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章 开炮?
    黑夜,银色的新月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頂點說,..

    路灯扑闪,然后熄灭了,仅剩下的月光,让港口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叼着烟头,卖鱼大叔看向了站在身后的黑长直少女,她,正是長门:“你在这里等我,是想要让我闭嘴吗?”

    “请你不要告诉亚伦那件事。”

    夏日的凉风拂过,空旷的街道上,長门站在那里,然后用红的发亮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大叔,那个,憎恨着她的存在的男人。

    然而,卖鱼大叔看着長门,感受着她话语中的惊慌与恐惧,只听他干脆的回答道:“可以。”

    “真。。。”

    “嘣!”

    長门的左眼一阵刺痛,只听‘叮咚’一声,一枚子弹落在了地上,她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漆黑的枪口,这是一把手枪,一件对人类来,非常非常古老的武器,而现在,卖鱼大叔便手持这把枪,将它对准了長门。

    没有犹豫,甚至连一丝停顿都没有,卖鱼大叔,就这么向長门开枪了。

    用他保存了整整七年的枪械。

    “除非你死!”

    卖鱼大叔的话里,带着愤怒、憎恨与诅咒,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开枪的那一刻,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下场。

    舰娘的身体跟人类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次元上,哪怕是他对准了長门全身最脆弱的眼睛开了一枪,却也只是让長门觉得刺痛,但是上伤害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于,就算给卖鱼大叔一个大炮,对准長门的脑袋开一炮,也照样只能给長门留下类似破了皮的伤口。

    人类跟舰娘战斗,这跟自寻死路,没有任何区别。

    “动手吧!”

    卖鱼大叔放下握着枪的手:“在朝你开枪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觉悟了,你会杀了我的吧,就像七年前,你杀他们的时候一样。”

    “想让我闭嘴,可以!要么你死,要么我死!”卖鱼大叔直视着長门的脸庞:“但是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会把你的过去,还有你所犯下的罪孽,全部告诉亚伦!”

    亚伦是个怎样的人,卖鱼大叔看了七年,他一清二楚。

    为了姐姐,可以拼命的工作,对待他人,真诚而又善良,毫不夸张的讲,能成为亚伦的舰娘,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但是!

    这种幸福,她,眼前的这个舰娘:“只有你,不配得到亚伦的爱,只有你,没有得到幸福的资格!”

    “开炮吧,只要一下,只要一瞬间,我就会在你面前灰飞烟灭。”言罢,卖鱼大叔张开双臂:“你特地在这个地方等着我,而且现在又是这样的深夜,想必你也想清楚了吧,既然如此,你还在犹豫什么,你还在等什么?!”

    “像你这样的杀人魔,抹杀一个人,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杀人魔。

    是的,長门曾经做过的事情,与一个杀人魔无异。

    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提督,夺走了数百人的生命,就像一个怪物,就像,深海。。。。。。

    長门的脸色有些犹豫,或者,非常的愧疚,毕竟七年前,是她先动的手,虽然那是一个失误,但死去的人,却切切实实的让長门披上了罪孽的外衣,她杀过人,不论是自己的提督,还是那些无辜的船员,她,是个刽子手,是个杀人魔。

    哪怕她现在,自己真心喜欢亚伦,绝不会伤害他。

    然而这种话。

    又有多少人会信呢。。。。。。

    在他把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后,当亚伦得知一切的前因后果以及自己那沾满鲜血的过去后,他,还会不会继续信任自己。

    一个杀死过提督的舰娘?

    让这种舰娘留在身边,换做任何一个提督,都不会放心。

    但是。

    如果是亚伦的话,无论如何,長门都不愿意让他知道。

    这一刻,長门变得比人类的女孩还要脆弱。

    她经历过残酷的战斗,经历过严格的训练,战斗上、战术上、战略上,心理素质非常的优秀。

    可就是这样的一位舰娘,一个堪称身经百战的战士,却唯独害怕那个少年,不是怕他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因为長门知道,想自己这种家伙,根本没有资格让亚伦去付出。

    她怕的,是在亚伦知道真相后,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長门知道大建吗?’

    亚伦满怀期待的声音在長门耳边响起:‘虽然现在的人还很少,但是啊,很快我就会弄到属于我们的镇守府,到时候,我们就会有很多的同伴了哦。’

    时隔七年,再一次的,被人闯进了心房。

    ‘很多,是多少啊?’

    跟那些寻求荣耀的提督不一样,那孩子,是个懂得珍惜的人。

    ‘哼哼~~~’虽然连長门这一个舰娘都是拼死拼活才获得的,被她这么,自知不能被瞧不起的亚伦,立刻吹了起来:“出来怕吓死你,我以后要组建的舰队可是非常大的,至少,至少要有一百人才行!’

    明明对征战失去了兴趣,明明,已经绝望了的。。。

    见長门愣在那里,亚伦骄傲的到:‘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啊,一百人的大舰队啊,到时候,我会让那些瞧不起我的提督知道,我亚伦大人,才是最强的!’

    可是,为什么?

    ‘哇哈哈哈~~~’

    ‘扑哧!’長门强忍住笑意,她拍了下亚伦的肩膀,一副包在大姐姐我身上的模样道:‘就算没有一百人,我也会帮你揍飞他们的,要知道,長门姐我可是能够以一敌百的哦!’

    会这么的期待?

    ‘哦~~~今天的隐忍是为了明天更好的打脸!’

    期待跟亚伦一起出海,一起战斗,期待他们从那些轻视他们的人那里,享受崇拜的目光以及,夺回属于亚伦和自己的,新的名誉。

    但是,長门知道,这一切,都建立在她重新开始的基础上,因为总督的干涉,知道七年前事情的人,已经不多了,而有关長门的消息,也截止在了‘此舰娘已沉没’的信息上,所以,只要亚伦不知道,她,一定能获得失去的尊严、荣誉以及,提督的关爱和怜惜。。。

    只是。

    ‘要么你死,要么我死,不然,我绝对会告诉亚伦,你过去犯下的罪孽!’

    那么。。。

    要杀死他吗?

    ‘杀了他。’

    只要杀了他,没人会知道是我的干的,而亚伦,也不会知道我的过去,只要他不知道,他就不会抛弃我,就会陪在我身边,一直,一直都跟我在一起!

    ‘杀了他!’

    不用再待在那个学院里,也不用像多余的垃圾一样,受人白眼。

    ‘杀了他!!’

    可以再一次出海,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跟大家,跟所有人一起过上新的生活!

    巨大的战舰武装出现在了長门的身后,而在她的眼睛里,原本红色的瞳孔闪过一抹流火般的光芒,这一幕,与跟o酱战斗时的场景,何其相似。

    “一定会告诉亚伦是吗?”長门的嘴角微微翘起,抬起头,長门,笑了:“那就如你所愿,去死吧。。。”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