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 泪干人伤

  
      [第1章正文]
  
      第2538节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泪干人伤
  
      此时正处于天人交战状态的秦冰并没察觉到张瑞持剑从背后悄然靠近,她仰头望着天空,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管她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找回那段缺失的记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甚至忘了自己到底是谁,脑海中的不停回响的声音在催促,她到底该怎么抉择?
  
      一道冷光如魅倏现,张瑞手中的长剑从一个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电射而出,带着一声割破空气的尖啸闪向秦冰后颈,两人相隔不到两尺,这一剑他用上了全力。
  
      叮!剑尖发出一声脆响,张瑞只觉握剑的手掌蓦然一震,他看到在剑尖前方出现了一朵百合花,脸颊上的皮肤狠狠痉挛了几下,他被吸能**吸去绝大部分内劲,残留的这点料儿根本不能对秦冰造成半点伤害。
  
      秦冰头不回侧身一掌干净利落的拍在张瑞胸前,手臂一振将他抛飞出数丈开外,落地时这位神族抵抗军主帅已经梗脖子昏了过去。
  
      “看到了吧,这就是犹豫不决的下场,对付这些狡猾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只有死人才不会构成威胁,否则后悔的是你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他们。”脑海中的轻声细语又响了起来,仿佛在苦口婆心规劝,但仔细听就会发现声音中却夹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急切。
  
      听到动静的徐青睁开了双眼,他知道嫂子已经被神母用圣百合控制,要救嫂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用梦幻之眸和精神力领域把她制住,再设法打碎她手中的圣百合,但现在的她情绪极不稳定,要接近她非常危险,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许多了。
  
      “嫂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青子,不管你被谁控制以前做过些什么,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你还记得我们在租房的日子么?虽然过得辛苦,但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你还记得胖墩么?小家伙现在要做爸爸了,它每天在天麟山庄给老婆抓鱼吃,你还记得我最喜欢吃的菜么?糖醋鱼、红烧排骨……”
  
      徐青眼中含着泪花,一边细数着记忆中那些难忘的往事,一边缓步朝秦冰走了过去,他能看到嫂子眼中的迷茫,心中莫名一阵揪痛。
  
      秦冰手捧圣百合站在原地,脑海中的声音变得愈发急促起来:“别听他的,杀了他……”她皱着眉头静静聆听着徐青的话,眼望着他缓步走来,蓦地,心脏一阵悸跳,混沌一片的脑海中闪出一个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念头。
  
      “你真是青子?”秦冰双腮泛起一抹红晕,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在徐青脸上怯怯生扫过,不久前的女煞星此时竟显出撩人的小女生姿态来。
  
      徐青脸上浮起一抹喜色,点头道:“是的,我就是青子,你终于记得了。”说话时他脚下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两步走到了秦冰跟前,只要伸手就能把圣百合拿在手中。
  
      秦冰低着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青子,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么?我不要做你的嫂子,我要做你的女人。”
  
      “什么?”徐青脸上的表情倏然一僵,整个人呆在了原地,嫂子的话就像滚滚天雷,雷得他外焦里嫩冒青烟,就连用精神力领域和梦幻之眸的计划都被他暂时抛诸脑后。
  
      秦冰抬起头,大声说道:“我不要做嫂子,我要做你的女人,我喜欢你,我现在想知道你喜欢我么?”她很干脆的把脑海中闪出的念头讲了出来,仅仅是因为她刚才突然间有了这个单纯的念头,除此之外她并没有想起其他东西。
  
      徐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嫂子提出的问题他不知该怎么回答,略一犹豫立刻运动梦幻之眸悄然用视线捕捉秦冰眸子,他果断放弃使用精神力领域,因为他和嫂子之间相隔的距离很短,探手就能抓到圣百合,他要把全副心神和残留的内劲都集中在这一爪,成败在此一举唯有孤注一掷。
  
      秦冰眼中闪两点厉芒,冷冷的说道:“喜欢或者不喜欢,很难回答么?”四目相触,她脸上的表情倏然一滞,脑海中传出一声急促的大喊:“别看他的眼睛,快,杀了他,杀!”
  
      就在这一愣神的瞬间,徐青右掌闪电般往前探出,五指箕张一把扣住圣百合,咬牙运劲狠狠缩拢五指。
  
      “找死!”秦冰一声厉喝,左掌猝扬狠狠印上徐青胸膛,右掌紧握百合花柄用力往回一夺,脑海中响起一声短促的惊呼。
  
      嘭!喀嚓!一声闷响掩盖住了同时传出的裂响,徐青胸口好像被千钧巨锤轰中,眼前一黑口中狂喷出两口鲜血,整个人好似断了线的纸鸢般倒飞出去数丈,噗通一声落入天池水中,在意识离体的刹那,他突然很想笑,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圣百合碎了。
  
      水面上泛开一抹淡淡的殷红,很快消散不见。秦冰失神的站在原地,如潮水般涌出的记忆在她脑海中逐渐清晰,她手中的圣百合已经化成了一堆晶莹碎片落在她脚下,此时她手中仅握着一截不足三寸的叶柄。
  
      圣百合坚硬无比,先前已承受了徐青和张瑞两剑有了裂纹,最后这一爪才能将它彻底毁坏,也彻底切断了神母与秦冰之间的联系,在圣百合碎裂的瞬间,罩住这片窄小空间的能量屏障也如烈日下的肥皂泡一般悄然崩散。
  
      “青子——”秦冰蓦然发出一声凄厉嚎哭,飞身扑入水中,少顷,一条人影破水而出,披头散发的秦冰横抱着徐青跃到了岸边。
  
      “青子,是嫂子对不起你,你醒来啊!求你……”秦冰怀抱着冰冷的躯体放声大哭,她把徐青紧紧搂在怀里,想用自己的体温让他恢复知觉,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双眸紧闭的人儿听不到哭泣,体会不到悲伤,他累了,乌青的嘴角犹自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醉知酒浓,醒知梦空,原来清醒也是一种彻骨的痛。秦冰紧搂着徐青的身体,一刻也不愿放开,抽泣不断,却流不出半滴泪水,因为眼泪已经流干……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
  
      亅,“”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