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五十三章 B,战术性胜利
    “80只深海,竟然一瞬间就被。△¢頂點說,..。。”腹部的剧痛告诉o酱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可不等她反应过来,長门一脚便将她踹飞了出去。

    “呯!”

    “轰!”

    o酱的身体落尽了水中,看着冲天而起的水柱,亚伦的第一反应不是欢呼,而是快速搜寻着敌人,而有了从長门那里得到信息反馈的能力后,亚伦虽然无法改变自己是战五渣的事实,却也可以勉强充当辅助的任务了。

    “头,没有!”

    “身后,没有!”

    “海底,好像也没。。。”这个结果,让亚伦与長门同时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好奇怪,明明自己,刚刚才将那个深海踹进水里的。

    可是!

    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逃了?”眨眼的工夫,長门就从百米开外,出现在了亚伦身边,随后,是掀飞了海面的音爆,挺起身子,雪白的海军服依旧一尘不染,不过因为尺寸的问题,使得站直身子的長门,到处都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带着伤口的雪白的肌肤。

    “咕噜~~~”

    長门看向亚伦,后者连忙撇过脸,但是脑海中反馈过来的各种‘紧张’‘害羞’‘激动’‘兴奋’的情绪,却无声的告诉着長门,此时亚伦在想些什么。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呢!”对直接暴露的女人的身体没有什么感觉,但对若隐若现的东西,却格外的有反应,然后,对付这种人,就应该。。。

    “亚伦。”

    “嗯?”听到長门的声音,亚伦转过了头。

    最先落在亚伦眼里的,是软绵绵的两团雪白,只见長门略微俯下身子,让本来就只有一件大袍遮掩的胸口,一下子暴露了大半,然后,只听長门扭着身子抱怨道:“这件衣服,有紧了呢~~~”

    “噗!”

    看着拼命捂住鼻子的亚伦,長门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还是这么可爱啊,亚伦酱!”

    “我,我我我,才没有流鼻血呢!”

    “扑哧!”

    “不准笑!”

    气急败坏的模样,让長门越发喜欢这个男孩了,见调戏的差不多了,長门摆着手道:“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了。”

    “还真是个色鬼呢!”

    “長门~~~”

    “嗯?!”没有亚伦想象中的调笑,与之相反,長门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这不是我的话!”

    可如果不是我的,那会是。。。

    快速探出手,長门环过亚伦的腰,然后迅速离开了原来的位子,而在他们先前战的地方,一个人影缓缓的从空气中走了出来。巨大的深海帽,黑色的手杖,白皙的脸庞抬起,一双湛蓝色的眼睛落在了半空中的長门身上。

    这个家伙!

    是新的空母吗?!

    “嗡嗡嗡~~~”

    長门撇过眼,只见三只轰炸机正准备将炮口对准她怀里的亚伦,眉头一皱,長门的手快速甩过。

    “嘣!嘣!嘣!”

    “啪!”

    重新落回海面,長门将亚伦放下,她差异的看着站在正前方的深海空母,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认识吗?”

    “刚才的那个混蛋深海?!”長门惊讶的叫出了自己得到的信息,她不可置信的喊道:“不可能,你应该已经被我击飞了,而且,为什么你的身上一伤都没有?!”

    o酱看了眼话的長门,然后缓缓举起手:“你的,被大破的深海空母,是指她吗?”

    “这是?!”

    突然,在o酱什么都没有的手上,一个浑身残破的跟她一模一样的深海空母,宛如拎衣服般,被她提在了手上,惊骇的一幕,让長门越发的疑惑和不解了,而在这时,亚伦开口道:“这就是你的能力吗?”

    “聪明的提督。。。”

    “哗啦啦~~~”

    在两人的注视下,那个残破的o酱变得越来越惨白,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张张长方形的白色符纸,炸裂在了o酱的手中。

    【空戦】【空戦】【空戦】【空戦】。。。。。。。

    每张白纸上,都写着这样两个字,然后,就在亚伦还未意识过来的时候,所有写着【空戦】二字的白色符纸都爆燃了一下,下一刻,上百只深海轰炸机就布满了三人的头。

    “这些纸片竟然是飞机的载体!”

    这个世界的舰娘或多或少,都有着一些亚空间能力,比如長门能将战舰武装放进自己的亚空间一样,航母,也有着类似的能力。比如航母的箭支,便是利用了亚空间能力,将飞机放进箭支中,当射出的同时,飞机便会从火焰中升空。

    “很机智。”

    就在o酱完这句话后,一道道白色风暴冲破海面,但是長门知道,这些不是什么风暴,而是。。。

    空戦载体的纸片!

    “这个数量?!”

    亚伦紧咬牙关,这才稳定住自己的心态。

    无数的纸片组成了一道风暴,可在这个海域里,这样的风暴,竟然到处都是,低下头,亚伦看到了自己的脚下,纸,再看周围的海面上,到处都飘着写了【空戦】的白色符纸。

    長门与亚伦对视一眼,他们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忧虑。

    “你们应该明白了吧,没错,”一手按住手杖,o酱抬起另一手,然后示意了一下这铺天盖地、封锁海面的白色符纸:“这些,全部都是我可爱的孩子们。”

    “那么。。。你们该怎么办呢?”

    可就在o酱完话的下一刻,長门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但是,o酱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她压根就没打算夺:“哦~~~打算突袭吗?”

    直接攻击空母,不错的想法。

    但是。。。

    “啪!”

    被踹中的o酱化作一张张白色符纸:“我的能力,是布置结界,与此同时,是能够操控结界中的信息传播。”

    视觉、听觉、触觉,乃至舰娘引以为傲的侦查能力,在o酱的世界里,只要稍加操纵,就能让它们失去意义,就像一开始,o酱就用纸片制造了一个自己的框架,用来吸引長门的火力,而自己,一直都站在一旁,观赏着她们的战斗。

    之所以现在出来,是因为長门的实力,的确出乎了她的预料。

    “击败了我的一个分身,就自满起来了吗?”

    “自满的人,是你吧?”

    看着長门嘴角露出的那抹笑意,o酱下意识的看向了亚伦,只是不知何时,亚伦竟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嗯?!”

    “不同的时候,采用不同的战术!”自信,骄傲,亚伦开朗的笑容让o酱越发的疑惑了起来:“的确,你很强,但是取得胜利的方法,远不止一种!

    战术?

    想要战胜自己?

    o酱不断计算着亚伦可能实战的战术,但是,无论o酱如何计算,都难以得出亚伦击败自己的方案。即便得到了亚伦等级的長门强的离谱,即便双方能够完全的计算出我方的战斗规律,可是,击败自己的假设,怎么都无法成立。

    可是。。。

    看着亚伦的眼神,那自信的微笑,还有根据身体的肌肉、骨骼甚至神经线的微动作,都在诉着一个事实,那就是,对方非常自信,自信可以打败自己!

    “怎么可能?!”

    “他会用什么招数?他能用什么招数?!”作为深海一方的战略大师,o酱对自己设计的战术非常自信,所以,当她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亚伦的时候,o酱,有些担忧了。。。。。。

    “長门!!!”

    “这样嘛!”看着亚伦的视线,長门重重的了下头:“我明白了!”

    什么?

    什么情况,她明白了什么?!

    “果然是好战术!”

    还真的有战术?!

    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想到策略,不,不可能,可是她们的表情,还有眼神,这,难道是真的,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地方疏忽了?

    这一刻,o酱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里,出现了一个自己无法掌握的缺口,一时间,o酱的自信开始从这个缺口,一一的流失了。

    漫天的白色符纸也因为o酱的这个疑惑,开始失去了先前蓄势待发的杀意。

    看准了时机,亚伦立刻将自己总结出来路线直接共享给了長门,而后者,也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了脚下,瞬间,長门挣脱开了白色符纸的束缚,出现在了亚伦的身边,一伸手,長门抓住了亚伦的手。

    “就是现在!”

    “要,要来了吗?!”o酱眉头一皱,她连忙将大量符纸汇聚在了身边。

    只是。。。。。。。

    “跑啊長门姐!!!”

    一声令下,两个人瞬间就消失在了o酱身边,她怔怔的回过头,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跑,跑?!!!”

    快!

    快到无法想象!

    那宛如导弹般冲出包围圈的身影,饶是o酱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她布置好的符纸,也因为她的犹豫,与高速移动中的長门出现了一个时间差。

    “我被骗了!”

    不到半秒钟的功夫里,反应过来的o酱一挥手,数以千计的轰炸机便‘嘣嘣嘣’的从爆燃的白色符纸中跳了出来,然后组成了两只漆黑的大手,朝着已经跑出四五十米的長门与亚伦冲去。

    什么狗屎战术!

    这俩货想的,根本就是怎么从自己这里逃出去的战术!

    被,被骗了,自己竟然被一个鬼给骗了!

    “只是,那,那个自信的眼神是怎么回事,”o酱的大脑高速运转:“我的分析不会错的,那子,他的确相信能战胜我,可是。。。”

    等一下!

    “难,难道是?!”o酱大吼道:“b胜!!!”

    没错,b胜,这个对于任何一位提督而言,都是无比耻辱的胜利判定,可是,对于战斗的双方而言,o酱除了自己,已经失去了150只深海,而亚伦那边,只有長门一个人大破,而亚伦还是完好无损的。

    就战斗双方的损伤判定,o酱是战术性失败,而亚伦。。。

    “臭!!鬼!”

    那个眼神,那个微笑,这家伙从始至终想的就是b胜吗?

    “无法饶恕!”o酱的目光一凛,下一秒,遮天蔽日的符纸化作黑色雨般的深海飞机:“给我把那鬼还有那个臭女人,干掉!”

    另一边。

    看着身后不断追逐的深海飞机,突然,長门脚下的动力装置一阵颤抖。

    “嘣!”

    左脚的动力装置竟然在这个时候坏了!

    “糟糕!”

    “不要放弃啊長门!”長门的背后,两只手按在了她的背后,随之而来的,是亚伦脚下的踏海履的过载使用:“还有一,还差一我们就可以脱离她的结界范围了!”

    o酱也有弱,那就是她不敢在这里大肆破坏,因为她怕被总督府的提督们发现,怕被大量的舰娘围剿。

    而且,从o酱的口中,亚伦得出了对方的控制范围,结界笼罩的海域,只要超出这个范围,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了!

    所以!

    “加油啊!!!”

    感受着長门托在背后的双手,脚下仅剩的动力装置,也因为激烈的运作而即将崩溃,但是長门没有害怕,正好相反,此时此刻的她,只剩下对亚伦的信赖与骄傲了:“撑住!撑住!给我撑住啊~~~”

    终于!

    “呯!”

    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金色的阳光刺痛了長门与亚伦的眼睛,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刺眼的阳光,是这么让人喜欢的一样东西。转过头,透过破碎的缺口,亚伦看到了乌云笼罩的世界,还有。。。

    看着那张因为被骗而气的发黑的脸,亚伦举起拇指,然后向下一按。

    “b胜!我拿下了!”

    一旁的長门看到亚伦的这个举动,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眼中隐隐闪现的泪光,能够看出她对自己和亚伦能够生还,是有多么的高兴。时隔七年,長门再次上战场,然后终于取得了胜利。

    “b胜吗?”

    哪怕曾获得过比这更加辉煌的战绩,但長门却发现,这个b胜,比ss胜,更加让她兴奋,也更加难以忘记,紧紧抓住亚伦的手,長门抹掉了眼里的泪水,看到的,是亚伦灿烂的笑脸:“是我们赢了,長门姐!”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