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二十七章 居酒屋
    “猫再见。”
  
      与俾斯麦挥别后,亚伦带着黎姐和长门就径直回家了。
  
      长门原本的目的是离开舰娘学院,因为那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差,至于是否能够上战场,长门并没有太过纠结,毕竟,她不是什么新人舰娘,早在七年前,她就已经厌倦了战场。
  
      所以,当亚伦提出不再当提督后,长门虽然失望,却还是决定陪伴在亚伦身边,心甘情愿的,跟他生活在一起。
  
      黎姐的话,在听亚伦不再当提督后,她心里既是遗憾,又是高兴,遗憾在亚伦这些年的努力,高兴的,却是亚伦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战场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的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更让人高兴的事吗?
  
      黎姐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最后是俾斯麦。
  
      她是s级舰娘,可以自由选择提督,当然,也可以留在总督府,成为教师,或者镇守舰娘,所以,如果亚伦不上前线,对她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此想着,俾斯麦就这么往舰娘学院走去,而黎姐与长门,也跟亚伦在一条十字路口分离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家里有备用电饭煲,记得插上,菜不用担心,我会带回来的。”
  
      完,亚伦便朝着11区的另一片港口走去。
  
      虽然做不成提督,但亚伦毕竟是通过了理论考核的人,所以他有获得舰娘的资格,只是没有通过实战,无法私自出征罢了。
  
      不过,准提督到底,依旧不是新晋提督,因此,亚伦是无法领取总督府的补给的,换言之,那就是亚伦现在是个无业游民,家里却有两个舰娘要他养活,而现在,他积攒下来的钱,绝对撑不过半年,为了生计,亚伦也要开始想办法了。
  
      站在港口,感受着微凉的海风,身旁是下班回来的居民们,两边的贩开始着手制作起吃和精致的礼品,隐约间,亚伦听到了几个年幼的孩子的撒娇声,她们正车拉着父母的裤脚、衣袖,希望他们去买贩东西。
  
      只是,沿着海岸线扫了眼,亚伦没有发现此行的目标:“奇怪了,他的话,这个时候,应该会在这里的才对啊,怎么今天没人呢?”
  
      亚伦要找工作,虽然他在11区的人缘很不错,但想要找到持久的,却并不容易。亚伦很有天赋,学什么都快,干什么都好,以前找不到好工作,是还有着成为提督的梦想,但是现在,已经没了。。。
  
      “第一次觉得,没有了这层束缚,人生,忽然轻松了好多。”
  
      “啊咧,这不是亚伦吗?”
  
      听到有人叫自己,亚伦回过头,只见一位二十多岁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她穿着类似和服的上衣,下身是一条有着褶皱纹路的深蓝色布裙,深蓝色的长发在头后系了条马尾,女人踩着脚上的木屐鞋,一步步朝亚伦走来,脸上也挂起了温柔的微笑:“真是好久不见了。”
  
      “明明上星期才在你那里帮过忙的啊,老板娘。”亚伦无奈的扶着额头,:“对了,有没有看到鱼老头,以前都在这钓鱼的,今天却没有来。”
  
      “听船厂里工作忙,回去总结工作了。”
  
      “那他。。。”
  
      “再晚也会来的,”老板娘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对钓鱼着了魔的,一天不钓,根本舍不得回家。”
  
      见亚伦露出‘的也是’的神情后,老板娘到:“时间还早,到我那去坐一会吧,最近我的厨艺,可是提高了不少呢。”
  
      一到吃饭,亚伦的肚子就饿了,话,他刚才貌似什么都没吃来着。。。
  
      “那就,打扰了!”
  
      随后,跟着女人,亚伦来到了一个偏僻,却极为幽静的木屋里,抬起头,只见大门上挂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居酒屋’三个字。
  
      跟名字一样,是一座带着日式气息的饭馆,里面的装潢,大部分都是纯木制的,在老板娘打开灯光后,整个房间便亮了起来,而且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温馨感,这种感觉,在舒适的现代家舍里,是很难感受到的。
  
      “每次来这里,心里就有一种被安抚的感觉,很舒服。。。”
  
      “承蒙夸奖了,”老板娘到:“有机会去趟中国吧,那里的各地镇守府,还保留着许多很有味道的建筑。”
  
      “老板娘是日本的舰娘吧。。。”
  
      “嗯,我以前没跟你过我的事情吗?”
  
      “除了是舰娘这件事外,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亚伦着,转头看向周围,发现在一面墙上,挂了张以前没有的照片,亚伦站起身走到照片前,仔细的看了会儿,到:“原来老板娘以前还当过老师啊。”
  
      照片里,是一群美丽的少女们,而其中,就有老板娘,只不过,她是老师的装扮。
  
      “店里休业了,就把老照片挂出来,”老板娘走到亚伦身后,然后把一份饭菜放在了桌子上,这才看着照片到:“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很久以前吗?”亚伦看着老板娘的脸到:“完全看不出来啊。”
  
      “啊咧咧,被亚伦酱夸奖了呢,”单手摸着自己的脸,老板娘微笑道:“我是退役的舰娘,记得以前聊到过的吧。”
  
      “嗯!好吃啊!老板娘手艺进步了很多哦!”大口大口吃着饭菜,亚伦:“只不过,老板娘你没跟我讲过自己的事情,什么,我还年轻,没必要知道那些,但是现在。。。”
  
      老板娘从墙上拿下照片,怀恋的到:“一眨眼,以前在我这里,哭喊着要打工的亚伦,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喂,不要揭我的黑历史好不好?”
  
      “嘛~~~有什么关系,明明那个时候的亚伦很可爱的,”老板娘想到了曾经的亚伦,才七八岁,就一个人跑出来找工作,最后,也只有她接受了亚伦:“不过,那个时候你在我店里当厨师,我可是害怕得不行哦,要知道,雇佣童工可是犯法的。”
  
      着,老板娘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过真好呢,亚伦也考上提督了,以后可是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了啊。”
  
      听老板娘提到这个,亚伦手中的筷子一顿,正想解释,却听老板娘到:“那个,亚伦,能帮我个忙吗?”
  
      “嗯?”
  
      亚伦在总督府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居酒屋里当厨师,那个时候非常的不容易,除了老板娘外,谁都不肯要他,也只有老板娘给了他工作,而且,非常的照顾他,所以,对老板娘的请求,只要他能做到,亚伦是肯定不会拒绝的:“跟我客气什么,以前受了您那么多照顾,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好了。”
  
      “因为这件事很麻烦呢,所以,我也只能拜托了。”
  
      “什么事?”
  
      “就是这个了,”抬起手中的照片,里面,除了老板娘外,还有七个少女,她:“这些呢,是我的学生,跟我一样,都是舰娘。”
  
      “嗯。”
  
      “她们都是一群非常优秀的孩子,只不过,大家出师后,都奔向大海了,好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很久没得到过她们的下落了,”到这,老板娘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原本,自己的弟子的事情,我是没资格管的,可是亚伦你应该能理解的吧,我对这些孩子们的心情。”
  
      老板娘是个很好的人,温柔、善良,最重要的是,那种母性的光辉,与其是担心学生,不如是在担心自己的孩子们:“所以呢,亚伦酱,以后如果出海遇上了她们,可以的话,请帮我照顾一下她们吧。”
  
      “额。。。”
  
      亚伦歉意的看着老板娘,:“那个,对不起啊,我,我没有成为提督。”
  
      “嗯?”老板娘先是一愣,随即便到:“怎么会,亚伦的才能,我身为舰娘可是非常清楚的,别成为提督了,就算是最优秀的。。。”忽然,老板娘停下了,她想到了一件事,然后问道:“亚伦你,听今天有个在1-1门口失败的提督,不会。。。”
  
      “是我。”
  
      见亚伦承认的如此傥荡,老板娘先是松了口气,她怕自己触到了亚伦的痛处,可之后,便为亚伦担忧起来:“怎么会呢,亚伦这么优秀,怎么会过不了1-1门口,对了,是不是提督学院毕业的提督们欺负你了,还是,亚伦你领到的舰娘,很弱。。。”
  
      “我的舰娘很强哦老板娘,不是这些问题啦,”着,亚伦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老板娘,当然,他把正规空母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毕竟这种事出去,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了:“我,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舰娘,再受伤了。”
  
      亚伦是老板娘看着长大的,他的品性如何,从她原意把自己的学生托付出去,就足以见得,甚至于,当以为亚伦的初始舰娘不好时,她几乎就出了‘要不,我来当你舰娘吧’这样的话。
  
      可惜的是,如果事情就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现在的问题是,亚伦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中,他不希望自己的舰娘受到伤害,但是上战场,却意味着舰娘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所以,避免战斗,就是他最好的选择:“我的情况很特殊,只要我上战场,深海的力量就会增强,所以,跟随我的舰娘们,每一个都有危险。”
  
      “所以你打算远离战场,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那些舰娘们吗?”
  
      只要不跟他有交集,只要他不去攻略,深海就会分散,就会继续现在的平衡。
  
      “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她看着手里的照片,暗道,若是这些孩子的提督是亚伦,一定会好好爱护她们的吧:“亚伦,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无法,也没资格来劝什么,只是,如果这是你真实的愿望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
  
      真实的愿望。。。
  
      这句话,让亚伦感到一阵刺痛,他下意识的按住心口,眼前浮现出了很久以前的那一天。
  
      ‘亚伦,亚伦,亚伦。。。’
  
      那个不断喊着自己的名字,紧紧抱住自己,把眼泪都给哭干了的女孩,她,就是亚伦的亲姐姐————黎塞留。
  
      只是,从那天开始,黎姐就不能再战斗了。
  
      不是身体上,而是发自内心的,对战斗产生了恐惧,她,害怕了,害怕自己的力量无法再保护亚伦,就像十年前的那一天,在未知的海域上,发生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很久,亚伦却至今还记得,当时,黎姐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那被拯救了的泪水。
  
      整整一个舰队,无数的人和无数的舰娘,最后活下来的,却只有亚伦与黎姐两人,其余的,全部,都被海洋所吞噬。
  
      那种力量,即便现在想起来,亚伦都能感到心悸。
  
      只是。。。
  
      不知多少次,亚伦曾经幻想过:“那个时候,要是有人能够击败它,该多好啊。。。。。。”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