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五十九章 堕落的舰娘
    【一艘中型游轮被炸毁,死伤数百人】

    【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提督,原本被判死刑的舰娘,改为无期徒刑】

    【其真实姓名至今是个谜,但据目击证人表示,该舰娘为ss级史诗舰娘】

    “这还真是。。。”黎姐关掉电脑,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原本在亚伦领到長门的时候她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以现在的亚伦的身份,竟然能够领到七巨头级的舰娘,若是事情是这样的话,黎姐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那位老人,那个为了人类付出了一生的提督,黎姐冷哼了一声:“如果你敢伤害亚伦的话,我绝对,不让你们付出代价!”

    第一天的活动结束了,在下午六钟的时候。

    资历一年以下,白了,就是前年毕业的提督,虽太平洋战线,不仅仅总督府有提督学院,但总的来,还是总督府毕业的提督,更具优势,因为只有总督府,才设有舰娘学院,其他地方,野生舰娘可不好抓。

    因此通过海选,从一百多位提督中,选出了八人,无一例外,他们全部都是总督府出身。

    而他们,也将在第二天,在总督府附近的一座竞技岛上,进行一对一的演习。

    只是,相比于活动的各种事情,让总督更为烦恼的,却是他在11区港口,遇到的这个人。

    “为什么?!”

    11区的港口,卖鱼大叔站在披蓑戴笠的老人身后,他的身体在颤抖,他愤怒的朝老人吼道:“为什么那个杀人魔还活着,为什么你没有把那个杀人魔拆掉?!那种家伙,那种家伙难道不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吗?!”

    “索科。”

    “没错!你才是总督!你才是太平洋的神话!我一个普通人,在菜场卖鱼的大叔有什么资格,质疑你的决定!但是他们呢,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的家人,你知道他们的家人这七年,到底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吗?!”

    “索科!”

    “一百多人,一百多人啊!为什么舰娘会杀人,为什么守护人类的兵器,会反过来夺取人类的性命!”卖鱼大叔大吼道:“那种舰娘,你为什么还要留下来,难道她杀的人不过多,你还想让她再多杀吗?!”

    “索科!!!”

    “長门不是兵器,舰娘,不是兵器!!!”低沉的怒喝,让卖鱼大叔愣在了那里,老人:“失去珍视的人,失去追逐梦想的希望,你的感受我能够理解,但是。。。”

    “我们又剥夺了多少人的未来,那些孩子,从一诞生,便要为了人类而战斗,”老人的目光宛如一把锋利的剑,刺得让卖鱼大叔不敢直视:“照你这么,夺走了她们未来的人类,是不是应该也应该去死。”

    “这份罪责,是不是老夫我死一万遍也不足以偿还啊!”

    ‘他们要判你死刑’老人坐在总督的位子上,而他的面前,是被带上锁链的長门:‘但是我压下来了,以无期徒刑的形式。’

    ‘为什么?’

    ‘因为你是英雄!’

    ‘英雄。。。’

    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是他建造出了自己,也是他,将自己托付给了那个男人:‘那么,他呢。。。’

    ‘那孩子的做法,从战略上来,并没有任何失误的地方,’他曾经很器重那孩子,为此将陆奥也给了他,甚至,老人都想好了,当那孩子攻略4图的时候,他就把总督的位子让那孩子代理,只是,‘他的人生虽然短暂,但他为人类所做出的贡献,我,还有全人类,都应该心怀感激,因此,他会以荣誉大将的形式,在海军功绩册上留下名字。’

    ‘那孩子,也是人类的英雄。’

    長门抬起头,她在冷笑,那个将驱逐当做炮灰,将那些无辜的孩子,随意抛弃的男人,竟然,是英雄。

    ‘这就是你们人类的英雄?’

    ‘長门!’

    長门低下了头,她明白自己不应该这么跟老人话,她知道,老人其实比谁都痛苦:‘对不起。。。’

    英雄是什么?

    为了人类,那个男人不断的征战着,大建、计算、攻略,从1-1门口开始,一路突破,碾压1图,突破图,攻略图,却在4图攻略中,丢掉了性命,死在了自己的旗舰手中。

    ‘人类需要英雄,在这个看似和平下来的年代,海军需要胜利,’老人的目光有些凝重:‘那孩子为人类获得了胜利,所以,无论他做了什么,人类,甚至老夫我,都无法批判他。’

    ‘那么,我呢?’

    ‘你是七巨头之一,是人类珍贵的战力!’老人出了在总部讨论出来的结果:‘仅仅为了一个提督就抛弃你,人类,无法接受这种损失。。。’

    呵!

    呵呵。

    这样吗?

    一方是将生命献给攻略的英雄提督,一方,却是极为珍贵的,百年不遇的七巨头级的ss级史诗舰娘。

    这就是人类啊,不是吗?

    两边都想要留下,两边都好话,都找借口。

    ‘能告诉我吗?’最后,長门强忍住内心的悲痛,问出了她不愿意去探寻的问题,向眼前的这个老人,这个如她父亲般的老人:‘总部,你们,会怎么对待那些死去的孩子们,你们,会给她们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是的,她们已经死去了。

    可是,哪怕只是一句话也好,長门,还是想为她们,争取到一个名分,一个光荣牺牲,而不是被当做炮灰的称颂的历史。

    然而,長门失望了,因为她最信赖、最尊敬的老人,将她最后的一丝期待,也扼杀在了摇篮里:‘抱歉,这件事,我做不到。’

    ‘这样啊,’转过身,長门落寞的离开了办公室:‘我明白了。。。。。。’

    做不到?

    是的,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因为她的反抗,而被承认。

    那些孩子,纳西被大建出来的没用的舰娘,除了会浪费粮食外,不就只有当炮灰的用处吗?

    ‘改变不了。’

    ‘那种事情,没人能改变的。。。’

    在舰娘学院里待了七年,以留级生的名义,过着最为艰苦的生活,是对人类感到失望也好,是为了惩罚自己也好,長门不再信任人类,也不再选择提督,因为她曾经失去过,她怕,怕新的提督会重蹈覆辙,更怕,再次受到伤害。。。

    “她的罪孽已经还清了?”卖鱼大叔转过身,然后愤怒的看了老人一眼,心里更是觉得老人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别开玩笑了!”

    “她这一生,都无法逃离这份罪孽,即便活着,也注定要受到诅咒,我们,不会原谅她的,永远都不会。。。。。。”

    卖鱼大叔离开了,留下老人一个,孤零零的坐在港口垂钓,从来没有人知道,老人七年前为什么要退隐,然后将总督的位子甩给柳南骥,那个时候,他犯下了一个错误,托付错了对象,甚至,让陆奥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自责过,也痛心过,可面对着長门,老人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那是一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遭受伤害,却不能守护她的无力感:“提督吗?”

    “如果只要带领舰娘战斗,”老人冷笑了一声:“还要提督干什么?”

    提督,可不是这么轻轻松松就能出口的东西啊。。。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