官瞟了一眼被反拷在地上的五个家伙,眉头微微一皱,快步走到薛老面前,一脸恭敬的说道:“薛老,让您受惊了,我是县公安局长卢光亮,您放心,这次的事情一定会彻查到底,相关责任人必将受到严惩。”

    薛老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背后是个叫白胜军的家伙在捣鬼,冒充公安,绑架勒索,真不明白这种黑恶势力如何能在腾冲地头上横行无忌的?如果不是老头子运气好,今天这把老骨头算是交代在这咯!”

    卢光亮额头冒出一层汗珠,这薛老明显在说自己失职啊!要是不能让这老爷子消了这口气上面那位追究起来事情可就大条了……他越想越火,转过头狠狠剜了地上的五个家伙一眼,心说,这帮不长眼的东西,今天你们是撞枪口上了,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人撑着,这次老子一定给你一锅端了!

    “薛老,您刚才说的白胜军是?”卢光亮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一旁的孟士诚抢先答道:“赌石交易会十八号摊档的老板。”

    “来人。”卢光亮面色一肃对门外喊了一声,一群干警立刻冲了进来。

    卢光亮指着被铐住的五个家伙道:“把这帮冒充警察的家伙带回去审讯,立刻对赌石交易会十八号摊主白胜军实施抓捕。”

    干警们押着五个惨兮兮的假公安走出了店外,白胜军这次彻底悲剧了,因为金钱并不能成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工具,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

    卢光亮做完这一切又主动提出要亲自送薛老回家,临别前老爷子特意嘱咐了徐青几句,让他凡事多考虑一下后果,切勿冲动,看来这小子刚才干架时的狠劲还是让老爷子心有不安的。

    小酒店里上演了一场全武行,大家再也没心情吃下去,江囡囡除了买单之外还额外支付了两百块椅子钱,店老板照例每人送了一筒自酿米酒。

    回到交易会场,孟士诚就收到了前妻发来的短信,确定了白胜军被警察带走的消息,总算是去掉了一块心病。

    徐青选好的毛料孟士诚直接找人寄了货运,最迟五天后就能收到,一切费用都由孟士诚抢先支付,还附送了两台解石机。

    做完了这一切两人又跑了一趟银行,把卖翡翠所得的五千五百万存了进去,孟士诚托熟人买了三张腾冲直飞江城的机票,然后带着徐青去了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

    茶楼就坐落在腾冲古玩市场旁,也成了藏友们交流的重要场所,品茶谈古,最是相宜。

    孟士诚喜欢喝茶,徐青却品不出其中的滋味,索性独自下了楼去古玩市场溜达,腾冲古玩市场论规模比江城还要大上许多,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少数民族文化,这里的物件种类丰富,集中了中缅两地和多民族特色。

    徐青闲庭信步的在市场中溜达,身后还跟着两位金盾公司的保安,如果说他对翡翠赌石还有一些了解,那么对古玩就是一窍不通了,他真正感兴趣的是古玩上附着的那些有色气体,上次眼睛吸收气体后的清凉感至今让他颇为怀念呢!

    古玩市场中商铺林立,也有不少摆地摊的在见缝插针,道路两旁几乎难找出一块空地,摊主们笑容满面的招揽着路客,只要有人驻足停留便是一通夸赞,即便是对古玩一窍不通的人儿也会被他们称作行家里手,目的只想哄你乖乖买下两个物件。

    像这种地摊每天只要能卖出一两个物件基本上就能维持好几日生计了,徐青一路走马观花,一双眼睛不经意在摊档上的物件上瞄来瞟去,逛了大半个市场也没找到一个附着有色气体的物件,不免有些心意阑珊。

    又走了一段依然没有发现,天上的日头火辣辣烤得人连头皮发烫,徐青热得受不住,找了间有空调的古玩店走了进去。

    店铺里两个女店员懒洋洋的坐在柜台后,见到进来个年纪轻轻的半大小伙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反正货架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瞧上了眼了付钱拿走就是。

    徐青也没有白吹空调的意思,他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是在这家店里见到有趣的玩意就买上一件,就算是做个纪念也好。

    这家店主要经营的是杂件和瓷器,当然也少不了玉雕摆件,在腾冲古玩市场几乎所有的店铺内都会摆上几样玉雕,形成了一种地域特色。

    徐青走到柜台前,由上而下打量着木架上的物件,蓦然,架子最下层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这是一尊颜色蜡黄的破败韦陀扛杵像,高二十公分左右,约有成人胳膊粗细,佛像的鼻子有一大块塌陷,站立的双足也断了一条,就连扛在肩头的金刚杵都只剩下半截,是一尊典型的残次品。

    吸引徐青的并不是雕像本身,而是这尊雕像周身萦绕着缕缕淡金色的气体,比起上次在天上人间见过的青铜爵要浓郁了百倍不止,乍看之下整座雕像都被一层氤氲不散的金色气流包裹,让人平生出一股伏地膜拜的冲动。

    雕像下方有一块小卡片,上面写着,缅甸牙雕,标价五千八。

    徐青强抑住心中的喜悦,伸手指了指那尊牙雕道:“请帮我拿这个东西瞧瞧!”

    一位年轻女店员很快把韦驮像拿到了柜台上,徐青刚想凑近些细看,没想到雕像上附着的金色气体像被牵引了一般分成两股迅速向他双眼飘了过来。

    金气灌入眼球的那一刻,徐青感觉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大庙佛堂之中,脑海中梵音袅袅,让人心境异常宁静平和,先前心头的几许燥热顿时消弭无踪,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抹笑容。

    对面的女店员被他这一笑弄得有些失神,心说,这小子没事冲我笑什么?难道对我有意思?看来他买东西是假,把妹是真的,不过小模样长得蛮帅气,如果不是个三无圣斗士姐倒不介意和他交往一下……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