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国大驯兽师 > 第四十章 唐周


    “呦,呦!”两声嘹亮的鹰啼响起,周帆下意识的往天空上一看,只见金鹰和银鹰此刻已经飞了回来,正在天空中盘旋着呢。

    “来了!”周帆转过头,对着自己父亲说道。

    “来了什么来了?”周异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

    “少爷,俺典韦回来了!”似乎是在响应着周帆的话一般,那典韦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两人连忙向着院外看去,不禁有些傻眼了。

    只见那典韦大步的向着他们这边跑来,而且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巨大的麻袋,那麻袋还不断地蠕动着,时不时的还传来几声闷哼,里面分明就是装着个人吗。

    “恶来,你这是?”周帆有些惊讶的问道。

    砰!一声,典韦随意的将肩膀上的麻袋丢在了地上,一声痛苦的闷哼传来,震的周帆和周异两人头皮发麻。

    “少爷,不是你让我去抓这人回来的吗,现在俺老典给你抓回来了!”典韦有些茫然的回道。

    汗!周帆顿时冷汗直流,有些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个事啊。

    自己为什么让那典韦带着自己老爹的人马去抓人,不就是为了有个合理的身份,能够光明正大的把他带回来吗。

    但是现在这典韦可好,这已经不是抓人了,这分明就是绑架啊。早知道他典韦会这么干,自己还犯得着那么麻烦吗。直接让他敲闷棍,把人带回来不就行了。

    “恶来,还不快点把人放出来!”周帆有些尴尬的说道。

    “好嘞!”典韦连忙应道,哪麻利的打开了麻袋,顿时一个人影冒了出来。

    只见此人身高不过六尺左右,长得异常之猥琐,尤其是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更是怪异的很,不用多说,这绝对是典韦的杰作了。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刚一出来,便惊恐的问道。尤其是在看到典韦的时候,身子不由的打起来颤。

    周异脸色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这男子,转过头问道:“臭小子,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

    周帆没有回答周异的话,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人,冷声问道:“你可是唐周!”

    那人听了,浑身一颤,满脸恐惧的看着周帆,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

    下一秒他才反应过来,似乎是在给自己鼓着气一般,厉声呵斥道:“不对,你到底是谁,居然敢在洛阳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于我!”

    周帆眼中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唐周总算是被自己给逮住了!

    如今已经是光和七年的一月了。再有一个月的时间,便是那历史上有名的黄金之乱发生的日子了。

    如今这大汉,天灾**,苛捐杂税,徭役兵役繁重,百姓民不聊生。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角创立太平道,以宗教的方式笼络人心,在贫苦农民中树立了威望,信众多达数十万。张角利用其在民众心中的话语权,同时在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起义。

    原本这张角是打算在三月初五甲子日起义,也正好可以应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句话,但是这一切却被一个人给破坏了。

    那张角在外收拢人心的同时,还派了那黄巾大方渠帅马元义聚集荆州、扬州信徒数万人于邺城,并收买中常侍封谞、徐奉等为内应,准备到时候直接里应外合,拿下洛阳。

    原本一切都准备的好好的,可惜就在这时候那张角的弟子,也就是这唐周告发,最终被那大将军何进所捕,实以车裂之刑。而那张角知道事情败露,也不得不提前起义了。

    不得不说,这张角起义会失败,在很大程度上,与这唐周脱不了干系。

    而这些天,一直在关注着的周帆查到了那中常侍徐奉府上来了一些特别的人,而这人正是前来洛阳与那中常侍封谞、徐奉密谋的马元义和唐周两人。

    当即周帆便让那金鹰银鹰一直监视着那徐奉的府邸。以它们俩的本事,只是盯住一个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惜这两人来到洛阳之后,一直低调的很,深居简出地位的,周帆也没有什么办法。而今天这唐周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出了府,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不好好把握。当即周帆变让那典韦把这唐周给抓来了。

    反正这唐周本来也是准备告密的,不管自己插手与不插手,那张角提前起义也是必然的,因此与其把这份功劳让给别人,那还不如纳入自己手中来的好。

    “在下周帆,只是一个小小的未央厩令而已,不过家父乃是洛阳令,抓你可够?”周帆戏虐的问道。

    “你就是周帆?”唐周惊讶的叫道。

    周帆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问道:“我就是,怎么,你认识我?”

    “没,没什么?”唐周擦了擦冷汗,看了一眼那周异,这下他没辙了,这周异可是洛阳令,只要他想,没什么人不能抓的:“不知洛阳令大人抓小人来次有什么事情,小人一向奉公守法,绝对没有做什么违法地位事情啊!”

    周帆也没有在意,自己现在的名声,在这洛阳也挺响亮的,这唐周知道自己倒也正常。

    “呵呵,奉公守法,密谋造反,那也算是奉公守法之事吗?”周帆冷笑道。

    唐周一张脸瞬间煞白了起来,背后冷汗直流,惊声尖叫道:“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造反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小人怎么敢去做啊!”

    “汝师张角近来可好?”周帆冷声问道。

    唐周浑身一颤,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你和那马元义,在那中常侍徐奉府上,住的可舒服!”周帆继续重击着那唐周的心里防线。

    唐周完全吓傻了,嘴巴张的老大,完全可以吞下几颗鸡蛋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今年三月初五,便是汝师张角造反之时,我说的可对!”

    “大人,我说,我说!”周帆话还没有说完,那唐周便惊声尖叫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一点一滴,那周帆居然都知道。而且对于太平道的了解,他周帆居然一点也不比自己少。要不是知道这周帆不可能加入太平道的,他都快把周帆当成是自己人了。

    在这样的人面前,在隐瞒下去,那也没有什么用了,反正他原本也是打算去告密的,跟谁说不一样,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把自己跟太平道撇清关系再说,否则万一一个不好,自己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啊。

    周帆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暗道一声成了。

    “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可以考虑在陛下面前为你求情!”周帆淡然一笑道。

    ...  

看过《三国大驯兽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