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三十八章 嫂子,杀了我
  

  指尖触碰上了面具边缘,轻轻勾动,却发现这个金属面具做得非常巧妙,边缘居然抠不到一丝缝隙,面具就好像是一个焊接好的整体,徐青心头暗忖,既然抠不下来那就用龙渊剑切,就算给她毁容了也无所谓。想到就做,他并指接连点了银面神使周身十余处要穴,这才扬起阔剑贴近面具。

  噌——剑锋触碰到面具发出一声轻响,徐青很清楚的看到剑柄上的轩辕天晶表面闪过一抹流光,紧接着金属面具叮当一响,瞬间从神使脸颊上弹开,落地时面具竟然变成了一朵含苞欲放的百合花。

  “嫂子!怎么是你?”徐青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脚下踉跄后退了两步,面具变成了百合花,险些要了他命的银面神使居然变成了秦冰,他感觉脑海一片紊乱,瞪大双眼呆呆望着面前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庞。

  “嫂子!为什么会这样?”徐青目眦欲裂,颤抖的手掌险些握不住剑柄,他心在呐喊嘶吼,为什么?神使为什么是嫂子?有谁能告诉老子答案?视线从嫂子脸上往下推移,最终集在地上的百合花上。

  精神力领域瞬间崩塌,梦幻之眸顿时消散,秦冰呆滞的眼神倏然一亮,两点骇人的精芒暴射而出,她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脚不能动弹,立刻默运内劲疏通淤塞的穴位。

  “该死的东西!”徐青蓦然发出一声暴喝,高举阔剑一个箭步冲到秦冰面前,咬牙切齿举剑往下猛的一挥,一道青色匹练呼啸而下。

  秦冰被制的穴位冲开了大半,但要避开这一剑绝无可能,只能眼睁睁望着剑光临体。

  喀嚓!剑光贴着秦冰手臂劈下,不偏不倚斩她脚边的百合花,她心头一凛,目光急转向百合花,那朵百合花受了一剑竟然没有当场破碎,没人注意到百合花蕊上多了两条细不可见的裂纹。

  徐青钢牙紧咬,双臂骤抬把龙渊剑高举过顶,布满血丝的眼睛冷冷望着地上的百合花,他断定嫂子的改变一定跟这朵古怪的百合花有关,不论如何这东西不能留。

  “不!”秦冰口蓦然发出一声如哭如泣的悲呼,倾身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百合花。

  徐青双手举剑站在原地,但这一剑他怎么也斩不下去,沉声喝道:“嫂子,你让开,这鬼东西是祸害,让我毁了它。”

  “不!”秦冰用力甩了甩头,双臂紧紧把百合花抱在怀,咬牙运劲一冲,所有被制的穴位好似摧枯拉朽般被气劲冲开,力量再次回到了体内,她脑海有个冰冷的声音在低语:“杀了超级进化人,马上杀了他们……”

  徐青手举龙渊剑僵立不动,上齿紧咬着下唇,一丝鲜血从唇齿之间流出,顺着下巴凝成颗颗血珠滴落。

  “快,杀了她,她就是神母。”张瑞不知何时走到了徐青身旁,眼前这张脸他相当熟悉,神族空间所有大额钞票上都印着这张脸,他不知道神母是怎么进入这个空间,但有一件事必须做,杀了她,杀了神母一切都结束了。

  徐青狠狠瞪了他一眼,沉喝道:“神母个屁,她是我嫂子。”

  张瑞重重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可以保证她就是神母,她在这个空间是你嫂子,但在神族空间她是至高无上的神母,我肯定她已经被神母用脑波控制,你现在不杀她,很快她就会杀了我们。”

  徐青沉声喝道:“混账,我不管什么脑波控制,也不管她在神族空间是谁,在这里她就是我嫂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跟她一起面对。”

  张瑞咬牙弯腰捡起长剑,沉喝道:“你不杀她也行,现在就毁掉她手上的怪花,这东西除了是脑波融合装置外还是一件很强大的防御武器,毁掉它就能破开能量屏障。”他知道没办法说服徐青杀死嫂子,只能舍本求次毁掉脑波融合装置。

  “说够了吗?你们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遗言!”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争执,秦冰手托圣百合缓缓站起身来,满头黑发无风自动,一双淡漠到不带半点烟火之气的眸子虚望着两人,空气的温度倏然降到了冰点。

  徐青凄然一笑,反手将龙渊剑重重扎进面前的泥地,抬头望着秦冰,低声说道:“嫂子,杀了我,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来吧!”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两颗泪珠从眼角顺腮滑落。

  秦冰忽觉心头一阵揪痛,托着圣百合的手掌五指蓦然一紧,喀嚓!花蕊上又多了几条裂纹,她脑海的思维突然变得活跃起来,眼前这位流泪的年轻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口口声声叫我嫂子?他到底是谁?为什么看到他流泪我心里会很难过?她隐隐感觉自己记忆有断层,不管怎么苦思也找不到关于年轻人的那段记忆。

  “你根本不认识他,他是我们的敌人,快动手杀了他……”秦冰脑海徒然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灵魂深处,又仿佛来自另一个飘渺而遥远的地方。

  徐青闭目等死,张瑞却认真观察着秦冰的一举一动,包括她每一次皱眉,眼神闪动的那丝犹豫,瑞比以前听说过脑波融合装置,传闻那东西很早以前就失踪了,没想到神母暗把东西送来了这里,还找到了脑波契合度最高的人。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秦冰突然仰头对着天空高声质问,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她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两份记忆,其一份晦暗不明,而另一份充斥着嗜杀与暴力,到底哪一份才是属于她的?

  “我就是你,不要抗拒自己心真实的想法,杀了他们,就像捏死两只小蚂蚁那么简单,杀了他们,你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脑海的声音渐渐变得轻柔,仿佛带着一种特殊的魔力,她想抗拒,却又无法抗拒。

  张瑞眯眼打量着失神的秦冰,暗暗将体内残留不多的气劲全部集到了握剑的手臂上,脚下小幅度朝秦冰移动,长剑表面闪出一抹冷冽的流光。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