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十五章 空母?
    在总督府的11区长大,一个人努力维持着家中的生计,可在亚伦的价值观念里,最珍贵、最重要的却不是金钱与利益,而是宝贵的生命。

    人类的,还有舰娘的,都是他最重视的东西!

    所以,当亚伦看到8艘深海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这次攻略的难度,而是黑长直,是为自己战斗的她的安危,至于其他的,亚伦不管,也不想去管。然而,之后的结果出乎了亚伦的意料,黑长直获得了战斗的胜利,而且,完美!

    可是。。。

    “实在是太鲁莽了!”

    对,黑长直很强,可这并不是她不听自己的劝告,一味前进击杀敌人的理由。

    更何况她选择的是正面突破这种奇葩方式!

    亚伦现在不想在管什么实战考核了,他只要黑长直回来,只要她转身就走,然后乖乖跟自己回去!

    “太失败了啊,我这个提督!”

    即便黑长直再怎么强,面对超过一队的深海,她一样会感到吃力。

    亚伦能在战略考试中获得高分,是因为他懂得把握准确的时机,不以片面的信息建立策略,而是从整体着手,发现战场上的各种可能性,而现在,就亚伦来,他是不赞同黑长直冲上去的。

    “不可能赢的!”

    不是黑长直的实力不行,仅仅只是因为,这场战斗,本身,就是一次错误!

    我在明,敌在暗,连深海的实际数量是多少,就去跟它们战斗,这种行为,如果是在提督学院的理论课上,指导老师一定会狠狠的臭骂一顿那个学生:“都是一群傻逼!”

    没错,这的确是他的首战,也是头一次近距离观看舰娘与深海的战斗。

    也许一开始,他有慌张,有惊讶,可等这些都过去了,亚伦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去应对,而是撤退,因为他想不出策略,更不愿意在这种地方耗费脑力,直接撤退,比什么策略都要来的正确。

    亚伦是个新人,可他对面对如此庞大的深海舰队,让他为了一个什么考核,把黑长直的性命当做赌注,这种事,他做不到,即便最后真的赌赢了,对于用这种方式得到的胜利,亚伦,宁可不要!

    他现在要黑长直回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上报给总督府,然后是换路线,或者再来一次,可不论是哪一种,也要比现在的毫无准备好一万倍。

    ‘我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对于这样的战斗,撤退,不一定能赚,却肯定不赔!’

    “轰!”

    此起彼伏的炮火声振聋发聩,黑长直的身影早已被黑烟与翻腾的海面所淹没,亚伦站在炮火线外,可以看出,黑长直是关心亚伦的,因为即使她已经冲入了深海舰队之中,可更多的,却是让她们远离亚伦。

    忽视他,忽视这个毫无战斗力的渺的人类。

    黑长直讨厌提督,但他却并不讨厌亚伦,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开始,她就知道,亚伦是真心喜欢着她的,而成为他的舰娘,也许无法得到真正的幸福,却绝对跟亚伦保证的那样,自己,永远都不会受苦。

    她是舰娘,人类的话是真是假,她一清二楚。

    所以,黑长直撇开了亚伦,独自一人闯入包围圈,为的,就是保证亚伦的安全。

    “轰轰!”

    “十!”

    一把扯下深海的战舰武装,将之砸向一体重巡,没有理会前方传来的爆炸后的气流,黑长直一脚便将浑身散发着橙光的巨大深海驱逐踢得支离破碎:“十一!”

    “吼~~~”

    六体深海驱逐跃出水面,齐齐扑向黑长直,与此同时,三匹重巡的炮火也在这一刻,对准了她。

    “轰!”

    炮火声响起,被击沉的,却是敌方深海,而在黑长直的背后,整整三套16英寸主炮,总计九门炮口,在同一时间对准了九个方向的敌人,并将其瞬间击沉。

    “二十!”

    没有战胜敌人的喜悦,黑长直的眉头却是越州越深,原本,她以为深海的力量再强,也有一个限度,可真的等她闯入了深海的包围圈后才发现,她错了,因为在这乌云之中的深海,不是十几体,几十体,而是。。。。。。

    “切!”收起背后的三套战舰武装,黑长直看着越来越多的深海,虽然等级都不高,最强的敌人,就现在看来,只有那体隐藏起来的重巡,可即便如此,面对如此多的敌人,黑长直也会面临燃料、弹药不足的尴尬情况。

    “只开了1炮,”黑长直查看了下自己补给空间中储存的资源,还剩下三分之二:“接下来,要减少开炮次数,要不然,真的麻烦了。。。”

    “吼~~~”

    三张巨口从身后扑来,反观黑长直,只见她微微蹲下身子,然后一手托住三口轻巡的下巴,一手插入它的腮帮,竟是将其整个摔在了她面前的海面上,接下来,不等深海轻巡嘶吼几声,就拔出了它喉咙里的炮口,引发了爆炸。

    “二十一!”

    整场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五分钟,可就是这区区五分钟里,黑长直已经消灭了太平洋总督府,必须派出超过三队舰娘才能消灭的敌人,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

    巨大的实力鸿沟,是黑长直的信心所在,她对自己的力量定位明确,所以,即便看到如此多的敌人,她依旧没有选择后退。

    因为她是舰娘,是给提督带来胜利的武装兵器!

    “二十五。。。”

    十年前,从她太平洋总督府的造船厂里走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命运。

    “三十!”

    “四十!”

    她在战斗,拼尽全力的战斗着,从冲入深海核心,然后被越来越多的深海逼的且战且退,虽然消灭了大量的深海,可她,也已经到了她所认为的安全线的边缘,再往后,就是她的提督,亚纶的所在地。

    “糟糕!”

    不可以再后退了。

    七年时间过去了,黑长直虽然依旧无法接受提督,可对于亚伦,对于自己帮助他取得胜利这件事,她却并不觉得反感。

    ‘我照顾你,成为我的舰娘吧。’

    看似交易版的一句话,在黑长直眼里,却显得亲切和理所当然,因为她是舰娘,因为亚伦用自己赚到的钱,给她买了七年来想要品尝,却苦于经济问题而无法得偿所愿的美食。

    原本,当第二体深海驱逐出现的时候,黑长直就有了撤退的想法。

    可是,一想到亚伦,想到他在战斗前,兴奋的描述着那个未来的蓝图时,这个时隔七年后,她再次遇到的提督,却让她改变了想法:“如果现在撤退的话,这孩子,会很伤心的吧?”

    “轰!”

    “呼,呼,”黑长直的气息有些紊乱了,但是她的动作,她的攻击和炮火,却没有因此而间断:“深海,也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罢了!”

    提督上战场,这本就是一件给舰娘拖后腿的事情,因为那会让她们分心,而在战斗中分心,无疑会招致毁灭性的打击。但是1-1门口不同,这里只有一艘深海驱逐,最低级的那种,而且,肯定只有一艘,绝不会再多!

    可现在呢,两艘驱逐也就算了,轻巡,重巡,而且是各种类型的深海栖舰,密密麻麻,接连不断的炮击、撞击、包围、偷袭,简直就不给黑长直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不断的躲避,不断的攻击,不断的搜索敌人,然后制定一个个即兴计划。

    “五十!”狠狠的吼出自己击沉的敌方深海的数目,深海爆炸后溢出了燃料,被炮火燃,此时正散发着一股刺鼻的焦味,一堆,两堆,放眼望去,比比皆是,可是,深海的数量,却比这还要多。

    原本狭窄的包围圈,此时,已经形成了一个扇形,仿佛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黑长直,与那艘仿佛旗舰般的深海重巡之间。

    穿透深海驱逐与轻巡编制的防线,黑长直的目光落在了那艘重巡身上,‘她’,就是本次攻略的目标,也是取得1-1门口胜利的关键所在,只是,黑长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1-1门口的攻略,竟然会让她耗费如此惊人的心神。

    此时此刻,疲倦的感觉,第一次,袭上心头。

    她的身体累了,而心灵上的疲倦,也让她感受到了压力:“不可以停下,要赢,帮那个孩子,把考核过掉!”

    多久了,从七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被关在了那个学院里,没有战斗,没有可以交流的对象,日复一日的过着那种清淡的日子,明明心中是那么的渴望战斗,渴望去完成自己的心愿。

    “真是,只不过几年没动,这才跟几个深海交会儿手,就累成这样了吗?”

    “呵呵,还真是丢人啊,在1-1门口这种地方,都会累成这样。。。”

    “还剩三分之一吗?”燃料和弹药,即使黑长直已经刻意的去节省,却还是再度花去了三分之一,而现在,挡在她面前的深海的数量,却是之前消灭数目的两倍,整整一百体。

    虽然都是驱逐与轻巡,最强的也只是那一体深海重巡。

    但是,如果燃料和弹药不足的话。。。

    回望自己的身后,黑长直看到了亚伦,看到了他脸上的担忧,黑长直心头一暖,眼神也变得坚定了起来:“能赢!”

    她的新提督,那个孩子,此时就站在她的身后,看着自己战斗的身姿,明明是那么期待成为正式的提督,明明有着惊人的战略天赋,甚至连最后的困难,连初始舰娘都被他找到了的情况下,如果连1-1门口的胜利都不能回报给他的话,那自己身为舰娘的骄傲,可就真的要不复存在了:“我可是舰娘啊,至少今天,我能帮你取得胜利。。。”

    “那么,”黑长直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全部的经历汇聚在了前方的深海重巡上:“战斗开始了啊。”

    “嘀嘀嘀。”

    “嗯?!”

    突然,黑长直头上的雷达发出一阵警报,与此同时,黑长直听到了亚伦的呼喊声,她的耳朵微微一动,回过头,只见一架深海轰炸机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只见它抛下一枚高速轰炸弹,而目标,正是这片海域里,唯一的舰娘。

    “怎么会?!”

    黑长直想要躲避,可这次攻击来的实在是突然,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对方,已经彻底锁定了她。耳中,是深海轰炸机让人难受的嗡鸣声,近了,更近了,等黑长直完全转过身,炸弹,离她的身体,不足一米。

    “轰!”

    炸弹命中目标,黑长直。。。。。。中破!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