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两千五百四十章 命中魔星


    嗷吼——一声兽咆从洞口传来,雪山神獒驮着皇普兰腾身跃入洞中,盘坐在洞口的武痴被撞了个仰面朝天,神獒瞪着灯笼眼转头左右扫视,很快看到了坐在天池旁的秦冰,前爪在地上一按闪电般扑了过去。

    秦冰紧搂着徐青冰凉的身躯坐在池边,听得身后风声呼啸也不转身回头,她内心充满了自责,不管背后来的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神獒驮着皇普兰跃到池边俯下身子,皇普兰侧身从獒背上滑了下来,拖着虚弱的身体踉跄走向两人,她已经看到秦冰怀中紧搂着面色惨白的徐青,积累了多日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嫂子,青子这是怎么了?”皇普兰走到秦冰身旁蹲下,伸出颤抖的手掌抚摸着小男人冰冷的脸颊,泪水好像涌泉般簌簌落下。

    秦冰痛苦的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青子走了,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他的……”虽然她是在圣百合控制下才违心做出了一系列反常举动,但现在大错已经铸成,她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哪怕是用她的生命也无法弥补犯下的过错,她会留下来陪着青子,直至随他一起去。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皇普兰失神的喃喃低语,嘴角溢出一缕鲜红的血丝,不知道何时她咬破了唇,她已经感觉不到半点疼痛,天空仿佛在刹那间变得灰暗,一颗心坠入无底深渊。

    神獒吸了吸鼻子,一双红灯笼似的眼睛闪出两点精芒,寒声问道:“你就是戴银面具的女人?”它敏锐的嗅觉已经辨出了眼前女人的身份,她就是戴银面具的女人。

    秦冰嘴唇张翕了两下默然不语,呆了数秒才僵硬的点了点头。神獒踱着步子走到近前,凑过头来在徐青脸上嗅了嗅,低头又在他全身嗅了片刻,低声说道:“心跳停了,人没死,我闻到他口袋里有续命丹,赶快掏出来给他喂两颗。”

    秦冰红肿的双眼中亮光乍闪,赶紧伸手在徐青口袋里一阵掏摸,拿出来的小瓶有三个,不知道哪个才是续命丹?只能把三个小瓶子都放在地上,她的手掌在颤抖,心也跟着颤抖不休。

    神獒伸过来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用爪齿拨动了一下其中一个白玉小瓶,低声说道:“就是这个,马上喂他两颗。”

    秦冰依言打开玉瓶,从里面倒出来两颗黑乎乎的小药丸,每一个都有小拇指肚大,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儿,她手托药丸犹豫了两秒,迅速把药丸塞进了徐青嘴里,抬头颤声问道:“吃了续命丹他会活过来吗?会吗?”

    神獒叹了口气说道:“他伤得实在太重,再加受伤前内丹被封,身体里内劲大部分被抽空,两颗续命丹只能保他暂时不死,至于能不能救活就要看他造化了,现在能做的只有先用内劲替他洗毛伐髓,希望能拖延些时日,要想让他康复很难,除非……”说到最后,神獒竟然低下了头,好像人们欲言又止的模样。

    秦冰已经发现了神獒的异状,急忙问道:“除非什么?只要能救回青子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神獒眼中红光乍闪,沉声说道:“轩辕大帝自创有一门可以疗伤奇功,名叫轩辕内经,他以前就跟人合练过这门奇功,如果能用这门奇功替他疗伤三五天就能康复。”

    “轩辕内经?青子跟谁合练过这门奇功?我现在就把人找来,或者我带他去疗伤也行。”秦冰眼中闪出两点希望之光,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神獒偏头望向一旁的皇普兰,低声说道:“练过轩辕内经的人就你身旁,不过她修为太浅不能为徐小子疗伤,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你们两个好好商量,我先把那边两个碍事的家伙带出去。”神獒是轩辕大帝时代留下的灵兽,它知道男女用轩辕内经疗伤时不适合有人旁观,带着武痴和张瑞先行离开是最识趣的选择。

    天池边只剩下皇普兰和秦冰两人,一个心中充满疑问,一个心头满是愧疚,四目相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皇普兰咬了咬唇,低声说道:“嫂子,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修炼轩辕内经必须跟他那个,可你是他嫂子啊!如果他醒来发现跟你……只怕比杀了他还难受。”

    “那个?”秦冰心头一阵狂悸,她脸上的表情蓦然一滞,很快猜到皇普兰说的‘那个’是什么,一时间心头好似小鹿儿乱撞,脸颊上的温度瞬间升高。

    沉吟了半晌,秦冰叹了口气说道:“小兰,你知道我和青子大哥的关系么?”

    皇普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他也从没提过。”

    秦冰转头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低声说道:“我跟青子大哥有缘无份,我是个很保守的人,我们俩在一起时牵过手,吻过两次,在准备订婚的前两天他被诊断出患了尿毒症,他在临终前托我好好照顾青子,让他上学,他们不是亲兄弟,但感情比亲兄弟还好……”

    皇普兰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怪异起来,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秦冰是小男人已故亲大哥的老婆,没想到两人之间会是这种微妙的关系,一个年轻女人为了已故男友的嘱托担负起了照顾男友弟弟的责任,供他上学,帮他打理事业,两个可说不相干的人在一起相依为命,这一切是善良还是傻?原来小男人最不舍的嫂子居然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女人。

    呼!皇普兰长舒了一口大气,低声说道:“秦姐,你为了他背负了太多东西,我现在问你一句,你心里有那么一点喜欢他么?”

    秦冰咬唇沉吟了数秒,红着脸点了点头,她和徐青就像命中注定绑在了一起,这么多年下来,酸甜苦辣,苦乐悲喜,两人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但关系总是那么的融洽。

    皇普兰展颜一笑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就教你轩辕内经,女人这辈子总有着魔的时候,他就是我命中的魔星。”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