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烤鸡诱獒


    寒夜山风呼啸,脚踏新冒芽的春草疾速前行,星点露珠在仆倒的草芽间飞溅,徐青一边飞奔一边用透视之眼环视周遭,可让他失望的是并没有发现神獒的踪迹。

    昆仑叠嶂,巍峨的大山脚下黑森森一片,山腰往上却白雪皑皑,仿佛将整座山分割成了黑白分明的两段,人在山间行走不能太快,否则极易引发雪崩,徐青完全不用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他翻山越岭健步如飞,但踏过雪地却不见半个脚印,真正做到了踏雪无痕。

    嗖——两只肥硕的雪鸡被徐青掠过的身影惊起,急匆匆扑动翅膀向山下冲去,这种大鸟有翅膀但不能飞行,只能奔跑滑翔,而且它们肉质相当鲜美。

    徐青身形骤转,双臂好似闪电般探出,轻松把两只雪鸡抓在手中,昨天到现在连水米都没打牙,这两只雪鸡正好能填填肚子。

    按照地图上标示,现在离日落峰不足百里,全速赶过去不出半小时,问题是现在去了也是白搭,非要等到明天太阳落山才能确定天池的具体位置,说不定明天跟神母使者有一场殊死搏杀,还是先找个地方祭过五脏庙再说。

    徐青把两只雪鸡拔毛破肚用积雪收拾干净,几个纵跃来到了山脚,捡了些干柴找了个背风地儿点起篝火,把两只雪鸡用树枝穿好架在火上炙烤,他坐在一旁捧着龙渊剑发呆。

    明天用双鱼佩叫唤皇普兰后极有可能跟神母使者狠狠战上一场,鹿死谁手由未可知。徐青经历过各种搏杀,也可以算得上久经战阵,他并不惧怕跟神母使者交战,只要确认皇普兰安全他一定会竭尽全力一战,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隐隐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不是畏惧,也并非缺乏勇气,神母使者仿佛离他很近,近到可以从他卧室盗走双鱼佩和活玉琼枝。

    “神母使者,你到底是谁?明天也许就能看到你的真面目了吧……”徐青手托阔剑喃喃自语,篝火堆上的烤鸡在吱吱冒油,滴落的油脂在火堆中炸开点点细微的嗤响。

    呼!脑后猝传来一声风响打断了徐青的沉思,他想也不想抡起阔剑连鞘横扫过去,一股强横无匹的气劲宛如飙风般卷将出去,下一秒,耳边传来一声爆响,握住剑柄的手掌蓦然一震。

    “小子,我老人家想吃只烤鸡用得着拔剑相向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徐青绷紧的面皮缓缓舒展,随手拿起一根穿着烤鸡的树枝翻动几下,转头望了一眼站在身后的神獒,低声说道:“前辈请过来坐,等个十分钟就烤好了,我再去抓点野物让您吃个尽兴。”

    神獒仰首阔步走到篝火堆旁,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两只冒油的烤鸡,它一直在暗中跟着徐青,原本不准备这么快露面的,可这烤鸡的香味实在太诱狗了,它为了吃上一口香肉的只能提前露面。

    徐青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柴灰,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前辈,我知道你有话想问,待会我一定知无不言,现在先去弄点吃食,要让您吃得尽兴。”说完把阔剑背在肩头,纵身掠向远方。

    神獒也不客气,蹲在篝火旁静等烤鸡熟透,它是一只喜欢吃熟食的动物,望着两只半熟的烤鸡恨不得马上就把它们送进肚子里。

    十分钟很快过去,徐青拎着一串洗剥好的雪鸡返回,肩膀上还扛着一头洗剥好的岩羊,这速度要是跟猎户们抢饭碗绝对是杠杠的。

    徐青走到篝火旁,徒然发现两只烤鸡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两根油腻腻的树枝撂在地上,他也不说什么,立刻动手把岩羊架在火堆上,添了些干柴把火烧旺,再把雪鸡穿起来架在篝火边,还从口袋里掏出几把什么草根根树叶子塞进猎物肚子里,很快在火苗跳动下,吱吱声再度响起。

    神獒低声说道:“两只鸡已经烤好了,我就把它们吃了,刚开始准备留一只,可这烤鸡实在太香了,吃完一只根本停不下来,就把另一只也吃了,反正你还会烤的。”

    徐青无所谓的笑了笑道:“烤鸡本来就是给您吃的,刚才在山上我扫了个黄,把一窝鸡大小全端了,返回的路上还撞上一只岩羊,顺手拿下也能添上几斤吃食。”

    神獒哈哈笑道:“好,这头岩羊怕是有百十斤重,我们都能混一顿饱的,说吧,你连夜跑来昆仑山做什么?”

    徐青翻动两下烤羊,低声说道:“既然前辈问起那我就把事情全给您讲一遍,希望您能帮我保守秘密……”说完把皇普兰被擒后发生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在神獒面前也不需要隐瞒,愿不愿出手帮忙全凭它决定。

    神獒听完了徐青的讲述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趴在地上沉默了一阵才低声说道:“天池我以前去过,那地方水是温的,景色也不错。”

    徐青叹了口气道:“我过去不是洗温泉,也不是观景,能用双鱼佩顺利换回小兰是我最大的心愿,这事儿还要请前辈出手帮忙。”

    神獒打了个哈欠说道:“说吧,你准备让我老人家怎么个帮法?”

    徐青略一思忖,沉声说道:“用双鱼佩换出小兰后我想请前辈把她送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至于您送完人后可以选择来天池观战,也可以选择离开。”

    神獒说道:“送完人我会赶来天池观战,必要的时候一定会出手帮你一把,不过要让我老人家先填饱肚子才行。”

    徐青抱拳对神獒打了个拱手说道:“多谢前辈,有您出手帮忙我这心里就踏实多了。”

    咕咚!神獒望着冒油的烤鸡吞了口吐沫,终于忍不住沉声问道:“这鸡能吃了吧?”

    徐青笑道:“也差不多了,还等十分钟。”篝火堆上的烤鸡表皮焦黄,散发出阵阵诱人的浓香,看样子路上采来的香草香叶发挥了作用。

    夜在篝火中燃烧,一人一獒在火堆旁大快朵颐,可惜无酒,体会不到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爽快意境……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