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五十章 宿命的枷锁
    狭隘的办公室里,在这个没有除他们之外第三个人的地方,長门,将漆黑的炮口对准了那个男人。

    没有恐惧,没有慌乱,男人只是这么平静的看着長门,只是他的眼里,却满是失望:“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过了,是为了胜利,为了我们这个战线的荣誉,”从位子上站起,男人挥手示意身后墙壁上挂着的奖状:“看看这些,这些就是我们所获得的荣誉,而它们,将被载入历史,然后永远在人类中流传下去!”

    “人的生命,舰娘的生命,乃至深海的生命,在历史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而你!”指着長门,男人道:“也只不过是组成这段历史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片段罢了!”

    長门的炮口在颤抖,一向冷静的她,却在这一刻,失去了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就为了荣耀?为了荣耀,你就舍弃了那么多的孩子吗?”

    “舍弃?孩子?只不过是批发生产的兵器罢了!”男人无法理解長门的想法,反正与長门相比,她们都是宛如废物般的舰娘罢了:“0单位的油、钢、弹药与铝,她们的个体价值,连長门你一天伙食费都不没有!”

    “但是。。。”

    她们,她们。。。

    舰娘,怎么可以用资源去等价,那些孩子,她们。。。。。。

    “对我来,你和陆奥这样的s级舰娘才是最珍贵的,而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废物,她们能被我当做炮灰而不是直接拆掉,就已经是一种恩赐了!”提到陆奥,无论是長门,还是男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痛苦,只不过,前者是哀伤,而后者,却是心疼:“陆奥为什么会被击沉,那是因为我没有弄清楚敌方的情况,而这个错误,绝不会再发生在你,还有其她舰娘的身上!”

    “驱逐们会代替你们去探路,不停的探路,直到把深海的海域彻底弄清楚,我才会让我的主力部队出征。”

    “请问你一下,我的長门姐,”男人握紧拳头,狠狠的质问道:“我的这种战术,有错吗?!”

    牺牲没用的连废物都不如的e级舰娘,换来珍贵的s级舰娘们的安全作战,这种战术,难道有错吗?!

    全世界的提督,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不理解,可以脑补为游戏中的强化,把重复的没用的舰娘当做狗粮,喂给稀有的想要练的舰娘。)

    (将没用的舰娘喂给优秀的舰娘,提升后者的实力,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反正全世界的提督,包括我们,都是这么做的。。。)

    “但是,你!”男人的眼里,充满了失望:“却为了那些垃圾般的存在,用武器,指着自己的提督!用对抗深海的力量,来威胁创造你的人类!这难道就是一个舰娘,应该做的事情吗?!”

    長门的身体在颤抖,炮口,甚至到了无法对准男人的地步:“她们,不是垃圾,不是。。。”

    “哪里不是,那样的力量,连最弱的深海驱逐都打不赢!”

    “她们,她们是很弱,可是,可是她们都还只是孩子不是吗,”長门用颤抖着的声音到:“我们出征的时候,她们会来跟我道别,我们凯旋的时候,她们会为我们欢呼,休息的时候,大家会去游乐场玩,然后一起开心的吃美味的食物,这些,这些东西,就,就像是人类。。。”

    “嘣!”

    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男人目光冰冷的看着長门:“不要搞错了啊,長门。。。”

    “人类,可不是那种可以随便制造出来的东西。。。”

    东西。

    随便制造。。。

    “舰娘是兵器,想要多少就能制造多少,虚假的记忆,虚假的外表,连人生,都是无比虚幻的存在。”

    虚幻。。。

    “舰娘不是虚幻的东西!”長门大声朝自己的提督咆哮道:“才不是,才不是假的!”

    “如果舰娘是虚假的,那么陆奥呢,她,她难道也是假的吗?!”

    長门看着男人,她想用陆奥的例子告诉自己的提督,她们是活着的,她们的存在,有着自己的意义,然而,男人的回答,却让長门陷入了绝望:“啊,陆奥也是虚假的。”

    “怎么。。。”

    怎么可能!

    那个女孩,那个每天都跟自己打闹、努力、拼命战斗的女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虚假的东西?!

    “难道不是吗?”男人到:“曾经的陆奥被击沉了,但是在未来的某一天,另一个陆奥会从造船厂里,再一次被大建出来,而她,将成为新的陆奥。。。。。。”

    “如此看来,”冰冷的目光狠狠的插进了長门的心中:“舰娘就跟代号一样,不是吗?”

    男人的这个答案,残酷,却无比的真实。

    大建。。。

    是的,这就是舰娘与人类的区别所在,她们,只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工具。

    “既然你都站在我面前,甚至连战舰武装都拿出来了,那么,不让你感受一下,恐怕你是不会理解的吧,”男人一步步朝長门走来,最后停在了她的一个炮口的面前:“我给你机会,现在,我,你的提督命令你!”

    “朝我开炮!!”

    什?!

    这,这种命令!

    那一刻,長门无数次挣扎,她想让自己开炮,为那些孩子们复仇,让眼前的这个男人付出傲慢的代价,可是,直到真正的站在这里,将炮口对准他,長门才发现,原来她,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

    長门失败了,她的心,不容许自己攻击提督。

    “我,”除了流不尽的泪水外,長门,:“做不到。。。”

    “感受到了吗?”从長门身边走过,男人沉声道:“这就是你,一个虚假的舰娘。。。。。。”

    无法开炮,哪怕自己一遍遍告诉自己,开炮吧,可身体,除了不住的颤抖外,什么都做不了,她,只是提督的兵器,用来消灭深海的工具。

    “为提督而生,为提督而死,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宛如一道枷锁,将長门拥有的一切,都紧紧束缚在了这个地方:“而这,也是你永远无法斩断的宿命。。。。。。”

    ——————————————————

    那个,偷偷的一句,能求推荐票吗?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