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二十四章 真不能再盛饭了
    “长门前辈,为什么会在1-1门口遭遇大破?”

    这个问题,俾斯麦想知道,至于黎姐,一向是个家里蹲的她,对这些事情并不了解,可即便如此,当听能让长门都大破的1-1门口后,还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昨天晚上,她跟长门交过手,的确不负七巨头的威名,这么的话。。。

    亚伦的攻略,竟然会有这种难度吗?!

    两人看向长门,后者却平静的喝着茶,:“就算是我,在超过百艘深海驱逐外加一位正规空母的围攻下,也不可能百分百赢得胜利,更何况,那个空母,还是智慧型的!”

    “正规空母?!”

    “智慧型!”

    两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出了这两个词。

    馆子里人不多,她们坐的也偏僻,可还是有不少舰娘与提督听到了这个词————智慧型深海空母!

    “她们在什么啊,什么正规空母?”

    “智慧型深海,这,这不是图之后才有的怪物吗?”

    “她们是谁啊,从前线下来的传奇舰娘们吗?”

    。。。。。。

    周围一片议论声,下一刻,黎塞留、长门、俾斯麦,齐齐展开了战列气场,一时间,所有舰娘都快速退出了这片区域。三人的原型,都是亚世界历史中,参与过真正战争的存在,单以气势而言,非s级舰娘,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现在,应该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原本已经猜到亚伦的攻略会有一定的难度,可真的从长门口中,听了昨天下午的战斗后,俾斯麦,沉默了,而黎姐,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果然是这样吗,亚伦那孩子。”

    “额。。。”

    不知何时,亚伦已经站在了他们身旁,只见他尴尬的拨了拨脸颊,:“又听到我名字了,你们是在谈论我吗?”

    “还有,为什么那么多舰娘都逃走了,还一副好像见鬼了的样子。。。”

    “咳,咳。。。”

    长门咳嗽了两声,俾斯麦微微低下了头:“谁,谁知道呢。。。”

    “女孩子之间的事情,亚伦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哦,”黎姐接过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就在亚伦刚把饭递给俾斯麦后,长门就再一次的把空碗塞进了他的怀里:“对不起,我已经吃完了。”

    是吃完了,不是吃饱了!

    “喂~”亚伦低沉的唤了声,然后给长门使了个眼色,后者转过头,看见了一脸凶神恶煞的馆子老板,如果不是亚伦跟他是老熟人,绝对会上来问一下她们是不是来找茬的。

    “亚伦,再来一碗!”

    “姐~~~”亚伦有些欲哭无泪了,正想两句,却见俾斯麦也怯生生的举起了手,而在她的手心里,正捧着一个饭碗:“阿诺。。。我,我也,还有饿。。。”

    “嗨嗨嗨~~”

    打从进了这家馆子开始,亚伦不是菜,就是帮她们盛饭,话,亚伦可是连一口菜都没吃过啊!

    亚伦离开了,女孩们再次讨论起了刚才的事情。

    只是这次,俾斯麦、长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黎姐身上,而后者,却是一脸平静的吃着菜,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你打算怎么做?”俾斯麦问一旁的长门,只听她到:“如果真是那种难度的话,只要告诉总督府的军官们,想必。。。”

    “我会再挑战一次!”

    黎姐微微一怔,俾斯麦更是吃惊的到:“你在想什么,就算再逞强,想一个人挑战上百深海,这。。。”

    “上一次是我轻敌了,没有考虑到对方还有这正规空母这种高端战力,但是这次,”长门着,将筷子缓缓扣在了桌面上:“我会把之前的,一起讨回来!”

    那个家伙。

    只不过是个深海而已,竟然敢!

    ‘你很强,但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是无法突破1-1门口的,再去找个更强的来吧。。。。。。’

    嘣!

    一拳头敲在桌子上,即便控制了力量,也让桌上的盘子跳动了一下。

    “绝对!”紧紧握着拳头,无论是黎姐还是俾斯麦,都能感受到从长门身上散发的杀意:“会让那家伙后悔的!”

    亚伦的伤,还有那份耻辱。。。

    中破,大破,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究竟是谁更加被别人嘲笑,自己,别开玩笑了,她不过是个留级生而已,真正被人看不起的,除了亚伦那孩子,还有谁啊?!

    笔试成绩第一,实战考核,战略失败,还是在从未有过失败记录的1-1门口!

    对于亚伦的失败,俾斯麦有所耳闻,有史以来从未存在的败绩,这并不是笑的,亚伦之前的表现,以他平民的而言,绝对是一件足以光宗耀祖的事情。平民之身,达到了能与s级舰娘签下协约的资格,甚至让无数老牌提督,都咬着衣袖偷偷诅咒的地步。

    可现在呢,1-1门口失败。

    长门无所谓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但亚伦,她却看得很重,在长门眼中,提督是她需要守护的对象,而亚伦受伤这件事,无疑让她的骄傲蒙羞了。

    “我会给亚伦带来胜利,这件事在那个时候就好了,我不会,也不想成为言而无信的舰娘!”

    到这,长门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问道:“对了,你们难道没有看见深海云天吗?!”

    深海云天,也叫深海气候,是只有当深海大舰队出击的时候才会降临的天象,一单出现,方圆数十里,都会被乌云覆盖,这种现象,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隔着上百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只是,俾斯麦的回答,却让长门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没有,真的没有?!”

    没看见。。。

    俾斯麦当时就在广场,整场战斗,加在一起也就十几分钟,她没看见,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她可是舰娘啊,视力超越人类一百倍以上,探寻能力是人类上千倍的舰娘!

    她,连她都没看见。

    “我一直都在广场。”

    这是事实,因为当长门带着亚伦来到港口的时候,来扶持她,并找来冰川丸的,就是俾斯麦,这也就意味着,俾斯麦绝对能看到整场战斗,长门下意识的想到她是不是在撒谎,而在这一刻,长门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之处。

    “舰娘的视力都很好,既然是新晋提督实战考核的日子,那么广场上的舰娘肯定不少,”黎姐喃喃道:“可这么多人都没看见,答案,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所有人都撒了谎。”

    “要么,”黎姐给自己倒了杯茶:“就是你的幻觉。。。”

    “当然。”

    见长门皱起眉头,俾斯麦也露出严肃的表情,黎姐优哉游哉的到:“虽然可能性很低,但不能否认,深海的力量对我们而言,是非常神秘的,也许她们就有着特殊的方式,欺骗广场上,所有人的眼睛呢。。。”

    “耶~~~欺骗所有人的眼睛,那是什么东西?”

    “海市蜃楼,还是什么奇特的现象?”亚伦把盛来的饭放在三个女孩面前:“能跟我吗,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抬起头,亚伦微笑着看向三女,可是下一秒,三人低下了头,努力的扒起了饭,那个模样,就算亚伦脾气再怎么好,也忍不住问道:“你们,是故意的吧。。。。。。”

    “再来一碗!”!

    三个碗齐刷刷的横在了亚伦的面前,他的目光从碗上扫过,然后落在了黎姐身上:“姐,能告诉我你们在什么吗?”

    “什么什么?”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仿佛在黎姐面前,什么事都无法撼动她的心境,当然,昨晚的事除外,因为,长门把她家一冰箱的食物都给炸飞了,那可是黎姐原本打算通宵上网冲级的物质基础啊!

    只不过,在得知了长门的身份后,黎姐也就释然了,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耿耿于患,反而显得气:“我们只是在聊一些很平常的琐事。”

    “琐事。。。”亚伦又不是傻子,再了,黎姐是很淡定,但这撒谎的本事,亚伦实在不敢恭维,只见他转过头:“长门。。。。。。”

    “没什么!”

    虽然对亚伦的好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但长门的性格就是这样,好听是冷静、淡然、认真、严谨,难听,其实就是个傲娇的冰山女,面冷心热,看她那因为撒谎而微红的脸,亚伦就差不多知道她们在聊什么了。

    最后,亚伦把注意力放在了俾斯麦身上。

    “啊,啊喏,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还没什么呢,俾斯麦就刷的满脸通红,嘴上更是支吾了起来:“我,我,我。。。”

    一个德国威严满满的舰娘,竟然在亚伦面前害羞成这个样子,俾斯麦的模样,直叫黎姐和长门看的,在心中对亚伦竖起了拇指,黎姐更是暗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亚伦这孩子泡妞水平,竟然会这么高!”

    “我肚子饿了!”

    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的俾斯麦,因为不想骗亚伦,所以只能低下头,然后大喊着把碗推到了亚伦的鼻子前。

    长门:“竟然还有这一招!”

    黎姐:“机智的姑娘!”

    刷刷刷。。。

    三双眼睛看向了亚伦,其中一双是长门,还有一双是黎姐,最后一双。。。

    当然不是俾斯麦,她还低着头呢!

    “咳咳!”大步走到亚伦身边,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大块头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亚伦哥,吃饭,吃的爽吗?!”

    “我,还没吃的。。。”

    无视了亚伦的声抗议,大汉一把揉住亚伦的脖子:“吃饱了吗?!”

    “没!”

    “哈啊?!”

    话音刚落,大汉就露出了凶狠的目光:“你在啥?!!!”

    亚伦也没被他吓到,再看长门与俾斯麦,两人见有人对亚伦不利,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过还好,黎姐及时压住了两人:“放心吧,他不是坏人。”

    “没吃饱啊。。。”大汉的一张脸,阴沉的快滴出水来了,此时,正贴着亚伦的鼻子:“你的意思是自己还想吃咯?!!”

    大汉正是这家馆子的老板,当然,也是亚伦的一个朋友。

    可是,哪有这么坑人的啊,不带客人来也就算了,竟然带来了一群吃货,仗着米饭免费随便吃的机会,差把他给吃岔气了。

    “额。。。”亚伦微微一笑,:“现在不想了。。。”

    “咦?!”亚伦的让大汉一惊,作为亚伦的好朋友,这家伙有多厚的脸皮,他是再清楚不过了,那绝对是,能有免费的,绝对不会跟你客气的抠门鬼啊,可这次,那个抠门的亚伦竟然自己不想吃了,这,这种事情。。。

    “你被深海附体了吗?!”

    “你全家才被附体了!”

    “那,那,为什么?”

    “因为,”看着宛如好奇宝宝般,一改形象的大汉,亚伦深吸了一口气,只见他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正摆了一个巨大的木桶,此时,已经空空如也:“吃完了啊。。。”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