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五十一章 我,一直相信着亚伦
    ps:书中出现的例如‘亚灭喽’(不要、住手)‘达马列’(闭嘴、给我闭嘴)等日语,仅仅只是为了表达语气,若觉得不爽的,可以自动替换为括号中的中文。『≤頂『≤『≤『≤,..

    另外,知不是亲日分子,知喜欢的只是动漫和游戏,请不要在这方面进行人身攻击,谢谢。

    以下是正文

    ——————————————————————————

    时隔七年,長门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

    为提督而战,为提督而死,然后获得最荣耀的沉没,这是舰娘存在的意义,也是她,史诗ss级舰娘長门存在的意义!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听到亚伦的话,自己会感到高兴,为什么看到亚伦为自己献出生命,内心会被幸福填满,明明自己才是舰娘,明明应该牺牲的是自己才对!

    “不用考虑了,让她走吧。”

    果断,直接,干脆,简洁,几乎是在o酱完话的同时,亚伦便将自己的决定了出来。

    不对!

    不应该这样的!

    跟提督的生命比起来,跟具备着才能的亚伦比起来,自己,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舰娘罢了!

    即便现在被击沉了,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一个新的背负着長门名字,甚至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连力量、价值、性格都完全相似的舰娘,便会从造船厂里重新走出,然后,再一次的为提督而战。

    “为了我这种人,”長门觉得已经可以了,她对亚伦,除了感激外,唯一的感情就是愧疚,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害得亚伦两次惨遭失败,果然啊,自己的力量,与亚伦的才能相比,根本就是配不上的吧:“不值得做到这种地步的,亚伦。”

    “达马列。”(闭嘴)

    “早在七年前,我就应该被拆掉的,只是因为总督的维护,才能存在至今。”

    “达马列!!!”亚伦的声音严厉的怒喝着長门,他只是人类,若長门冲出去,他绝对无法阻止,但是,“我才是你的提督,出来的时候不是好了吗,战场上的事情,全部,都听我的!”

    “对不起。。。”

    “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马上!”亚伦怒视着長门:“给我滚回你的学院里去!”

    “嗯?”長门全身一怔,她疑惑的问道:“你,这是要抛弃我吗?”

    “啊!”

    “像你这么弱的舰娘,连1-1门口都过不去的家伙,”亚伦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出这种话:“我才不需要,现在,我跟你的契约到此为止,你不再是我的舰娘,而我也不是你的提督,我的生命,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嗦嘎。。。”(这样吗。。。)

    “这,真是太好了呢。。。”

    破碎的衣服,褴褛的宛如布条般的短裙,但是在这片海域上,長门的脸上,却异常的平静,只见她无所谓的看了亚伦一眼,然后一步步走向o酱。

    “你要干什么?”

    亚伦的话,还有長门的脚步,让o酱再一次的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商量出来了?”

    o酱是强大和危险的,她是1-1门口最大的阻碍,同时也是亚伦,最大的幸运。明明嘴上只给亚伦一分钟时间,可现在,时间早就超出了她的规定,但是o酱没有催促,也没有强行对他们出手。

    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亚伦,o酱其实是一个温柔的、有理智、善解人意的深海,他也原意相信,即便那不对,亚伦也肯定,她生前肯定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舰娘。

    只可惜,自己拯救不了她的过去,也无法对抗现在的她。

    “我要击沉你!”

    “哈啊?”搞了半天,最后还是这样的一句话,o酱冷冷的看了眼她身后的亚伦:“这是你们的决定?”

    果然,给这俩个家伙选择,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所以我才!

    为什么要给这俩家伙机会?!

    我是傻子吗?!

    亚伦想要拒绝,然而,長门的话,却比他更快,也更加大声:“我想要做什么,不需要他来决定!”

    “额。。。”

    宛如恢复了两人见面前的关系,即便自己此时春光大泄,可長门的面色,却比冰川还要冷峻:“你已经不再是我的提督,而我,也没有义务再保护你了。”

    谢谢你,亚伦。

    “我现在站在这里,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長门转过头,她看着o酱,这个即将击沉她的深海:“而你,也没有资格再来命令我了。”

    只是。。。

    请让我挽回自己的荣誉吧。。。

    “现在,”長门站在那里,没有抬手,也没有任何想要战斗的意思,更加没有即将被击沉的恐惧,她已经如愿以偿了,能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得到一个珍视自己的提督,她,已经非常满足了:“让我们继续刚才的战斗吧。”

    亚伦没有想到,自己先前的话,竟然会被長门利用,更加没有想到,長门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住手長门,你。。。”

    好耀眼。

    “我过了,不要再来命令我,人类!”

    眼前的人类,还有这个自以为是的舰娘,这两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的耀眼?!

    “烦死人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种类似苦情剧的展开,o酱微微歪过头,她看了眼長门,又将目光放在了亚伦身上:“算了,不玩了,真没意思!”

    “果然还是杀了你们好了。”

    自己是深海,不要忘记了啊,人性这种东西,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额。。。”

    看到亚伦露出惊讶的表情,o酱笑了:“对嘛,对嘛!这样的表情才对嘛!”

    “果然这样的表情才是最棒的啊!”

    我,是深海啊!

    “两者中间,放过一个?”

    怎么可能!

    她是白痴吗,还是脑袋被崩了?

    在自己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放一个人类提督回去,还是对她来极具危险的提督,o酱表示:“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同意?!”

    对,我不可能同意,刚刚会想同意的家伙,绝对不是我!

    击沉舰娘,杀死提督,这,才是深海,才是我存在的意义。

    “你,”亚伦似乎看出了什么,他凝视着o酱:“难道是在耍我吗?”

    “啊咧?”

    戏谑的笑容出现在了o酱脸上:“难道还有第二种可能吗?”

    “我多等了一分钟?呵,呵呵,我要是不多等一分钟,你怎么会认为我是真的呢,你要是不相信,我又怎么能看见你这样的表情呢?!”o酱对亚伦越来越感兴趣了,只可惜,这个让她分外享受的提督,很快就要消失了:“我可是深海!相信我?”

    “别太天真了啊,鬼!”

    明明着这样的话,明明无数次在无数提督面前使用过这章,可是,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同样的招数用在亚伦的身上,o酱,却犹豫了,即便嘴上这么着,但自己的身体,却依旧没有立刻发动攻击。

    我,到底是在等什么啊?!

    “唰!”

    抬起手,所有深海以两人为中心,组建起了新的包围圈,看着面露苦色的長门,还有因为劝不动長门,只能接受長门愿意留下陪他一起去死的结果。

    “这还真是。。。”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乌云,亚伦对長门笑道:“早知道,我就不跟她那些了。”

    “什么?”

    “我有大舰队的事情啊!”

    “额。。。”

    也许是绝望了,長门笑道:“啊,要是你没的话,也不用陪我死在这里了,我啊,真是个没用的家伙呢?”

    “你我现在告诉她,我谎了,她会放过我吗?”亚伦耸了下肩:“不过我觉得,她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走!”

    什么第二次、第三次,显然是骗人的!

    “你怪我吗亚伦?”

    “嗯?什么?”

    “怪我这么弱,连实现你这么简单的愿望,都做不到。。。”

    “这不是長门的错!”亚伦想,这是自己错估了o酱的实力,这才导致他们陷入危机的,可是,看着長门的眼睛,亚伦却怎么也不出口,因为,亚伦已经伤害了長门很多次了:“我。。。对不起。。。。。。”

    对一个舰娘来,荣耀,比什么都重要,可亚伦却不觉得,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保护長门,一次次的给她的荣耀染上污。

    “但是这才是亚伦啊,”将生死抛之脑后,長门扶着亚伦的脸庞到:“而且,能被亚伦你关心着,我,刚才真的很幸福。”

    荣耀吗?

    也许就跟亚伦的一样吧,荣耀,只是一堆狗屎!

    “亚伦你,真的不想逃跑吗?”

    “如果代价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長门被击沉,这种事我做不到!”

    即便没有提督与舰娘的契约,没有因为这份契约而拉近的关系,那种宛如最亲密的好友,甚至家人般的联系,亚伦,依旧无法允许,允许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在自己眼前被活生生的击沉。

    是吗?

    这样啊。。。

    虽然很想带他离开,可是,o酱显然不会就这么放人,長门能看出来,她,是真的想要击沉自己,然后杀害亚伦:“明明跟你的姐姐过的,绝对会让你安全的回去,但是现在。。。”

    “失败了啊,”到这,長门自嘲了笑了一声:“早知道,就慢慢来了。”

    如果不是她托大,就这么跟着亚伦跑了出来,也许现在,他们可能会在什么地方,为了提高亚伦的经验值,在演习区,跟别人家的舰娘联络感情呢。。。

    周围的深海,已经举起了炮口,然后在o酱的指示下,开始封锁两个人周围的所有空间。

    亚伦不解的看着長门:“什么?”

    “当然是提督,也就是亚伦你给我带来的增幅了!”着,長门无奈的到:“不过也许是亚伦等级太低了,所以对我的帮助,并没有体现出来呢,所以啊,早知道就多来几次了,等到我击沉了足够多的深海,让亚伦的提督等级再提升一,也许我就。。。”

    “那个,等级是什么东西?”

    “嗯?”

    亚伦的话,让長门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忽然,她想到了一种可能,只见她低下头,看着亚伦那不解的目光,長门的瞳孔在不住的颤抖着。

    难,难道?!

    “亚伦。”

    “嗯?”

    也许,有可能,我们,还没有输。。。

    “你,相信我吗?”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两个人,只是的人跟听的人,却在这一刻,调换了身份,然而,即便如此,结果,却依旧未曾变化,只见亚伦凝视着長门的眼睛,然后肯定的回答道:“一直都相信着呢。。。”

    “是吗,这样啊。。。”長门转过身,但是她的手,却与亚伦紧紧的牵在了一起:“你过的吧,在战场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你的战术,那么,现在,能请你相信自己吗?”

    这一刻,一种特殊的力量,将两个人的心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久违了啊,这种感觉。。。”

    不是一个人,不是一双眼,不是一颗心脏,他们在一起,宛如手足,如血脉相连,此时此刻,亚伦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过自己的心,他脱去了身上的海军大袍,然后刷拉一声披在了長门的身上:“能为我们带来胜利吗,長门姐?”

    没有了先前落寞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自信与骄傲,她是長门,她是舰娘,她,现在是,也只是亚伦的舰娘。

    而现在,她要为了自己所珍视的人,拼尽一切!

    因为她,也有了珍视自己的家人。。。

    任性也好。

    没有舰娘的荣耀也罢。

    “这一次,”長门的身影消失在了o酱的眼中,耳边,是无数深海被破坏的声音,当o酱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出现在她眼前的,是長门那张白皙的面无表情的脸庞:“我想打破看看!”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