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三十八章 那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什么情况?!

    左边站着俾斯麦,右边是提尔比茨,这下好了,德国的两个史诗级舰娘,现在全到齐了。

    “北,北宅?!”

    俾斯麦比两位提督还要惊讶:“你,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出奇的,提尔比茨没有回答姐姐的话,而是非常认真的看着在坐的两人。

    “那个。。。”柳南骥疑惑的问道:“请问提尔比茨大人这么晚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不只是他,奥克斯,还有俾斯麦,他们都非常好奇提尔比茨来这里的意图,而熟知提尔比茨的俾斯麦,则在这个时候开始了自己的臆想。

    难道,北宅是来要求自己的提督的吗?

    嗯,有可能,她的话,估计也只对这事上心了吧?

    只是,会被她选中,那个提督,会是个怎样优秀的人呢。。。。。。

    “德国舰娘提尔比茨,在此提出申请,”在三人紧紧的注视下,提尔比茨到:“请中将柳南骥大人,向联盟总部提出再申请,我,质疑联盟总部对亚伦实战考核的测评!”

    柳南骥:“。。。。。。”

    奥克斯:“。。。。。。”

    “轰隆!”

    一道黑色的闪电在三人的脑后划过。

    “开开开,开玩笑的吧,妹,妹妹选择的提督竟然,竟然是!”俾斯麦:“是亚伦!!!”

    “嘣!”

    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柳南骥喘着粗气吼道:“你们俩姐妹是在跟我开玩笑嘛,不是了,这是联盟总部下达的判定结果!”

    “即便是联盟总部,一样需要听从下面的意见!”

    柳南骥脸色一变:“这,可是。。。”

    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懒散和天然,此时此刻的北宅,不,提尔比茨,真正的展现出了她身为战列舰的气场,一把将一本厚重的书拍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响声中,提尔比茨到:“联盟总部所颁布法令里,其中就有上百条,是为‘质疑’服务的,换言之,如果总部真的是无情的独裁主义风行者,那么,这么多宛如特地让人去质疑的法律,又算是什么?!”

    “所以,哪怕是联盟总部的决定,”提尔比茨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中将与上校:“一样可以被推翻!”

    威武?

    不,是这无可匹及的霸气!

    开玩笑的吧,这个真的是那个整天瞪着死鱼眼的姐控北宅吗?!

    设定出问题了吧!

    “好,好强大,”虽然俾斯麦才是姐姐,可这一刻,看着身旁,毫不退让的为亚伦争取机会的提尔比茨,俾斯麦竟然会觉得自家的妹妹:“太帅了!”

    “这,这。。。”

    就像北宅的,总部不会平白无故的设定法律,那些自以为是的觉得总部无情独裁的人,他们,才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在此,向您提出申请,正式对联盟总部进行决策质疑!”提尔比茨看向一旁的俾斯麦,她轻轻抓起姐姐的手臂,然后微微一笑:“以我提尔比茨,还有俾斯麦的名义!”

    与此同时,柳南骥与奥克斯忽然发现,自己先前对亚伦的觑,竟然是这么一个如此巨大的失误。

    提尔比茨,俾斯麦。。。

    那个家伙!

    真的是个平民吗?!

    “咚咚咚?!”

    猛地抬起头,柳南骥脸上的肉都在颤抖:“还来?!”

    随着门微微敞开,一个二十多岁,身穿和服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扫了眼办公室一眼,在看到北宅与俾斯麦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感激:“看起来,我是来晚了啊。。。”

    “嘣!”

    因为太过激动,柳南骥站起来的同时,椅子也倒在了身后:“凤,凤翔老师?!”

    “凤翔?”

    北宅脑海里飞速闪过一道信息。

    “凤翔?”

    俾斯麦眨了眨眼,好吧,她完全不知道这个来的舰娘是什么来历。

    “为什么您会在这个时候,来我的办公室?!”如果柳南骥对于北宅与俾斯麦的尊重,是基于两人的身份的话,那么对于凤翔,就是彻彻底底的发自内心了:“您要来的话,应该先通知我一声啊,这样突然造访,我,我实在是。。。。。。”

    “突然来,是我的不对,不好意思。”

    “别别,您千万不要这么!”

    “其实我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想拜托你。”着,凤翔恭敬的鞠了个躬,以示自己的诚意,只是,这一举动,可让柳南骥差没有把自己给骂死。

    要知道,眼前的这位舰娘,可是他最尊重的几个人之一,也是在他人生历程中,帮助最大的那一位!

    可现在,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大晚上的赶来自己的办公室来找他帮忙,别规矩里,就算这规矩是死的,他也要把它给打活了啊!

    “我要拜托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可不要看舰娘的听力啊。

    已经知道了?

    柳南骥看了眼一旁的奥克斯,只见他一脸无奈的抚着额头,随后,就听凤翔到:“以我凤翔六十年的军旅生涯作保,希望柳南骥中将向联盟总部提出申请,修改亚伦提督的实战考核测评。”

    凤翔的语气很平淡,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只是!

    熟知这位舰娘的柳南骥知道,她,这次是认真的,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么,绝对会见到非常可怕的一幕。

    “咕噜!”

    多少年了啊凤翔老师!

    您那宛如炼狱般,在大海上流传着的可怕的传奇故事。。。。。。

    “所以,可以帮帮忙吗,南骥酱?!”

    凤翔在微笑,非常的安静,可是,在这平淡的注视下,在场的四个人,却能深刻的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恐惧,饶是同为舰娘的提尔比茨与俾斯麦,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舰娘。。。

    非常可怕!

    “既然凤翔老师您都这么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柳南骥到:“我,当然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那真是麻烦你了。”

    “咚咚!”

    两阵不重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与此同时,在场的提尔比茨与北宅突然将目光看向了门的方向。

    “咦?”北宅:“这个熟悉的波动。。。”

    俾斯麦:“昨天广场上的那个!”

    “这奇怪的感觉,是以前认识的人吗?”凤翔微皱眉头,转过身,她疑惑的想到:“可是,会是谁呢?”

    凤翔曾经也是在前线深海战斗过的舰娘,也许她不是最强的,可在资历上,太平洋总督府却真没几个能同她相提并论。因此,在凤翔的军旅生涯中,结识过不少提督,可问题是,她认识的人,在总督府,应该只有一个才对啊。

    “这个心跳声,是以前认识的人吗?”

    “只是,”凤翔不断在脑海里筛选着来人的身份:“到底是谁。。。”

    “啊咧咧~~~”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凤翔平静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这,这个声音!!!”

    比北宅还要慵懒的声音,一头雪白的短发,男人微闭着眼睛,此时正站在门外,一脸好奇的看着办公室里的众人:“这里是在开派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能加我一个吗?!”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