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四十九章 舰娘的荣耀
    速度,力量,爆发力。

    长门爆发出来的力量不仅让o酱感到惊讶,落在亚伦眼里,更是无比的震撼,可是相对的,亚伦看到了长门不顾自身的攻击,通过契约,亚伦能看到长门现在的状态,在大幅度提高攻击能力的同时,长门的其他方面,已经到了随时肉可能奔溃的地步。

    她这是在用性命搏斗啊!

    击沉对方!

    然后为了这个目的,一次次的冲上去,一次次对o酱发动着毫无意义的攻击。

    “停下吧。。。”

    “够了,已经够了。”亚伦很清楚,长门与其是在攻击,其实,是在为自己拖延时间,好让自己能够逃跑。

    可是,让亚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长门被击沉,他,做不到啊!

    【长门:状态大破,生命力还有1】

    脑海中响起的,是有关长门此时的状态信息,就像信息里面的一样,长门还剩下1生命,而这也就意味着,她,很快就会被击沉。

    六十只轰炸机盘旋在半空,它们不断寻找着契机,然后攻击长门,而o酱,就外表来,她头的帽子已经被击碎,但是,脱去帽子后,o酱的速度却明显提升了很多,仿佛是知道长门攻击力的可怕,也为了防止她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爆发力,o酱把所有深海都召唤到了自己身边。

    o酱承认,她刚才的确被长门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可是以实质伤害来,o酱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头上的帽子?

    反正她不是普通的深海空母,让深海飞机升空的方式,也不止这一种。所以,攻击力上没有损失,而**上的伤害,也因为长门大破状态的缘故,仅仅只是轻伤,远没到中破的程度。

    而当o酱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后,她立刻重新组织了深海。

    于是,剩余的80多只深海,外加六十只轰炸机,就在一瞬间,组成了一个个陷阱,挡在了长门前进的路上。

    “嘣!”

    深海驱逐的攻击再一次命中,长门的生命力只剩下10。

    而接下来的轰炸机的攻击,长门却凭借自己优秀的感知力,勉强躲过了大部分的子弹,但是,依旧还有一部分。。。

    生命力仅剩9。

    一脚踹在重巡坚硬的身体上,长门击退了对方,但是自己的腿,却不住的颤抖着。

    仅剩8。

    【7.】

    【6】

    。。。

    终于,在摧毁了近二十只深海,又十几架轰炸机后,长门的生命力,仅剩下了最后的1。

    只要轰炸机再攻击一下,或者重巡的轻轻一撞,长门,都可能被击沉。

    “就是现在!”

    “轰~~~”

    一道巨大的水柱从长门身后暴起,而从水中冲出的,是一只体型巨大的三阶深海驱逐。

    “嘣!”

    危急关头,一大块废铁砸中了深海驱逐的炮管,让原本的致命一击,擦着长门的脸庞,落在了一旁的海面上。

    长门差异的转过头,她认得那块废铁,那是自己先前脱落的战舰武装的碎屑,长门想要叫唤,可亚伦,却比他更快的闯入了战场,然后挡在了她与深海之间:“住手!”

    “亚,伦?”长门一愣,然后大喊道:“你进来干什么,快离开这里,这里很危险!”

    “已经够了!”

    “停手吧,长门。。。”张开双臂,亚伦护住身后的长门,然后死死盯着前方的o酱:“我对长门的行为表示抱歉。”

    对方是深海,亚伦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他不能肯定o酱此时,是否已经因为深海的狂暴,失去了理智,更加无法确定,o酱是否会不管自己,直接命令深海舰队,毁灭自己与长门。

    但是,

    但是比起长门直接被击沉,哪怕是再的机会,亚伦也要试一下。

    “一句抱歉就够了吗?!”

    然而,o酱的话,不,是她愿意话而不是直接攻过来,这就已经让亚伦松了一口气。

    因为至少,对方还有理智!

    此时此刻,o酱很生气,因为长门突然的暴起,差真的伤到她,这种行为,她,绝对无法饶恕!

    对方是深海,还是智慧型深海!

    这一,亚伦很清楚,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前提条件,亚伦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决定用语言去试探对方。

    智慧型,这是优势,可同样。。。

    意味着人性!

    “当然不够!”

    亚伦的话,让o酱再一次的冷静了下来:“因此,请让我来代替她,承受你的怒火!”

    “折磨也好,羞辱也好,随便怎么样都可以,”亚伦深吸一口气,哀求道:“只求你,放过我的舰娘!”

    为什么?!

    长门想问这个问题,o酱,身为深海的她,更加想知道:“你,真的愿意?”

    “嗯!”

    坚定的语气,人类的确是狡诈的生物,但是他们的眼睛,却不会骗人,因为那里,连接着每个人的心灵,o酱遇到过无数的提督,有优秀的战略家,但更多的却是弱的,所以,o酱所能想到的,当提督遇到危险时,第一个决定是什么。

    让舰娘断后,自己,先行撤退!

    “为什么?”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长门与o酱问出了同一个问题,为什么?

    “因为长门是我的舰娘,”背对着长门,亚伦出了自己唯一的答案,也是支撑他成为提督的唯一动力:“因为她,是我的家人!”

    这是真的,绝不是亚伦为了拖延时间,为了扰乱o酱的心神,或者博得长门好感的假话。对亚伦来,从长门与她结下契约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亚伦需要用一生去守护的存在了。。。

    “噗!”

    “噗哈哈哈哈哈~~~~”o酱表示,这是她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舰娘与提督是家人?!别让我发笑了鬼!”

    冰冷的目光宛如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在了亚伦的脸上:“舰娘,只是兵器罢了!”

    “兵,兵器?!”

    与震惊的o酱一样,亚伦在惊讶的同时,对这种法,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开什么玩笑!”

    如果舰娘是兵器,那他的姐姐呢?

    姐姐她,也是兵器吗?!

    紧紧的握住拳头,亚伦朝深海吼道:“舰娘才不是什么兵器,黎姐,还有长门,她们,她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许你这么侮辱她们!”

    ‘舰娘是兵器,人类为了对抗深海而制造的工具,这,是任何舰娘都无法逃脱的命运!’

    ‘沉入海底,为提督献上生命,这才是你们应该做的事情,而当你为了这份使命而献出生命的时候。。。’

    ‘将会是你们一生中,最荣耀的一刻!’

    “谢谢你,谢谢你亚伦。”

    长门的身体在颤抖,眼泪止不住的从脸颊上淌下,她按住亚伦的肩膀,然后走到了亚伦的身前,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庞,但是,长门的心,却从未有过的开心与自由:“我是舰娘,我才是要用力量去守护的那一方,所以,请提督,请您到我身后去。”

    身体不在颤抖,过去的迷茫与痛苦,也在这一刻,彻底被一种名为满足的心情所取代,能在时隔七年后,感受到提督的爱,长门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然后,给予我作为兵器的最后的荣耀!”

    荣耀?

    这种东西,这种东西。。。

    “这种狗屁荣耀我宁可不要!!!”

    粗鲁的话在长门身后响起,无论是长门,还是o酱,一个是七年前的杀场战将,一个,则是将无数提督与舰娘送葬了的智慧型深海航母,可是,即便是她们,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

    对提督而言,对舰娘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

    是荣耀,是战功,是名誉,是那些能被后世瞻仰的光辉事迹!

    “舰娘怎么了,她们做错了什么事吗?!”亚伦无法想象,一群女孩拼了命的去战斗,换来的,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荣誉:“用生命去交换空虚的历史,这种事情,有什么异议吗?!”

    不要再了。。。

    “舰娘也是人啊,跟我一样,跟所有人类一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请你,不要再了。。。

    “喜欢吃的东西就吃个不停,”脑海中,长门红着脸,问自己可不可以再要一份:“擅长的游戏输给了别人,会伤心,会觉得丢人!”

    碰碰车输给了亚伦,北宅那害羞的模样,在眼前浮现。

    “害怕受到伤害,害怕跟深海战斗!”

    吹雪。。。。。。

    “求你告诉我!”亚伦认真的看着o酱的眼睛,他质问道:“这样的舰娘,跟人有什么区别吗?!”

    这一幕非常的诡异,因为亚伦所的这一切,是在提督领域中,被列为禁忌话题的存在,而现在,谁都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在战场上,亚伦却在跟一个深海争论着这样的一个问题。

    舰娘,是否是自由的?

    “为什么,”听着亚伦的话,o酱觉得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明明自己是最冷酷的深海,可是,为什么,那种莫名的悲伤是怎么回事,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长门,感慨道:“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能遇到这样的提督,只可惜,这种幸福只能到今天为止了。。。”

    “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理论上,自己的任务是摧毁亚伦的舰队,或者彻底杀死亚伦,但是,不知为何,o酱的心里却有了别的声音:“然后告诉我答案,是牺牲提督,还是让我击沉舰娘!”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