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七章 最后那句话,你这个该死的欧提!
    感谢砀燃芜纯、悟理ベ战火的打赏,谢谢捧场,今天还有三更,我还在努力中。。。

    ————————————————————————————-

    亚伦是个很努力的人,可他对自己的定位,却非常明确。

    他只想成为提督,至于短时间内扬名太平洋之类的事情,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打算。按照亚伦的计划,第一年内,他要囤积起一笔资源,三年内争取到驻守一座岛屿的资格,并获得属于自己的提督府,然后安安心心的在那里发展。

    毕竟,对亚伦来,能从一个给人打零工的无业者,一举成为提督,已经是非常光荣的事情了,要知道,再差的提督,也能获得少尉的军衔,虽然不大,可问题是,整个太平洋战线,一共也不过一千多个提督。

    请注意,是太平洋战线,不是太平洋总督府!

    “最便宜的舰娘吗,我看看。”在电脑里搜索了一下,接待员:“有了,这个没有名字,编号为tl-457的舰娘,只需要16万,你就能抱回,额,你怎么了?”

    “咕噜,”亚伦觉得自己的心有痛,他:“大哥,还有没有更便宜的?”

    “还要更便宜?!”

    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吗?

    舰娘是一毛钱免费包邮的快递邮件吗?!

    接待员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不好意思,我这里实在找不到更便宜的了。”总督府建造的舰娘,必须在舰娘学院里待满一年才能离开,也就是,就算再怎么省,也不可能下十万,这已经是极限了。

    “也许,”接待员看了眼亚伦,然后偷偷道:“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于是,亚伦根据接待员给出的指示,离开了提督学院的报道大厅,而在他离开不久之后,俾斯麦就走了进来,而她的出现,瞬间引发了一场不的轰动。

    “俾斯麦姐,请问我能成为你的提督吗?”

    “我是今年前十名,已经申请成为你的提督了,请问。。。”

    “请问我可不可以打扰你一下。。。”

    在这个世界,提督与舰娘属于平等关系,虽很多舰娘都下意识的会去依附自己的提督,当然,也有部分不这么认为,更何况,现在的俾斯麦并不是他们的舰娘,对待这些新晋提督们,俾斯麦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去在乎。

    只见她径直走到接待员面前,敲了敲办公桌,问道:“今年的自费考生亚伦,有没有来过?”

    “她什么。。。”

    “刚刚,我是不是听到自费考生四个字了?”

    “为什么俾斯麦回来找那个乡下子?!”

    。。。。。。

    冷漠的眼神,不苟言笑的表情,德国舰娘威严满满的形象,给接待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一,别是身为普通人的接待员了,便是提督,也难以忽视,因为俾斯麦继承的不仅仅是战舰的名字,还有那艘船的战绩,以及杀气。

    “来,来过了。。。”

    听到亚伦来过,俾斯麦脸上闪过一丝幸喜,只是她掩饰的很好,附近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在哪?”

    从接待员这里得到了亚伦的下落后,俾斯麦皱起了眉头:“连基本的费用都拿不出来吗?”

    虽然知道亚伦只是个普通人,跟她的身份相比,简直就是穷**丝与白富美的差别,所以总督府的那群高管才会强烈反对:“他去哪个地方找舰娘了?”

    “第六船坞!”

    “我知道了。”俾斯麦转身就朝那里走去:“这么短的时间,他应该还没有找到舰娘吧,要等着我啊亚伦!”

    平静的海岸线上,提伞青年与一位披蓑戴笠的老翁并肩走着。

    “当时出现俾斯麦姐妹的时候,老头子我也被吓了一跳,”老翁:“你知道的,全世界的史诗级舰娘加在一起,也不过00来个,这边一下子出了两个厉害的孩子,不好好为她们打算,可真是对不起老头的信仰了。”

    “到信仰,在下总觉得自己被非洲那家伙诅咒了呢,”提伞青年无奈的笑道:“在下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出货了,虽舰娘都是我可爱的孩子,但史诗舰娘,我也很想要啊。”

    “你的手气。。。”

    青年笑道:“喂喂,不要的自己就是欧提了一样啊~~”

    老翁:“我出了俾斯麦与提尔比茨。”

    “。。。”

    “好吧,你赢了。”青年:“那么,决定好了吗,将这两个优秀的孩子,托付给谁?”

    老翁停下脚步,他转头对青年道:“听欧洲那边出了不少厉害的新秀呢,那边也来了申请,她们原本就是德国的舰娘,所以希望我能物归原主。”

    “虽然我很讨厌欧洲的那家伙,但是。。。”青年问道:“你的决定呢?”

    “原本,我是希望你能帮我代为照顾一下的,”老翁:“不过现在,俾斯麦那里出了些问题。”

    “有心怡的提督了吗?”

    老翁眯起眼睛,:“你怎么看?”

    “这是好事啊,”没有丝毫做作,青年就这么出了自己的想法:“舰娘为人类奋战至今,都是有血有肉的可爱的孩子们,尊重舰娘的想法,也是我们提督的必修课啊。”

    “你书的没错,所以,原本让你照顾是个不错的选择,”老翁对青年:“不过现在的话,我已经找人帮忙了。”

    “以你的习惯,估计又是什么古怪的招数吧。”

    “东方人的艺术细胞,能理解我完美的策略吗?”

    “听上回大酋长理解了。。。。。。”

    “怎么可能?!”老翁脸一黑:“为什么那个该死的非洲人能领悟老朽的艺术?!”

    “谁知道呢,”青年耸了下肩,然后问道:“话,你那个帮手,是什么人?”

    “什么人吗。。。呵呵,”老翁重新迈出脚步,然后留给青年一个深不可测的背影:“老朽,可不止有俾斯麦和提尔比茨啊。”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