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三十五章 再战一次?
    感谢al逝去与依稀迷离的打赏。

    还有泣horizon、孤独の宝宝、悟理ベ战火、堕天家的妖梦与砀燃芜纯的支持。

    ——————————————————————————————

    “大将,这是前方海域的地图!”

    雪白的手套,腰间别了吧西洋军刀,面对着夕阳,金色的长发在海风中飘荡,女人站在邮轮的甲班上,她仔细看着身旁舰娘递上来的海图,蓝白色的海军服下,傲人的身姿伴随着优雅的动作,让站在旁边的舰娘微微低下头。

    她的身体在颤抖,因为此时此刻,站在她身旁的,是那位传中的大人!

    “这就是这次旅程的航路?”

    听见女人的话,舰娘颤声道:“是,是的!”

    凌厉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女人皱着眉头到:“听我的指挥,从现在开始,走另一条航路!”

    “改,改道?!”舰娘脱口而出:“可是那样的话!”

    “你是在质疑我吗?!”

    强大的压迫感让舰娘紧紧的闭上了嘴,她的额头布满了汗水,煞白的脸上,是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不,没,没有,我,对,对不起。。。”

    “你,是在质疑我吗?”一步步,女人逼近着舰娘,随之而来的,是足以令人崩溃的巨大的压力:“还是,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异议?”

    “没,没有。。。”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女人一会手,命令道:“还不赶快给我去通知船员,让他们改道!”

    “是!”

    舰娘离开了,空旷的甲板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望着远方的夕阳,女人感慨道:“这红色的光芒,真是不吉利啊。。。”

    “哼!”不吉利又怎么样,区区红云,女人的眼里充满了自信与骄傲:“有我在,谁都别想动这艘邮轮出。。。”

    突然,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腰间传遍全身。

    “噗,噗哈,不,哈哈不要,不要啊哈哈哈。。。”

    红着脸,女人将手探向身后,然后抓出了一个五六岁的可爱的男孩,随后,女人叉齐腰,弯下身子对男孩到:“都了多少次了,不准恶作剧,亚伦怎么又来戏弄姐姐了!”

    先前的威严在这一刻荡然无存,虽然脸上的表情有些生气,可眼中却充满了溺爱:“再这样,姐姐可要生气咯!”

    “啪!”

    “呀!”

    忽然,身后的某个部位遭受了袭击,黎塞留红着脸惊叫了一声,然后气恼的转过头,可亚伦,却早已逃了出去。

    “亚伦~~~”

    甲板上,黎塞留不断的追赶着男孩,可后者,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刻躲过她的抓捕,并且每次逃脱后,总会扮着鬼脸嘲笑她:“抓不到抓不到,笨蛋姐姐抓不到,哈哈哈哈。。。。。。”

    “哈啊!!!气死人了!”

    一旁,偷偷看着甲板上恼羞成怒的黎塞留,舰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不会吧,这,不不不,一定是我的眼睛花了!”

    狠狠的揉了两下眼睛,舰娘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那就是,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

    “骗人的吧!”

    那,那位传中的舰娘,那位在欧洲赫赫有名的黎塞留大人,竟然,竟然被一个孩逼到这个地步!

    夕阳西下,

    扶着栏杆,黎塞留听着邮轮划破海浪的声音,她的身边,六岁大的孩子正扯着她的裤脚,只是,有些摇摇欲坠了。

    “真是,”抱起犯困的孩子,黎塞留温柔的抚摸着他额头的刘海:“还是个孩子啊。。。”

    只是。

    只有你。。。

    绝对,不允许受到伤害。。。。。。

    漆黑的房间里,黎姐睁开了眼睛,她伸手抚摸眼角,却摸到了湿漉漉的液体,是眼泪。

    她,哭了。

    “为什么我要下那样的决定,”名为悔恨的泪水不断流下,沙哑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哀:“要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改道的话,该多好啊。。。”

    港口,

    亚伦与老头紧紧的对视着,忽然,后者笑道:“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成绩吧?”没等亚伦开口,老人便道:“战略性失败,评价为c,还是在1-1门口,这可是有史以来,堪称空前的结果,你还真是给总督府的高官们,交了一份好答案啊!”

    “亚伦子!”

    “那是因为深海。。。”

    “这不是理由!”第一次,亚伦觉得老人的目光有些逼人:“在战场上,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提督也好,舰娘也好,信念、希望,甚至生命与所要守护的东西,都将伴随着着海水,沉入最黑暗的海底!”

    失去一切。。。

    最黑暗的,海底。。。。。。

    握紧拳头,亚伦迎上了老头的目光:“所以我才要成为提督,所以我,才要夺回我失去的一切!”

    ‘亚伦,亚伦,亚伦。。。’

    她的泪水,她的悔恨,还有她失去的一切!

    尊严!

    骄傲与自信!

    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成为提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十年来,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每一份汗水,每一滴泪!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十年前的那一天,”看着老人,亚伦按着自己的胸口到:“无数次,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们当时没有坐那艘船,如果我们走那条航道,那么结果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随着亚伦的诉,老人的眉头越皱越深,他知道亚伦在什么,而亚伦,也知道老人明白他的意思。

    “但是现在,当我决定去救落水的吹雪的那一刻起,”亚伦:“我才真正明白!”

    ‘不要去,有深海啊!’

    ‘你不要命了,那是深海!’

    ‘可是那个女孩。。。'

    ‘就算你去了,也只是多送一条性命!’

    “人类所面对的恐惧,那些威胁着我们的东西,即便人类逃到天涯海角,即便我们拼了命的想要避免,最终,一样会被绝望吞噬!”亚伦坚定的看着老头:“我要成为提督,如果所有人都害怕了,那就由我来保护他们!”

    “这里是太平洋的总督府,这里是安全的,这里离前线非常非常的远不是吗?!”背对着月光,亚伦大声表达着内心的愤怒:“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住在这里的人们,都要面对深海的恐惧?!”

    “吹雪在害怕,人类眼睁睁看着生命被吞噬,还有舰娘们所畏惧的那个未来。。。”

    “如果无法让她们不恐惧的话,那就由我,”黑暗的海洋的尽头,那些人类恐惧,迷茫,未知的海域里的怪物们:“来彻底根除恐惧的根源!”

    “我。。。”

    長门、姐姐、吹雪,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背负起了那么多人的未来,因为他是提督,因为他有着要守护的东西,所以:“要再挑战一次!”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