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十一章 1-1门口
    深海的存在,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谜团。

    很多科学家都想探究深海,以及深海栖舰的存在意义,对于这群来历不明的敌人,人类虽然一直在与其作战,却并不知到,自己究竟,在跟什么东西战斗。

    深海的种类繁多,其中以宛如型鲸鱼般的深海驱逐最为常见。

    对于这种生物,很多人类都相信,它们是没有思想,只会听从指挥的傀儡。

    因此,当敌人时深海驱逐的时候,无论是舰娘,还是提督,都会松一口气,因为对方生锈的脑子,在人类与舰娘的合作下,是敌人,实在是一件自降智商的事情,当然,深海不可能只有这些黑色鲸鱼,更多的,是人形舰娘。

    一线海域,二线海域,直到五线海域,越到后面,深海就越接近于人形,而且在思考能力上,也会越灵活,而有思考能力的深海同那些机械傀儡相比,对付起来所要花费的心血,其中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11区第4港口,第1号仓库南偏西°角,”看着自己抽到的路线的方向,亚伦对黑长直舰娘道:“错不了,就是这里了。”

    时间,14:10分

    (那个该死的老牌提督,一个演讲用了两个时多!)

    “轰隆!”

    “轰隆~~~”

    接连不断的爆破声从远方的海域传来,亚伦的听力一般,可身为舰娘的黑长直,却是将更远的地方的战斗,都给收入了耳中:“已经有不少队伍已经完成实战考核了,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实战考核非常容易,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所以哪怕是宛如过场般的1-1门口,一样存在着攻破时间排名。

    “最快的,1分钟就找到了敌方深海驱逐,一发大破。”

    想要刷新攻破时间,不仅需要实力,运气方面,也是非常的重要,虽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在1-1这里失败的队伍,可被驱逐弄的中破,甚至大破的,虽非常少,却也有一些。

    “哇咧咧~~~”

    随着一声慌张的叫声,黑长直转过头,却看见了在海面上,踉跄的站不住脚的亚伦。

    亚伦的脚上穿着一种特殊的鞋子,与天生能站在海面上的舰娘不同(这一与动画中不同),人类,必须借助这种道具,才能在海面上行走,当然,这是总督府免费发放给新晋提督的,不然,以亚伦的性子,打死,也不会买的。

    “你不会,一次都没下过海吧?”

    虽提督不需要,也不会亲临战场,可最基础的使用‘海军履’,什么也应该掌握吧。

    “哇~”一脚踏在海面上,感受着这原本只属于舰娘的特权,亚伦尴尬的道:“不,不好意思,家里穷,买不起这种昂贵的道具。”

    “总有种,如果不是东西有用,你会在第一时间典当掉的感觉。。。”

    “唉。”

    黑长直叹了口气,现在她也不想着刷新1-1门口的记录了,因为现在还有个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教会亚伦如何在海上行走,只见她一步步朝着海面走去。忽然,只听‘噗’的一声,黑长直踩在海面上的脚就与水面产生了冲击,那四散的水花,仿佛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将它们弹开了一样。

    接下来,在黑长直的教导下,亚伦学会了使用‘海军履’的方法,他的领悟能力与身体的学习能力,饶是见过各种提督的黑长直,都差忍不住夸奖他,不过,以她的性格,那种话是绝对不出口的:“既然你已经学会了,那么,跟我来吧。”

    提督是不需要上战场的,海军履的使用,也只是为了方便,但是只有在一个地方,提督,必须跟自己的舰娘,一起参与战斗。

    1-1门口,新晋提督的实战考核。

    在这个地方,提督,哪怕只是站在旁边看也好,都必须同自己的初始舰娘一起,去感受前线的战斗。因为只有这样,提督才能充分认识初始舰娘的实力,她的优势,她的劣势与缺,而更为重要的,是让提督能够感受到舰娘所要面对的那种恐惧。

    战斗,总会受伤,而某些伤,则会导致死亡。

    只有亲身经历过,提督才能了解舰娘,才能更加珍惜她们,而不是把她们当做兵器,所以使唤。

    “你想什么?”

    与亚伦并肩滑行在海面上,黑长直发现了亚伦脸上隐含的笑意。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总督一定是个好人。”

    “为什么这么?”

    “只有太平洋战线才有这种制度吧。”虽然没有见过那个伟大的人,但是,能提出这种观的总督,一定是个足以让人尊敬的人物吧:“能有这样的总督,真是幸运啊。”

    “体会过舰娘的战斗,才能真正理解舰娘,要是人人都能这样子,那该多好啊。”

    看着亚伦,听着这个少年的言论,黑长直面无表情的道:“事实,这种东西,注定只是理论。”

    “太平洋地区的提督,有哪一个,真正理解自己的舰娘吗?”完,黑长直不再与亚伦并肩,而是去了他的前面。

    “那个,”望着黑长直的背影,亚伦大声道:“我,我一定会努力的,所以,请相信我!”

    “呼呼~~~~”

    “哗啦!”

    黑长直没有回应亚伦,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至于亚伦,他虽然很想赶上黑长直,可跟真正的舰娘相比,无论他怎么努力,与黑长直之间的距离,仿佛一道永远跨不过去的坎,刚才是,现在是,等会儿,依旧是。。。。。。

    “啪!”

    突然,黑长直停下了,亚伦被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停不急,直接花了出去,幸运的是,黑长直反应很快,在第一时间就冲上来将他拉了回去。

    “怎,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嘘,安静,”黑长直少女站在那里,她略微侧过头,而在她头边,那两根宛如尖塔般的装备作用下,周围的电波,飞快的汇聚在了她的脑子里,忽然,黑长直看向一个地方:“在那里吗?!”

    话音刚落,一道巨大的水柱便在海面上冲起。

    漆黑的皮肤,鲸鱼的外形,那占据身体三分之二的血盆大口中,一根炮口已经对准了黑长直。

    这就是,深海驱逐?!

    第一次,亚伦在书本外的地方,看见了真正的人类的敌人,可是。。。

    为什么,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退开去,这里很危险!”

    黑长直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抬起头,亚伦看到了对方严肃的眼神,不等他回答,黑长直便已经冲了出去。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吸引深海的注意力,因为只有这样,它才不会去伤害亚伦。

    哪怕对亚伦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成为他的舰娘也只是为了逃离那个地方,可真正到了战场上,黑长直发现,她根本无法忽视亚伦,那种放任提督,只顾自己的做法,她,做不到!

    “嘣!”

    带着滚滚的黑烟,一颗炮弹从深海驱逐炮口飞出。

    与黑长直的计划一样,深海驱逐根本没有去理睬亚伦,它的敌人是舰娘,是这个正在靠近它的留着黑长直发型的舰娘。

    炮弹冲破黑烟的束缚,以惊人的速度朝着黑长直落下,只是,哪怕到了这个时候,黑长直的注意力,依旧还放在亚伦身上。她的眼睛落在亚伦身上,头上的雷达不断搜索着周围的海域。

    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周围一公里内,没有第二艘深海驱逐。

    所以。。。

    提督,安全!

    “呼~”

    “轰隆!”

    海浪在黑长直的身后不远处翻滚,而她的身上,却是毫发无伤,回过头,黑长直抬起手,环在胸前,她的面前,是一艘深海驱逐,但在她的眼里,对方,却什么都不是。

    “好慢。”

    不屑的语气,冰冷的目光,在她的眼里,对方连敌人都算不上。

    仿佛是感受到了黑长直的轻视,深海驱逐再一次张开口,他口中的炮管蓄势待发,可是,在这一刻,黑长直舰娘笑了,笑得非常无奈,只见她抬起手,然后两个硕大的兵器出现在她的两臂旁。

    战舰武装!

    “结束了。”

    看着黑长直身旁那四个极长的炮口,亚伦暗自咽了口唾沫,几乎是在眨眼的功夫里,对面的深海驱逐便中了一炮,然后在火焰中化作了废屑。

    站在那里,黑长直平静的望着前方熊熊燃烧的战场,她招了下手,身边的战舰武装随即消失,只见她转过身,在那个方向,是她新遇到的提督,一个傻的可爱的穷子。

    只是,她似乎,并不讨厌着个鬼。。。

    “嘛,也许,这样也不错呢,”抬起头,望着天空中的云朵,黑长直想到:“重回战场的感觉。”

    “嘀嘀嘀!”

    突然,耳边的雷达发出一阵急促的响声,而在她的身后,一道巨大的黑影,伴随着冲天而起的水花,突然朝她扑来。

    “吼~~~”

    黑影张开巨大的嘴巴,哪管炮口近的清晰可见,黑长直微微撇过头,而映入她眼中的,赫然,是另一只深海驱逐:“怎么,可能。。。。。。”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