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二十章 抓贼
    燃烧的大海,乌云密布的天空下,漆黑的怪物,一直延伸到大海的尽头。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这是梦吗,还是现实?

    灰色的世界里,她看到了自己最珍视的人,那个,总是温柔的支撑着自己的女孩。也是那一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珍视的人沉入大海,然而,除了绝望的嘶吼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陆奥,陆奥!!”

    猛然从床上坐起,黑长直差异的伸着手,可在手的前方,那个熟悉的人,却已经永远离开了她。

    “滴,滴。。。”

    眼泪从脸颊上滑下,滴落在了棉被上,她哭了。。。

    曾几何时,那个站在自己身边,能够让自己依靠的,最信赖的女孩,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永远的,从自己的世界里,不见了踪迹。

    “不要离开我,”捂着脸,黑长直不住的颤抖着:“求求你。。。。。。”

    多久了,这个噩梦,陪伴了自己多久?

    一年,三年.。。

    自从七年前的那一天开始,黑长直就一直被噩梦所折磨着,就像是一根毒针,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要害,明明是那么的想要忘记,可自己的心,却无论如何都不允许,不允许自己忘记她。

    “陆奥。。。”

    手前,漆黑一片,虽然对舰娘来,有没有光源,并没什么区别,可面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饶是黑长直,都觉得一阵落寞:“是啊,陆奥不在了。”回想以前,在记忆里,每次自己做噩梦,陆奥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然后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

    那个时候,陆奥,自己是她的依靠,可对黑长直来,陆奥,又何曾不是呢?

    “呼~~”擦掉额头的冷汗,黑长直深吸了一口气,她看了下一旁的闹钟,才凌晨,凭借着舰娘优秀的听力,她听到了亚伦平稳的呼吸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鲁莽。

    “这就是自己吗?”亚伦昨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是战斗,又是受伤,而且那么晚才睡觉,自己,却还要去打扰他休息,这种事:“失责啊,第一天做他的舰娘,就给提督填了那么多的麻烦。”

    不行,自己一定要让亚伦好好休息才可以,毕竟,他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噗通~~”

    正想着,从楼下传来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黑长直眉头一挑:“什么东西,老鼠吗?”侧过脸,黑长直将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不是老鼠,有人在楼下!”

    “偷吗?”

    这么一想,黑长直立刻来了火气:“竟然敢来这里偷东西!”

    起身,快速穿上衣服,黑长直打开房门,凭借着舰娘的夜视能力,轻轻的踩在二楼的地板上,然后扶着楼梯,一步一步,慢慢的朝客厅抹去。

    “亮光?”

    走下楼,黑长直捕捉到了一缕光源,然后,又是窸窸窣窣的翻找东西的声音,她转过头,将声源的方向确定了下来:“是从厨房发出来的,那这光,是冰箱吗?”悄悄来到厨房前,黑长直看到了一扇被打开的冰箱门,冷色调的光芒,照亮了厨房的一脚,隐约能看见一个黑影正站在冰箱前吃着什么东西。

    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黑长直一步步朝对方靠近着,这一刻,她在心底想到:“如果我能帮亚伦抓住这个偷,应该,算是帮了他的忙吧?!”

    “哟西!”

    “谁在那里?”

    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黑影缓缓的转过身,黑长直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朝他挥出自己的拳头,当然,是控制好的。

    “啪!”

    “嗯?”

    黑长直一愣,她惊讶的是,这个偷竟然能接住自己的攻击,而对方,也发出了吃惊的声音,心中更是想到:“家里进贼了吗?”

    只是,这个贼是什么情况,这拳头的威力,未免也太大了吧?

    “呼呼~~”

    “嘣!”

    两人同时挥出拳头,然后在半空中碰撞,发出一声金属的撞击声,下一刻,两人同时倒退一步,然后心中暗自惊叫了一声:“舰娘?!”

    ‘这个晚上来厨房偷东西的贼!’

    ‘这个大半夜闯进我家的强盗!’

    “是个舰娘!”

    两人的声音,几乎是在同时响起的,显然,双方都没有料到,攻击自己的竟然会是一个舰娘,而且。。。

    很强!

    “啪!”

    黑长直挡住了对方的拳头,感受着从上面传来的巨大的冲击力,她的脑中飞快的测算着这个舰娘的各项属性:“这种攻击力,不会错的。”

    “是战列!”黑影侧过手臂,挡住了黑长直的一击扫腿,她也得出了黑长直的属性,跟自己一样,她也是战列级的舰娘,可问题是,为什么自己家里会闯进一个战列级舰娘,而且,还要袭击自己呢?

    只是。。。

    “这个偷,为什么这么厉害?!”

    在这狭窄的厨房里,双方已经过了数十招,只是,两人非常默契的都控制了自己招式的力度,一方,是害怕打烂家里的东西,另一方,则是害怕吵醒自己的提督。

    “噼啪!”

    一声清脆的盘子落地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中,黎姐眉头一皱,她虽然是个家里蹲,却从来不觉得弟弟的辛苦是理所当然的,家里东西被打碎,就意味着要买新的,就意味着要花钱,就意味着。。。

    自己下一次吃食钢鱼的间隔,变得更长了!!!

    “糟糕?!”

    本想轻轻的把事情解决的黑长直,本就对亚伦满心愧疚,好不容易来抓个偷,却僵持这么久,这盘子一碎,黑长直更是怕把亚伦给吵醒了:“这家伙!”

    “不可饶恕!”

    几乎是在瞬间,两架炮弹就出现在了彼此的身后,根本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两位战列级舰娘,就在这狭窄的厨房里,开火了。。。。。。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