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探寻新界 > 第九十章 晚间家人话苏州

  看着大殿内的道士,良瑜就从一旁重新开始观察他。
  那道士正在忙着伏案写着什么,应该是继续抄写着《道德经》。看面容,那道士脸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坐在那儿腰杆挺直,尤其奇异的是他两边的太阳穴有点向外鼓,再联系他刚才说话的音调,这道士应该内功深厚。
  这时,另有一个道士向着那职法道士这边走来,良瑜一看就是一惊,这不是那个麻脸道士么?他来这儿有什么事情呢?
  已经拿到了平安符,许太太就想早些回家,便催促良瑜出大殿门。良瑜答应着,可是装着在那儿看神像,脚下却是迟迟不动,暗地里用心去听那麻脸道士过来说什么。
  隐约就听到那麻脸道士对那职法道士说:“师兄,师傅说了,今晚要我们到地灵殿去讲习道法。并且还要考验一下咱们的习练功力,看看都修习的怎样了。”
  那职法道士答应着,手上却并没有停下来抄写。
  麻脸道士感慨道:“师兄啊,你的字都写得这么好了,还这么用功,你要赶超我们师伯么?”
  职法道士这才停下手,满脸惭愧之色的说:“师弟,你可真敢说。咱师伯那是什么境界啊,恐怕我再练多少年也赶不上啊!”
  他们就那样在那儿对话,大概一方面声音不大,良瑜距离又远以为听不到,再说内容就是听了也不懂。
  可是这师兄弟俩可是真小看了良瑜,他们的对话让良瑜听了个一清二楚。
  最为重视的就是一开始那麻脸道士说的,晚上到地灵殿讲习道法和考验功力了,至于书法的好坏那可不是良瑜关心的,只是知道了在这北极庙有一个书法水平极高的老道。
  又见到了麻脸道士,良瑜也想起了上次来时看到的那神奇的一幕,其间的奥秘还未能弄清楚,是不是该尽快的来查看一番呢。
  良瑜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
  陪着母亲回到家中,良瑜便算完成了任务,为了苏州之行做好一项准备。
  不一会儿,绿荷就帮着把晚饭做好了。
  一家人围坐一起,又开始愉快的晚餐。
  宜皓今天特别高兴,尽管中午已经喝过酒了,但好像并不尽兴,便又倒满一杯花雕酒,品尝着与家人交流着。许久没有喝这花雕酒了,听说夫人下午去北极庙求平安符了,她们这两天就要前往苏州,他才想起早就打开的一瓶花雕酒,提前再回顾体味一下江南的滋味。
  不自觉的就又说到了父子俩在成丰公司的曲折经历,父亲主讲,良瑜做补充。
  当然了,一些关键处,良瑜还是有所保留的,所有涉及真气和功夫的都不便让家人知道;虽然父亲也许猜到一点了,但良瑜却以为还是尽量掩盖的好,在家人眼中应该还是正常的小男孩最好了。
  可是一说到那凶猛的藏獒赤力,格锦就分外感兴趣,直催促快讲多讲。
  听到良瑜和它成了好朋友,看良瑜的眼神都变了,满满的都是羡慕嫉妒恨啊,后来干脆就要求良瑜尽快的带自己去实地看看去。
  良瑜满口答应,不过还没有忘了调侃一下格锦:“咱先说好了,可不许害怕啊,赤力比咱家的雉鸡可是凶猛多了!”
  果然,格锦听了立马就安静下来,瞪着她那不太大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兄弟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良瑜不禁“噗嗤”一笑;“哎呀,你可真行!我和赤力既然是好朋友,还能让它对你凶狠么?很快就可以让它对你不敌视了。”
  这样一说,其实是良瑜保守的说法,凭自己灵气对赤力的效果,让它听从自己不攻击别人完全可以做到,但却难以保证让赤力接受谁并且与谁能够成为朋友。
  有了兄弟的担保,格锦果然情绪立时转变过来;因为原来凶猛的雉鸡对自己那么不友好,到现在不也是相安无事了么,虽然还是每当自己热情地靠近它时它却冷漠的不理不睬,但总算不以自己为敌了。
  晚饭过后,依然是闲话了一段时间。
  不过,这次却是有了明确的话题,就是近两天就要动身去苏州了,许太太要与家人讨论一下一些细节及注意事项。
  格锦那是迫不及待的要跟随前往了,她要再看看闻名天下的园林,再到著名的太湖上去,还有那有神奇传说的虎丘,更要去那里大块朵颐饱食水鲜美食,还有小时候梦寐以求的姥姥家的菱角等等,一下子就让格锦脑洞大开想起了很多很多。
  看着在那儿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的女儿,许太太气得哭笑不得,她这个闺女真拿她没办法,大大咧咧又没头没脑的,除了想到玩就是热衷于吃,简直离自己想要培养的标准差的太远。
  便出口制止她:“好了,格锦。你还有个姑娘的样子么,吃这吃那的,咱们去苏州的目的可是要探望你姥爷姥姥啊,别光想着自己。你就说不说,还能少了你的吃的吗?已经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学得矜持点,稳重点。”
  一通批评说出来,让格锦在那俊俏的脸上起了一阵红晕,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安静下来。
  良瑜坐在桌子旁就只是笑,也不说话。
  因为从心里来说,他倒是真想再去江南到苏州,上一次随着父母去还是三年前,那时他才九岁,只是觉得好玩但印象并不太深;但近来他还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做,尤其是在他对于功夫刚刚入行,还有很多未知的秘密要探究的时候,他可是真心要痛下决心来选择了。
  可是假如说父母坚持要自己前往呢,再说上次去时据说是原本性格倔强又一直瞧不上父亲的姥爷,却是异常喜欢自己,让母亲打心里感到欣慰;还有据母亲说打小就天资异常,可是性格秉性又特反常的小舅,也是特别喜欢自己,并拿出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让自己看;还有那边的山水及美食都是让良瑜几年来念念不忘的。
  所以,这边舍不下,可是江南吴县呢又有这么多的人和事让他记挂,如何选择何去何从,这真是个问题。
  其实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神奇的功夫,那么苏州也能有功夫有灵气么?就是有,自己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够有机缘找得到么?
  

看过《探寻新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