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八章 我养你,成为我的舰娘吧
    自己找舰娘,如果有人愿意跟我,就能带走。

    这是接待员的意思,可这种事情的难度,却远比句话麻烦的多,特别是在舰娘学院里,一个突然跳出来,还想要跟你缔结契约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舰娘放心的跟你走。

    面对着眼前的舰娘,亚伦试探性的问道:“你好,我叫亚伦,请问你能成为我的舰娘吗?”

    对方抬起头,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亚伦一会儿,然后:“你有一船燃料吗?”

    “额。。。”

    “早上我一般习惯吃豆腐铝饼,中午如果没有糖炒铝肉,食钢鱼也可以。”

    “我。。。”

    “零食的话,至少要有欧洲燃料做的冰激凌以及美州进口的炒弹药,还有,喂,喂,怎么走了,我还没晚饭要吃什么呢!”

    走在青色的草坪上,亚伦深深叹了口气,他抬起头,仰望青天:“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只是。。。”

    “为什么进个公园还要收我5个洋元,话,公园不是免费的吗,舰娘学院的公园还要收钱是个毛线情况?!”

    虽然有种被人坑了的感觉,可为了自己的将来,亚伦还是努力寻找起了舰娘,而事实上,根本不需要找,因为这里是舰娘学院,在外面难得一见的舰娘,这里比比皆是。

    只是,所有舰娘似乎都对资源问题很是关心,像亚伦这种没钢、没铝、没弹药的穷**丝,根本没人愿意跟他走。

    “嗯?”

    正走着,亚伦又发现了一位舰娘,可就是这一眼,他的目光却仿佛固定了一般,再也移不开了。

    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姐姐,坐在一张公园椅上,她的眉间透着一丝肃穆,那股生人勿进的气息,让周围经过的舰娘与新晋提督不自主的避开,直到这时,亚伦才发现,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走进了这位舰娘的气场圈。

    一头黑长直的秀发散在身旁,手中的燃料馒头已经吃了一半,却依旧挣扎的一口接这一口的吃着。

    只是,每吃一口,她都要抱怨一句:“好难吃。”

    “那个,”既然都已经来了,不试试实在是不过去,于是,亚伦咬着牙坐到了舰娘的身边:“早上好。。。”

    “嗯?”

    能在这个时候坐在自己身边,还是男性,他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提督。

    “你是新晋提督吗?”

    “哦,我是今年的新晋提督,”虽然她的声音带着丝冷漠,可亚伦却觉得对方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怎么呢,也许是习惯吧,那种想要帮助受到困扰的人的坏习惯:“对了,你有提督吗?”

    “嗯?”黑长直舰娘一愣,然后了胸前的徽章:“你看不懂这个吗?”

    “额。。。。。。”盯着黑长直的胸口半天,亚伦沉声道:“非常的,雄伟!”

    “你这家伙,”莫名的,黑长直叹了口气,:“这是年级徽章,我是留级生。”

    “哦。”

    然后呢,黑长直等待着亚伦的下一句话,却发现,对方只是不解的看着自己:“你不明白留级生的意思吗?”

    “额。。。”冥思苦想了半天,亚伦实在没有发现留级生这三个词里包含了怎样的深意,这是她对自己的考验吗,还是什么特殊的暗语:“那个,对不起,请问这三个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两人对视着,她看着亚伦,亚伦也盯着这个跟自家姐姐年纪相仿的舰娘,只听她道:“所谓留级生,就是成绩无法达到毕业的标准,同时被提督所拒绝,然后只能留在学院里,接受最差补给的舰娘。”

    最差?

    骗人的吧!

    亚伦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黑长直,话,怎么看她都不像是没有才能的舰娘啊,更何况,刚刚那种生人勿进的气场,她是留级生,没有提督选择的剩余品?

    “可我觉得你很棒啊!”

    一句话出口,连亚伦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种话,也许是对那些人有眼无珠的批判,也有可能是在为眼前的少女感到不满,总之,他非常诚恳的请求道:“你能成为我的舰娘吗?”

    “嗯?”

    “虽然,虽然我只是个乡下子,海军名门什么的跟我注定无缘,”着,亚伦看了眼少女手里的燃料馒头:“但我保证,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舰娘受苦!哪怕是拼命的工作,也会让你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所以,”郑重的鞠了一躬:“请给我一个机会吧!”

    话音落下,只见黑长直舰娘从公园椅上站起身,那比亚伦还要高出半个头的身高,让她得以俯视眼前的年轻提督,只听她非常认真的问道:“能,能吃到糖炒铝肉吗?”

    “咕噜!”

    这一刻,原本威严满满,不苟言笑,生人勿进的冰山黑长直御姐形象,在亚伦心目中轰然崩塌。

    只见黑长直舰娘微红着脸,显然,作为一个留级生,总督府给她的生活费被限制在一个极地的数字下,吃着自己讨厌的燃料馒头,仅仅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可对于那些比较名贵的菜肴,比如糖炒铝肉,比如甜菜食钢鱼,比如爆炒美洲弹,这些东西的味道,时至今日,已经成为了一种遥远的回忆。

    “我叫亚伦,”伸出手,亚伦微笑道:“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顿饭吧。”

    “吃,吃饭的话,”看了眼手里的燃料馒头,黑长直舰娘咬了咬牙,然后伸出了手:“油,油焖钢骨。。。”

    “呵呵,”握住对方的手,亚伦:“如果食堂没有卖完的话!”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