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国大驯兽师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北方来人
  

  刘备那出了个桃园三结义,而自己这也出了个成都三丑结义,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些对于周帆而言,也不过就是茶余饭后作为谈资的小事而已。

  距离周瑜的大婚也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了。

  周帆这个当大哥的,也是为了自己弟弟的婚事,被周异和李芸两人鞍前马后的使唤着,真可谓是苦不堪言,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就这么一个弟弟呢,否则他还真的是想要前往去寻找那最后的两种三级动物,早日把自己的系统升为四级。

  而随着周瑜的大婚,一些与周瑜或者是周帆有旧的人自然是不会落下了,有些人因为某些原因,倒是没有亲自前来,就好像是曹操和孙策。

  曹操没有前来,周帆却是早已经知道了,因为之前曹洪来接戏志才回去的时候,就已经命曹洪送来了一份大礼,同时也以书信的方式向周帆告醉,说什么没办法前来成都与周帆一醉方休了。

  倒是孙策没有前来,让周帆颇为意外,毕竟孙策也周瑜之间的关系向来不错,如今还要再加上孙尚香和自己儿子周曌之间的联姻,那也算得上是亲上加亲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而如今孙策没有前来,只是随意的派了一人送来了一份贺礼,就连程普那几人也没有一个前来的还真是让周帆有些意外。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如今的孙策刚刚获得了汝南没有多久,正是最最繁忙的时候,再加上旁边还有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刘备,孙策就算是没有忙的焦头烂额的,那估计也差不多了,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让程普他们这些个得力助手离开。

  而让周帆更加意外的是,孙策没有前来,反倒是有一个不太应该回来的人,出乎意外的前来了成都。而这个人正是公孙瓒,或者说也不是公孙瓒本人,而是公孙瓒他长子公孙续。

  说起来周帆和公孙瓒的关系那应该是非常铁的才是,人生中有四种关系最铁。正所谓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

  周帆和公孙瓒两人都是师承卢植,虽然没有真真正正的通过窗不过也差不多了。

  昔日黄巾之战的时候。周帆也是和公孙瓒一起共同浴血过,也一起分过战后的好处。

  所以说他们两人除了没有一起嫖过娼之外,其他的三件事情还真的是全占了,两人理应关系相当的好才是。

  然而事实也是如此,在酸枣会盟之前,周帆和公孙瓒两人的关系确实是相当之好,说是情同手足那也不过为,但是权利这东西确实是能够迷了人心。

  自从大汉彻底的乱了,各地的诸侯纷纷揭竿而起,具地为王。公孙瓒自然也没有落下,以北平为基础,开始扩张着自己的势力,随后在与刘虞的幽州争夺战中,斩杀了刘虞,成为了北方的霸主之一。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公孙瓒和周帆之间的关系就逐渐的冷了下来,周帆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却从来也没有做过什么东西。

  因为周帆很明白,无论自己做什么事情。那也都是无用功罢了,自从公孙瓒把自己当成敌人,当成对手看的那一刻起,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两人不会再回到以前哪个师兄弟的关系了。除非有哪一天其中有着一人灭亡了。

  而这个时候公孙瓒派了自己儿子公孙续不远万里的前来成都给周瑜贺喜,要是其中没有什么蹊跷,那真的是打死他也不相信,毕竟周帆开始很清楚,如今公孙瓒在北方的处境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当初的公孙瓒也仅仅是北平太守而已,手下的兵马其实也并不是太多。至少比起身为幽州牧的刘虞来说,那真的是差的远了。

  不过公孙瓒麾下有着一只白马义从,胯下马匹大多数还都是从周帆这边出去的好嘛,精锐无比,再加上其麾下的大军向来都是和北方蛮夷作战而训练出来的,韩勇无比。

  也正是因为如此,有着种种优势,公孙瓒最后才能够来了个以少胜多,打败了幽州木刘虞,成为了新的幽州牧,掌控着整个幽州。

  但实际公孙瓒到底是那个公孙瓒,让他去打仗,那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问题,但是让他五治理一方,那可就到处都是问题了,过了许久都没有让幽州重新恢复元气。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公孙瓒又和袁绍开战了起来,袁绍可不像刘虞那么好对付,再加上公孙瓒正出入战后最虚弱想状态,一下子就有些不敌袁绍了,而这一次公孙续前来成都,周帆估计十有**是为了求援让周帆出手相助与他的事情了,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悲又可叹。

  话虽是如此,但是公孙续那也是打着给周瑜贺喜的名号来的,再加上自己和公孙瓒之外的关系,于情于理周帆都不可能不接近公孙续的,因此在公孙续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之后,周帆也是等待了州牧府大厅内等候着他们都到来。

  “小侄公孙续见过冠军侯!”公孙续恭敬的对着周帆行了一礼,虽然他们两人年纪也差不多几岁,但是公孙瓒和周帆那可是同门师兄弟,他这一句小侄自然是必须来的。

  “不必多礼!”周帆挥了挥手说道:“看到你的样子,我就想到昔日和师兄一起征战黄巾的场面,如今一别也有十年了,还真是让人有些唏嘘。”

  “父亲他也很想念冠军侯,只可惜幽州事务太过于繁忙,无法脱身,也只好让小侄走一趟成都了。”公孙续抱拳说道。

  周帆脸上笑了笑,但是心中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若是公孙瓒那是真的想念自己这个师弟了,那么他自然是高兴的很,但是现在公孙瓒那是想念着自己的大军,想要自己出兵去帮他,这种想念,周帆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要。

  “咦,这一位小兄弟是?”周帆的目光顿时便落到了公孙续旁边那个年纪不大的青年身上。(未完待续。)

看过《三国大驯兽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