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三十三章 银面神使

  
      日落峰海拔六千米,顶峰有个倒弧形,看上去酷似一位魁伟巨人仰头张开的大口,巍巍昆仑群山中堪称一枝独秀,周遭群峰白雪皑皑,风寒彻骨,唯独日落峰霜雪皆无,日暮西山斜阳垂落时峰顶会出现一幕奇景,远望去,夕阳好似被倒弧形顶峰缓缓吞没,直至消失不见。
  
      峰高人难至,日落峰上植被茂盛,大都是些低矮灌木,唯有一株老红松苍翠挺立,有人说是这株参天巨木吸收了峰顶土壤中不多的养分,其它树木都无法生长,偶有冒芽的没有充足的养分也只落得个枯死的下场。
  
      徐青闭目坐在老红松旁静静等待,他昨晚已经和神獒商量好了,他先按照神母使者所说的法子进入天池,神獒在出口等待,进出天池只有一条路,如果换人成功就叫皇普兰自行出来,再由神獒带她下山。
  
      日落峰上等落日,时间仿佛过得极慢,徐青耐着性子等待,时不时抬头望天,只盼望日头能沉得快一些。
  
      夕阳斜下,一抹余晖洒照在日落峰顶,老红松拉扯出一道长长的倒影,徐青双目突睁腾身跃起,身形一飘人已消失在了峰顶,如果有人在他身后一定会惊慌失措,因为他从山顶直接跳了下去。
  
      树影指向就是天池入口,即便对面是云遮雾罩的万丈悬崖徐青也敢纵身跳下,就在他纵身跳下悬崖的瞬间脚下徒然一滞,居然踏在实处。
  
      徐青低头看一眼,发现双脚踏在一条狭窄的岩石路上,路宽不足两尺,笔直延伸向远方,老红松倒影正是指向这条石路,两旁云雾飘渺,氤氲不散,普通人即便是踏上石路也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前行半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任何天险在圣境武者脚下都是坦途,徐青自然不会把一条石路放在眼内,脚下一滑人已经到了数丈开外,前方出现了一个洞口,原来这里是两座相连的奇形山峰,一座峰顶极其狭窄,形成了刚才走过的石路,另一座高耸入云,两座山峰形成了一个t形,交接处就是眼前的山洞,如果猜得没错,山洞内另有一番天地。
  
      徐青艺高人胆大,抬步就走进了黑咕隆咚的山洞,没想到才走了十余步眼前的景物徒然改变,前方出现一大片石林,各种大小不等的奇石组成了一片密集的石林,这些奇石高的与洞顶相连,低的也到了齐腰,上前用手触摸其中一块,发现石头表面居然是温热的,周围的空气温度也随之升高,人站在石林旁能感受到热浪扑面,好像站在大蒸笼旁似的。
  
      “奇怪,怎么还有这种地方?”徐青喃喃自语了一句,运动透视之眼在石林中迅速扫描一遍,视线穿过叠错的奇石向前延伸,很快看到前方有三块高低一致的大岩石,它们就像三重让人产生错觉的天然屏障,在最后那块岩石后有一个洞口。
  
      徐青双眼微眯,反手从肩头擎出阔剑,双手紧握剑柄横扫而出,一片耀目的青光宛如奔雷迅电般破刃卷出,前方的石林一阵轰鸣,数以百计的巨石在罡烈的劲风中化作齑粉,激扬而起的石尘滚滚弥散,充满了山洞每一个角落。
  
      呼呼呼——剑出如风,青光闪掣,石林在闷雷般的巨响声中尽化石砾,一条人影呼啸射出,径直钻入对面洞口。
  
      哒——徐青双脚落地,目光如流梭般扫视周遭,第一眼看到一个巨大的天然水池,碧波荡漾的水面上雾气腾腾,氤氲不散,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池,视线疾扫,水池周边的景物尽收眼底,池边草绿花香,奇石遍布,但他没有看到皇普兰,也没有看到神母使者。
  
      徐青皱了皱眉头,手中阔剑斜指地面,脸上表情不变,情绪不免有些急躁,心头暗忖,难道是我来早了,神母使者还没到么?
  
      啵嗤——天池水面上绽开一朵巨大的水花,两条人影破水而出,其中一人脸上戴着个银色面具,另一个正是皇普兰,银面人右掌架住皇普兰胳膊,两人并排漂浮在水面上。
  
      徐青抬手剑指银面人,沉声喝道:“我来了,放人。”他说话时悄然运动透视之眼在银面人脸上一扫,心头也随之一沉,他居然看不到对方的脸。
  
      银面人冷眼望着徐青,淡淡的说道:“放人可以,用空间之钥来换。”声音好似用钝器在玻璃上磨刮,刺得人耳膜发麻,但从声音可以听出她是个女人。
  
      徐青单手持剑,另一只手伸入口袋略一摸索抽了出来,手中紧握住了一块玉佩,咬牙说道:“空间之钥在这里,你先放人。”
  
      银面人寒声说道:“放人可以,把空间之钥放在你左边的石头上。”
  
      徐青瞟一眼左边,果然有一块两尺高的大石头,这块石头表面长满了青苔,顶端还长着一朵孤零零的小黄花,他很快猜到了对方的用意,咬咬牙伸手把双鱼佩轻轻放在了石头上。
  
      双鱼佩表面闪出一抹流光,紧接着石头上的小黄花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微微颤动,就在双鱼佩另一边也出现了一朵小黄花,这就是双鱼佩的神奇之处,真假一看便知。
  
      “桀桀!很好。”银面人怪笑两声,架着皇普兰飘向徐青,转眼间人已经到了放置双鱼佩的大石头前,探手抓向双鱼佩。
  
      徐青手中阔剑往前递出,剑尖虚指银面人额头,冷喝道:“慢着,先放人。”
  
      银面人伸出的手臂蓦然一僵,突然抬手把皇普兰推向剑尖,徐青只能撤剑伸手,一把将皇普兰搂在怀中,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银面人右掌闪电般探出,一把将双鱼佩抓住,倾身往前扑出,抬手一掌闪电般拍向徐青面门,掌未到,一股森寒彻骨的飙风已经卷了过去。
  
      徐青早有防备,未等银面人掌风袭到人已经反掠出数丈开外,堪堪避过偷袭,反手把皇普兰揽到身后,仗剑凝神准备放手一搏。
  
      银面人一次试探性攻击过后也不急着扑上前来,而是抬起手中的双鱼佩对徐青扬了一扬。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