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国大驯兽师 > 第五十八章 河间张合


    “河东卫家!”周帆闻言就是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小童,只见那小童脸色苍白,时不时的还咳嗽着,一副病秧子的样子。

    “靠!难道这小屁孩是卫仲道!”周帆心中不由郁闷了起来。那河东卫家也算是个大世家了,家中子嗣自然是不少,但是能病成这德行的,恐怕也只有那卫仲道了,那卫宁估计就是他的名字吧。

    早知道这车辆是卫家的人,早知道这小屁孩是卫仲道,他才懒得救呢。反正这小屁孩也是个短命鬼,早死晚死也都一样,还不如早点上路,也好少受点罪,省的还害了那蔡琰呢。

    郁闷,当真是郁闷。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这人都救下来了,总不见得自己在让人把他们仨给杀了吧。

    “原来是河东卫家人,在下羽林骑骑都尉周帆!”周帆随意的抱了一拳,板着脸冷冷的说道。心情不好之下自然也不会给那卫元好脸色看了。

    额!卫元也是被周帆这态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

    “原来是周都尉,昔日周都尉在那洛阳出售鹦鹉,在下还有幸买到一只呢,如今再见周都尉,依旧是那么英武不凡。”卫元连忙说道。这时候他们一家人的性命可都要靠着这周帆了,自然是要好好套套近乎了。

    额!周帆也是一愣,他好像还真的记得当初有一只鹦鹉是被卫家买走的,虽然不是这卫元亲自来的。被他这么一说,自己似乎倒还真的不好表现的太冷淡了。

    “老爷,老爷,你快过来,看看,宁儿这是怎么了!”就在这时候,卫元他家媳妇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卫元心中就是一惊,也不顾不得和周帆套近乎了,连忙扑了过去。

    周帆随意的看了一眼,就是一声轻咦,只见那卫仲道小屁孩额头上有着一块擦伤,估计是那马车摔倒的时候弄到的,这小屁孩本来就是一病秧子,有气无力的,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现在更是如此了。

    难道这小屁孩就这么翘了,那到是件好事了。周帆不由嘀咕了起来。

    “少爷!那些黄巾已经全都死了!”就在这时候,那典韦骑着猛虎走了过来,憨厚的笑了笑。那样子跟他之前那杀神的模样,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周帆点了点头,将目光放到了那青年的身上。

    早就在看见这青年的时候,周帆就有了招揽的心思了。一人一骑独自都百余黄巾,还游刃有余的,这武艺绝对不简单,比周峰可强多了,这么一个人才,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某家河间张郃,多谢大人出手相救!”张郃翻身下马,抱拳感激的说道。

    静!周帆硬生生的怔了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壮士你说你叫什么?”

    “某家河间张郃张隽义。”张郃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再次爆出了自己的名字。

    冷静,冷静!周帆不断的在心中重复着这两个字,就连呼吸也有些急促了起来。

    河间张郃,河北四庭柱之一,五子良将之一,绝对的牛逼存在。武艺出众就不说了,尤其是此人尤擅统兵。周帆目前身边只有两员大将。典韦只能冲阵,让他统兵,还是免了吧。至于周峰,火候还差的太远。

    若是几天能够收服到这张郃,那绝对是如虎添翼了。

    “壮士好武艺!”周帆大声称赞道!

    “大人过誉了,比起这位壮士,我还差得远呢!”张郃看了一眼典韦,还有他胯下猛虎,不禁心有余悸。

    “哈哈哈!”周帆大笑了起来,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这张郃和那卫元在一起,若是跟他有关系,那可就麻烦了,当即问道:“不知隽义是如何遇上这群黄巾贼的,又是如何遇到了这河东卫家人?”

    张郃脸色微怒,冷声说道:“我听闻那张角在巨鹿起兵谋反,朝廷又在征召义兵,我张郃堂堂七尺男儿,自然是要为国效力。本是打算前往洛阳投军的,哪知道半路上遇到了这黄巾在劫掠车队,便出手相助了。”

    周帆心中就是一喜,这张郃和那卫家没关系那就好,而且这张郃有心投军,那可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隽义高义。”周帆称赞道,毫不犹豫的抛出了橄榄枝:“在下羽林骑骑都尉周帆,奉天子之命,出兵讨伐那张角,隽义既然有心投军,不如便来我麾下如何!”

    “你就是周帆!”张郃有些震惊的叫道,然而下一刻发现自己有些失言了,连忙赔罪道:“某家失言了,还请大人赎罪。”

    “隽义不必在意!”周帆满不在乎的说道:“倒是隽义你是如何知道我的。”

    张郃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如今大人的名声在这冀州可是响亮的很,一计破马当,恐怕也就大人你自己不知道了。”?

    额,被张郃这么一说,周帆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他到不知道自己已经那么有名了。

    “那隽义可愿意如我麾下,随我一共平定黄巾!”周帆再次问道。

    “多谢大人,某家愿意!”张郃连忙说道。反正他本来也是打算去投军的,投哪不是投,而且这周帆如今名声在外,又如此看重他,他还是不同意就是傻子了。

    “好,好,好!”周帆心中大喜,说道:“我得隽义,如虎添翼啊。隽义你暂且就在我麾下担当一曲侯吧!”

    倒不是周帆不想要给张郃更高的官职,而是这曲侯已经是个极限了。他自己现在也就是个都尉而已,麾下一共就两个军司马。方德是肯定不能撤的,此人虽然本事不强,但是在这羽林骑中,威高颇高,自然动不得。

    周峰那也是动不得的,他到底是最早跟着自己的人,而且刚刚才升了军司马而已,若是撤了他,难免会让他寒心,因此也只能暂时委屈一下这张郃了。

    “多谢大人!”张郃倒是十分满意,他若是直接去投军,没人推荐的话,绝对会是从小兵当起,而到了周帆这边,一下子就是曲侯,手下也能有两三百人,这让他已经是十分满意了。

    “好,好!”周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早已经是乐开了花了,这张郃总算是到手了。

    “周都尉,周都尉!”这时候那卫元却是疾步跑了过来,焦急的说道:“小儿受了伤,需要医治。恳请周都尉派人送老夫一家回河东,老夫日后必有重谢!”

    周帆不由的撇了撇嘴,看了一眼那卫仲道,老子还巴不得那小屁孩直接嗝屁了。不过想归这么想,自然是不能这么说出来。

    “我军令在身,却是不能分身,你可以随我回去见下老师,由他老人家定夺!”周帆随意的说道。

    卫元脸上一阵纠结,说道:“也好,老夫与卢太仆也有几面之缘,相信他会帮忙的!”

    靠!周帆心中就是一阵郁闷,这卫元居然还跟卢植认识。没辙了,他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卫仲道那小屁孩要是还能活下去,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当即周帆一声令下,百骑加上新来的张郃,护送这那慢吞吞的马车,向着卢植大军方向而去。

看过《三国大驯兽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