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生死之间

  
      张瑞已经不记得自己斩了多少剑,手臂早已酸麻;也不记得换了多少位置,这层屏障覆盖范围之广大大超出他意料之外,为了破除屏障他用尽了吃母汁的力气最终也是徒劳无功,神族空间的母亲们哺育孩子的那口营养水儿就叫母汁,甘甜的母汁。
  
      张瑞自知没办法破除屏障,转身快步走到武痴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没办法破开能量屏障,现在只能把你放在这里,我过去帮徐青宰那不露脸的婆娘,只要宰了她就可以破除屏障。”
  
      武痴点头道:“不用理会我,只管放手去做,速去宰了那婆娘做个了断。”
  
      张瑞双眸光芒电射,手中长剑一摆,身躯好似离弦之箭般倏然射向战圈,既然遁走无门,索性拼力一战。
  
      徐青跟银面神使斗得如火如荼,张瑞徒然仗剑加入战圈对着银面神使就是一顿猛剁,他把满腔的郁气都汇聚于剑上,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银面神使手中的断钩早弃,只用拳脚对敌,在一连串宛如暴风骤雨般的急打猛攻中拼斗双方得不到半分喘息的余地,她双掌交叠拍出如雪花缤纷飘舞,举手投足间荡起气劲千条,身形如幽灵般穿梭闪动,见得一丝空隙瞬间使出雷霆杀手,以一敌二丝毫不露败相。
  
      张瑞如猛虎下山般冲入战圈让徐青郁闷得直想骂娘,他原本已经准备用精神力领域制住银面神使,没想到被这莽货冲进来搅了个浑局,如果要用精神力领域除非把瑞比一起控制,但让他同时控制两名圣境武者真没半点把握,略一思忖只能放弃使用精神力领域。
  
      银面神使在两人的夹攻下支撑了上百回合,终于露出了破绽,徐青一剑如泰山压顶般抡下时她双掌猝抬合十想钳住阔剑,却不料张瑞瞅准机会一剑从肋下穿出,直刺她腰间,这一剑又诡又疾,剑尖行过不悄无声息,等她想闪身避让时已经晚了半步,剑尖夺一声刺入护身罡气,一股强横无伦的力道徒然从剑尖涌出,把她整个人撞得横飞出两丈开外,噗通一声落在天池边的乱石滩上,脸朝下匍匐没了动静。
  
      “哈哈哈!臭婆娘,这一剑老子刺你个对眼穿儿!”张瑞心头一喜,朗声大笑,仗剑腾身掠向银面神使,他已经看到了剑尖的血迹,这一剑至少刺入去半尺,即便不死也够她喝一壶狠的。
  
      徐青运动透视之眼遥遥扫向银面神使,透视之眼看不穿面具,但能看到她腰间的伤口,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心脏也随之一阵狂跳,蓦然张嘴一声大喝:“停下……”话音未落,人已经腾身掠起,但张瑞已经先一步到了银面神使跟前,正弯腰用手中长剑去拨她脸上的面具。
  
      喝声迟了半秒传到张瑞耳中,他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滞,偏头望向徐青,一只染血的手掌猝然抬举,闪电般印在他下腹上。
  
      啪!张瑞浑身剧震,只觉下腹处好像开了个豁口,聚集在体内的生物能好似决堤之水般急涌出去,就是这转瞬不及的刹那,他从赢家变成了输家,还是输得倾家荡产的那种。
  
      徐青好似大鹏翔空般飞掠而至,手中长剑在半空中挽出一朵流光灿闪的剑莲,剑身轻颤中,宛若飞瀑倒悬般对着银面神使呼啸斩落。
  
      青光闪动的剑莲大若海碗,落下时又似流星坠空,带着一条闪亮的弧线射向银面神使脑袋,徐青急怒出手,剑莲中几乎倾注了全力。
  
      银面神使目光骤闪,贴在张瑞腹部的手掌往旁一带,把他整个人平托了起来,就像一块宽阔的人体盾牌挡住破空坠下的剑莲。
  
      “不好!”徐青心头一凛,反手运剑横拍,一股气劲扫荡而出,后发先至扫向剑莲,就在它即将触到张瑞背脊的刹那间把它拍偏出去数尺,轰隆一声砸在了地上,飙射的碎石飞土有不少击打在银面神使面具上,发出一阵悦耳的叮当声。
  
      银面神使一声轻叱,抬手将张瑞往上猛的托起,顺势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长剑,可怜瑞比好像一只轻飘飘的布偶平直飞向破空落下的徐青,脸色一片惨灰。
  
      徐青眼疾手快,探手往下一把扣住瑞比腰带,就这样拎着他翔空落下,手中长剑挽出九朵拳头大小的剑莲,下挫挥劈,化作一条光带射向银面神使。
  
      银面神使也不硬扛,脚下疾滑出两丈,九朵小剑莲好似一溜当空滑落的流星无差别轰击在地上,一阵连珠炮似的巨响隆隆不绝,地面上尘烟滚滚,沙飞石溅,正主儿丝毫无损。
  
      张瑞面色惨白如纸,一双眼睛无神的望着天空,他被银面神使吸掉了大部分生物能,能量核心被封,因一时疏忽大意失去了所有战斗力,他此时心情坠到了谷底。
  
      徐青一手拎着张瑞轻轻放下,一手持剑凝神蓄势,一双喷火的眸子紧盯着对面冷若冰霜的银面神使,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一个关乎生死的抉择。
  
      银面神使一张脸隐在面具之下,看不到半点表情,唯有一双冰冷淡漠的眼睛与徐青对视,吸收了两名圣境武者内劲的她并不急着发动攻势,剑尖低垂轻轻敲打着一块鹅卵石。
  
      叮……叮……叮……悦耳的敲击声仿佛在演奏着一曲单调的旋律,银面神使站在原地敲打着卵石,仿佛在等待徐青出手。
  
      “小心不要让她手掌碰到你,吸能**很厉害。”张瑞叹了口气,颤声提醒了一句,他并不看好徐青能击败银面神使,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出现奇迹。
  
      徐青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喜欢吸就让她吸个够,哥豁出去了。”说完他手拎长剑快步朝银面神使走去,垂地的剑尖在湿润的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浅沟。
  
      银面神使依然在用剑尖敲击着卵石,节奏随着徐青迈出的步子缓急不定,衣袖被充盈的气劲鼓荡起来,不时发出几声猎猎轻响。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了,很近了,屏住呼吸仿佛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