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四十七章 你要如何保证?
    “亚伦!”

    眼见的o酱靠近亚伦,长门愤怒的朝两者冲去,可是身体还未靠近,巨大的压迫感就挡在了身前:“给我滚开,深海!!!”

    o酱转过头,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指:“吵死人了。”

    “嘣!”

    原先还是能量体的结界彻底变为实质,坚硬的程度让长门宛如撞上了一堵墙壁,朝后退开几步,长门愤恨的一咬牙,炮火直接轰在了结界上,而这次的威力,竟然比之前的十二发总和还要强!

    “轰隆隆~~”

    “嗯?”

    感受着自己剧烈晃动的结界,o酱露出了赞赏的眼神:“不错的火力,这次比上回要强一些,但是,还不足以破坏我的结界。”

    “现在,请你不要打扰我的时间,”抬起手,数十只深海就包围了长门,o酱的结界只能作用给自己和自己的飞机,无法作用给这些深海:“以你的实力,它们无法阻挡你,但是,即便是你,想要全部击沉,照样需要不少时间。”

    “而且,经历了这样的战斗后,你还能残留多少弹药呢?”

    “亚伦~~~~”

    长门想要冲上来,可深海驱逐,却一次次的阻挡她的去路:“滚开!!”

    o酱看向亚伦,问道:“看到了我的结界,你还觉得自己能战胜我吗?”

    亚伦没有话,可是,即便他不,他心底都已经有了答案,是的,以长门的力量,以他现在的知识量,实在想不出战胜对方的方法:“我。。。”

    “亚伦!不要听她的,不要被她骗了啊!”

    长门将一只深海驱逐击沉,她在战斗,她在努力的朝她们靠近,即便无法突破深海的防线,可她的注意力却都在亚伦这边,长门不断告诉自己,只要对方有一丝想要伤害亚伦的举动,她绝对会拼上自己所有的火力,宁可跟对方同归于尽,也要保护好亚伦。

    “我们能赢的,你不是让我相信你吗?!”

    长门的声音让亚伦连退两步,他警惕的看着o酱:“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我这些?!”

    “除了深海,我还有第二种身份?”冰冷苍白的脸上,o酱露出一丝不解:“至于为什么,我们的对话,需要这种理由吗?”

    诡异!

    非常的诡异!

    眼前的深海明明可以立刻干掉自己,却一直都不动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亚伦眉头紧锁:“我不认为一个危险的深海,靠近我而不攻击,却要跟我话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呵呵,”o酱露出了微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击败敌人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上的打败,而第二种,则是心灵上的,而我,更倾向于后者。”o酱转过身,然后将拐杖重重的敲打在了海面上,顿时间,所有轻巡、重巡,全部出动:“更何况,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得到了o酱的命令,所有深海开始疯狂的冲向了长门,一次次的开炮,一次次的击沉敌人。

    换来的,却是仿佛永无止尽般的敌人!

    “我很喜欢那些珍惜舰娘的提督,”o酱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因为只有这样的提督,才会在舰娘被我击沉后,露出最美妙的绝望的表情!”

    “嘣!”

    长门,中破!

    “够了!”亚伦看见长门换上了最后一个战舰武装,这也就意味着,她的弹药库,已经快耗尽了:“我投降,这次是我输了!”

    “投降?认输?”

    o酱冷哼一声:“这个世界可没有中途退出这种东西。”

    在亚伦再一次踏进她的领域,当亚伦自以为能击败她的那一刻起,双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我会击沉她,”o酱看着亚伦愤怒的目光,然后用冰冷的语气道:“而你,则可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来挑战我!”

    o酱不会杀害亚伦,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

    她想要的,是感受到亚伦的绝望。

    “而我,将成为你通往更广阔大海上的一道坎,一道永远跨越不了的高山!”

    “那么。。。”一次次挑战,一次次失败,而每一次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舰娘,转过身,o酱准备离去,因为这场战斗,已经不存在悬念了:“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吧。”

    “嘣!”

    深海的数量太多,实在是太多了。

    攻击力惊人的一百五十只深海驱逐、轻巡、重巡的联合舰队,超过一百只攻击力不强,却几乎无法消灭的深海轰炸机,在总计近三百的敌人面前,长门击溃了五十,击沉了一百,可当她抬起头看向敌人的时候,却发现,深海,依旧还有那么多。

    轰!

    身上的衣服成了碎片,剧痛宛如电击般遍布全身,每一个行动,每一次攻击与闪避,都伴随着巨大的痛楚。

    长门,再一次,大破了!

    海洋传来拉扯的感觉,动力装置排开的也不再是水花,泡沫,开始在脚边浮现。

    “结束了吗?”长门的弹药即将耗尽,她的力量,终究无法帮助亚伦取回胜利:“我,就要这样被击沉了吗?”

    炮火中,长门看向亚伦,看向那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战斗,却无法做任何事情的孩子:“对不起啊亚伦,连胜利都不能给你,我,真是个没用的家伙呢。。。”缓缓的,长门闭上了眼,她听到了o酱的话,只要自己被击沉,她就会放过亚伦,只要自己。。。

    也许,对自己来,沉入海底,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七年前的那一天,那个将炮口对准最爱的提督的时候,她,就已经被诅咒了。

    可是。。。

    明明想要再去一次的,明明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够依靠的人。

    为什么?

    缓缓闭上眼,战舰武装开始脱落、破碎,然后沉入海底。

    “能在被击沉前跟你相遇,能够再次让我为了提督的荣耀而战,我,已经很满足了,”泪水从长门的眼中溢出:“要好好活下去啊,亚伦。。。

    ‘亚伦,亚伦,亚伦你醒醒啊!’

    ‘求求你醒过来吧,求求你!’还记得那个时候,怀抱着自己的少女的泪水的温度:‘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姐姐。。。’

    整艘游轮,上百护航的舰娘,最后活下来的,却只有数人。

    大海的残酷,深海的可怕,明明自己比谁都清楚,姐姐内心的恐惧,恐惧战斗,因为害怕再一次失去。

    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

    “噗通!”

    “请你暂停深海的攻击,”亚伦哀求道:“可否让我一句话!”

    o酱转过头,她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舰娘的。”

    跪下?

    求我?!

    长门猛地睁开眼睛,而在她的视线里,亚伦正借着脚下的装置,跪倒在o酱的面前,顿时间,无尽的怒火从长门心头爆发出来:“你在干什么,亚伦,你在做什么啊?!!!”

    话是这么,但o酱还是制止了所有深海的行动,而在这一刻,长门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少年。

    为什么?

    为什么要下跪,为什么要去恳求一个深海?

    亚伦,你是一个提督,你怎么可以向深海求饶!

    “那么,”o酱好奇的看着亚伦,问道:“你想什么?”

    “先好,如果是类似放过你的舰娘之类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

    “这样吗?”亚伦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脸色很平静,平静的可怕,只见他抬起头,正视着o酱的眼睛,到:“那么,我是否可以跟你做一个交换。”

    “嗯?”

    “虽然我这次只带来了一个舰娘,但在后面,我还有一个不弱于她,不,更强大的战列舰,一个有着五十年军旅经验的老牌航母,”随着亚伦的话语,o酱的眉头越皱越深,而在远方的长门,则露出了惊骇的表情:“除此之外,如果我将自己遭遇智慧型深海空母的事情报上去,我想,太平洋战线,一定愿意将大量舰娘给予我统帅!”

    为什么亚伦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对方?

    他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

    o酱没有怀疑亚伦的话,因为她会被亚伦吸引过来,足以明他的才能在提督中是最尖的,而且,如果真的像亚伦的这样的话,o酱就有些心虚了,毕竟,自己再厉害,也不可能抵挡数百,乃至数千舰娘的进攻。

    到时候,1-1会被突破,1-也会被突破,这样的话。。。。。。

    “所以,”亚伦出了自己肯求:“请你放过我的舰娘,而我保证,一生,都不再踏入深海的领域!”

    长门愣住了,她张着嘴,任由眼泪从脸颊上滴落,而o酱则在片刻的愣神后,莫名的大笑起来:“呵,呵呵呵,保证,一生都不踏入我的领域,你在跟我开玩笑嘛?!”

    “没有!”

    从亚伦的眼神中,o酱能看出,这个少年是认真的,只是。。。

    “人类都是自私的,而且最擅长出尔反尔,”o酱看着亚伦,沉声道:“你保证,我很想知道,你能用什么保证?!”

    是啊,亚伦口中虽然着的保证,可谁能证明,他不会骗o酱。

    谁能保证?!

    用什么保证?!

    “保证吗。。。”亚伦抬起头,然后给了o酱一个柔和的微笑:“在这里杀了我的话,不就可以保证了吗?”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