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长门


    “这样吗。。。”

    为了自己的舰娘。。。

    可以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抵挡子弹,甚至,愿意用生命去交换。

    原来人类中,还有这样的提督啊。

    只不过。。。

    太耀眼了!

    缓缓抬起手,wo酱冰冷的眼中,亚伦平静的微笑让她那颗早已被深海吞噬的心,都不禁为之一颤,但是,她是深海,是核心派过来镇守1图的智慧型深海空母,所以,在得知亚伦的情况后,wo酱也绝对不可能放他回去了。

    至于他最后的心愿吗?

    “我认同你了,”一只深海轰炸机从她的帽子里飞出:“那么。。。”

    “如你所愿!”

    泪水依旧在流,双脚下的牵引力越来越大,但是她,无论如何都要到亚伦身边去。

    亚灭喽。

    抬起手,触碰到的却是坚硬的结界,拼尽全力的敲打,却无法撼动丝毫,轰炸机漂浮到了亚伦的头顶,它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她的提督的脑门,很快,她的提督就会死,然后,深海会离开,她,会得救。

    亚灭喽!

    ‘可以逃出去!’

    那个时候,在他的怀抱里,長门被保护了一次,而现在,是第二次!

    ‘舰娘只是工具,’那个男人的眼神,还有他的话,直至今日依旧像梦魇一般,束缚着她的心:‘你们永远,也无法逃脱自己的宿命。’

    ‘生为提督而战,死为提督而荣。’

    然而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守住。。。

    陆奥,她们,还有亚伦。。。。。。

    “不好意思,我的战术失败了,”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恐惧,少年的脸上,透着一丝喜悦,为了自己最后能保护她的喜悦:“再见了呢,長门姐。”

    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啊。。。

    “结束了!”

    轻轻滑动手指,一发发子弹从轰炸机炮口飞溅而出,而長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就像七年前,就像陆奥被击沉的时候一样,除了痛苦的咆哮外,什么都做不了:“亚灭喽!!!!”

    “轰!”

    “亚伦!”

    昏暗的卧室里,黎塞留从梦中被惊醒,额头上的冷汗凝结成珠,然后顺着脸颊滴落在被褥上,不知不觉,床单已经彻底湿透。

    随手披上一件白色的睡衣,黎姐快步走到阳台,扶着栏杆,她眺望远方。

    然而,没有想象中的大战,有的,只是风平浪静的海面。

    没有海浪的冲击,没有炮火的洗礼,除了冉冉升起的朝阳外,只有出海的兴致高昂的新晋提督们,而从远方传来的声音里,也充斥着喜悦、欢笑与追逐梦想前的豪情壮志。

    紧紧抓着栏杆,她的手,却在不住的颤抖着,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在長门的陪同下去挑战深海,一想到亚伦那特殊的情况,黎塞留心中的担忧,让她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即便知道1-1门口不应该有太大的障碍,即便她很清楚長门的战力,有她在,亚伦不应该会遇到危险。

    可是。。。

    这份不安是怎么回事?

    这种仿佛只差一点就会失去什么的感觉,让黎姐越发的担忧与害怕起来。

    原本,她才是亚伦的初始舰娘,守护弟弟的工作也应该由她来充当,可是,十年前的那场战斗,夺走了她所有的骄傲,她,黎塞留,已经无法再与深海战斗了,因为她害怕,害怕无能的自己,会再一次失败。

    所以。。。

    十指交叉,黎姐将手放在胸前,祈祷到:“一定不要出事啊,亚伦。”

    还有。。。。。。

    ‘你会保护好他的吧?’

    ‘当然,他可是我的提督!’看着黎姐不舍的眼神,長门微笑道:‘我会把他安全带回来的,所以,放心吧!’

    ‘我相信你,’黎姐轻轻握住了長门的手:‘那么,我就把弟弟暂时托付给你了。。。’

    ‘長门!’

    “嘎啦啦~~~”

    “谁允许你站在我提督身旁的,深海?”冰冷的声音,饶是wo酱都为之战栗,那个黑长直的身影,在这一刻,用现实告诉了她。

    他的舰娘还没死!

    “呯!”

    巨大的结界轰然破碎,红色的气流强行挡在了亚伦面前,深海轰炸机被气浪冲的向后退开,但是一只白皙玉手却比它更快探出,然后将它,连带着它的结界一起彻底碾碎。

    “長门?”

    看着眼前的身影,亚伦下意识的脱口出,可还没等他说话,長门便已经朝wo酱扑了上去。

    “好快!”

    wo酱的瞳孔微微一缩,因为几乎是在同时,長门的拳头就打在了她的结界上,没有破碎,但是不断蔓延的裂痕却让wo酱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为什么力量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

    “呯!”

    结界破碎,收回拳头,長门抬脚便揣向wo酱的腹部,可惜,新的结界抵挡住了这恐怖的一击,而wo酱也借着这一脚的力量,倒飞了出去。

    接连三次被長门打碎结界,wo酱心底飞快计算着对方的情况:“力量、速度、爆发力,不能跟她近战,必须拉开距。。。”

    但是!

    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力量会一下子增长这么多?!

    “呼!”

    正当wo酱因为長门突如其来的变化不解的时候,一道黑影猛地从天而降,也是在这一瞬间,wo酱看见了她难以置信的一幕。

    眼睛里。

    红色的光,在闪动!

    这家伙是。。。。。。

    “轰~~~~~~”

    “深海?!”

    平静的脸庞,冰冷的眼神透着缕缕血红色的流光,庞大的杀气饶是隔着个结界,都是如此的清晰与震撼,没有任何花哨的攻击,抬起手刀就劈在了wo酱的结界上,顿时间,透明的结界出现了龟裂。

    但是,还没有结束!

    “嗯?!”

    第二只手快速插入了手刀攻击的地方,然后。。。

    “滋滋滋滋~”

    结界出现了缺口!

    与此同时,長门的双手击穿了结界,然后用力向两旁掰开。

    “嘣!”

    结界崩溃!

    “唔!”

    wo酱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她苍白的脸庞便被長门紧紧捏住了:“怎么会?”

    自己,竟然被对方压制住了!

    “开什么玩笑!”

    wo酱的眼中爆发出了凌厉的杀气,随后,三只轰炸机追赶上了尚在半空中,还处于被击飞状态的長门与她身下的wo酱,下一刻,轰炸机的枪口对准了長门,然后。。。

    “嘟嘟嘟!”

    痛,宛如骨头被削掉了一般的剧痛。

    但是,无所谓。。。

    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在了wo酱的腹部,巨大的伤痛让wo酱抓住長门束缚她的手臂,宛如钢铁般坚硬的指甲在長门的小臂上留下一道道伤痕,然而,長门对此无动于衷,抬起手。。。

    再一次砸下!

    “哇!”

    深海紫黑色的鲜血从wo酱口中溅出,她要紧牙关,原本不断攻击長门的轰炸机旁,更多的轰炸机加入了攻击。

    十体!

    “嘣!”

    但是長门没有停,她没有闪躲,也不打算闪躲,再一次的抬起手,長门忍住身体上的疼痛,嘶吼着打在wo酱的那顶帽子上:“给我去死!!!”随即,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了wo酱的头顶。

    “这家伙!”

    十体不够的话,那就是二十体,三十体。

    五十体!

    “嗡嗡嗡嗡~~~”

    半空中,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气里,无数的轰炸机将枪口对准了長门,她的头,她的背,她的四肢和胸口,所有位子!

    “嘟嘟嘟。。。”

    攻击的同时,一股股剧痛让長门的大脑都不禁一阵恍惚,但是,还没有,还没有结束,不能这么结束!

    她要打倒这个深海,哪怕是死,也要让她沉入海底!

    “啊~~~”

    用起全身的力气,長门对准了wo酱的脸庞把拳头砸下。

    “糟了!”

    如此近距离的一招,如果被击中,即便是自己,也一样会受到巨大的伤害,但是,没有办法,避不开,无论自己派多少轰炸机,都无济于事。

    “嘣!”

    深海驱逐的一道攻击打在了長门的腰侧,然后将她轰了出去,终于逃脱的wo酱脸庞重新站在海面上,因为長门那突如其来,宛如野兽般的攻势,让原本还一脸悠闲的wo酱前所未有的狼狈。

    “呼,呼~~~”

    先前那一拳,只差一点就能攻击到自己了,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

    手中的拐杖早已沉入海底,而此时,只见她一手捂住头顶的帽子,另一手按住自己的腹部,然后用力吸着气:“可恶,咳,可恶咳咳咳,,这家伙,这家伙竟然敢。。。”

    可是,不等wo酱多抱怨几句,让她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已经被击飞的長门,不知何时,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且,距离非常近。

    “击沉你。”

    深海驱逐的攻击,无所谓。

    自己身上的伤非常的重,弹药清零,大破状态,脚下的浮动装置已经开始崩溃、

    这些,全部都无所谓!

    “嘣!”

    如果结界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那就碾碎它!

    “呯~~~”

    再一次出现,那就再碾碎一次,不管眼前是什么,不管身边有多少驱逐,不管因为这种莽撞的行为会遭受多少攻击,她都要,击沉对面的那个深海空母,只有她,只有她自己绝对不能饶恕。

    “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提督!”

    第二次,長门的左手抓住了wo酱的帽子,而这一次,她的双手因为先前的战斗而越发的无力,右手的攻击被对方的手挡住。

    可那又怎么样!

    弹药没了,就用自己的双手,手断了就用腿,而现在。。。

    左手猛地用力,長门将wo酱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她血红色的瞳孔落在wo酱的眼里,然后,没有丝毫准备,長门用头狠狠的撞在了wo酱巨大的帽子的裂痕上:“滚回你的海底去,深海!!!”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