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二章 所谓提督
    卖鱼大叔放弃了,在不甘的怒吼中,将枪砸在了地上。△頂點說,..

    他做不到。

    怎样都无法伤害眼前的这个少年。

    哪怕少年的很清楚,長门的罪孽由他来背负,由她的提督来背负,无论是多少人的生命,还是未来所沾染的鲜血,若要复仇,都可以将怒火发泄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可是啊。。。

    “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出来啊!”瘫倒在床上,卖鱼大叔捂住自己泪流满面的脸庞:“可恶,可恶,可恶,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好运,为什么你的提督,偏偏是亚伦?!”

    卖鱼大叔认识亚伦很久了,对这个少年的性格,他一清二楚。

    也许在别人看来,为自己的舰娘背负罪孽,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这个,就像是一把剑,她在七年前杀了很多人,而七年后,当她出现在另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的手里是,曾经被这把剑所杀害的人的亲人,却要找剑新的主人报仇一样。

    如此荒唐的一件事情,可是,偏偏就有人干出来了!

    “那孩子。。。”

    握紧拳头,卖鱼大叔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一时间,皮开肉绽,鲜血染红了墙壁:“为什么你会这么好命!”

    老天爷瞎了吗?

    为什么要让亚伦来拯救她,为什么。。。

    渐渐的,卖鱼大叔冷静了下来,他已经把事情出来了,冒着生命的危险,将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了亚伦,至于是否抛弃長门,就像亚伦的那样,这不是他该在乎的:“只希望你这次,不要再让亚伦失望了。。。”

    二十分钟后,两人一前一后,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家中。

    一路上,長门的心中忐忑不安,一想到刚才自己召唤出武装的行为,長门不相信亚伦看不出来,这一次,長门是真的害怕了。作为亚伦的舰娘,从相识,再到喜欢上亚伦,而现在,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困难后,亚伦对她的好,長门看在眼里。

    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可正是这样,長门才会担心,才会恐惧。

    亚伦很少发火,但仅有的几次发火,无论是抱着自己逃出深海包围的时候,还是与自己脱离关系的时候,亦或是这次,让自己不要伤害卖鱼大叔,都让長门感受到了久违的来自提督的束缚。

    那是一种,没有任何外界干涉,却打从心底的不愿去违抗的感觉。

    長门心里明白,如果此时的亚伦惩罚她,長门绝对不会反抗,但是,如果真的只是这样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長门宁愿选择乖乖接受惩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二十分钟,一言不发。

    “嘣!”

    放开牵着長门的手,亚伦脱掉了鞋子,然后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双可爱的老虎棉拖鞋:“一直穿着高跟鞋很累吧,来,这鞋软绵绵的,很舒服哦。”

    言罢,在長门迷茫的目光中,亚伦走进了厨房:“肚子饿了吧,我做东西给你吃。”

    “为什么?”

    “長门午饭和晚饭都吃得不多,我以前保证过的,要让長门过上好日子,所以。。。”

    “我是!”長门的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要对我这么好。。。”

    是啊,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可是,为什么还要对我,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这样。。。

    明明两个人认识不过一星期,可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细细数来,他为自己付出了多少血泪和汗水。

    ‘任何伤害長门的人,哪怕是大叔你,我,一样不会饶恕。’

    那一刻,当卖鱼大叔将枪放下后,亚伦的眼神,直到回家,長门还有些害怕,她知道,亚伦是认真的,为了她,甚至可以抛弃以前的一切。

    “为什么要保护我到这个地步!”

    明明那个时候,是她的错,是她没有控制住,差一杀人。

    可是,亚伦却到最后都维护着她,没有理由的,不顾一切的维护着她。

    長门能够想象,这件事情对卖鱼大叔的伤害有多大,她也能够想象,这样一个霸道的无理取闹的行为,会给亚伦带来怎样的恶评。

    成为提督就看不起以前的朋友了?

    亚伦是个忘本的人?

    自以为成了提督,就了不起了?

    不就是个ss级舰娘吗,见利忘义,为了出名,邻里都能欺负,忘恩负义的东西!

    但是,他做了,就是这样做的。

    为了她,抛弃了名声,为了她,连最要好的邻里都得罪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長门不明白,如果是为了她的力量,这种事情,長门只回以冷笑。跟亚伦相处的这几天里,長门能看出这个孩子的想法,他其实是不想要自己的,或者,如果当时在学院里,他知道自己是战列舰,都可能犹豫不前。

    因为战列舰消耗大,他养不起。

    可问题是,在这个世界,一百个提督里,能拥有战列舰的不超过五个,而且大多都只有唯一的战列舰,由此可见战列舰是多么的稀少和珍贵。这孩子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就连被他视为最伟大的梦想的事,也只是在某一天,能让曾经看不起他的人,对他刮目相看。

    但是今天,这个梦想,被她毁了。

    因为她,亚伦注定要背负一生的骂名以及舆论。

    一个为了得到力量,连杀人犯都要袒护的忘恩负义的人。

    然而,没有長门想听的痛骂,也没有责怪,更加没有她期待的惩罚,亚伦只是认真的做着宵夜,然后,平静的给黎姐留了一份出来:“事情而已,不要在意这些,反正我就要出海了,以后也见不到他们了。”

    “如果,長门还是害怕的话,”亚伦回过头,给了長门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像闲聊般,出了这句话:“那我们,就一辈子都不回来。”

    他的很简单,也非常的容易,可是,長门感受到的,只有愧疚与自责:“我不要你这样,如果觉得我是累赘,我可以去找总督,然后,然后让俾斯麦代替我,成为你的舰娘。”

    着,長门便泣不成声了,她很感激亚伦,却也知道,有一个更好的选择等待着亚伦。

    俾斯麦

    他还有俾斯麦,之前,長门明知道这件事却不跟亚伦讲,因为她害怕,害怕自己的过去暴露后,亚伦会抛弃自己,然后带着俾斯麦离开。

    然而现在,長门想通了。

    亚伦是个好人,但是,自己不适合他,也没有资格让他做到这个地步。

    “怎么又哭了?”

    亚伦还是那么的平静,只见他站起身,然后凑到長门身边,静静的把她脸上的泪水擦去:“長门看起来很冷艳,其实啊,就是个爱哭鬼呢。”

    “战斗的时候会哭,被人瞧不起的时候会哭,我关心你的时候会哭,仿佛遇到什么事情,長门都要哭出来,才开心似得,”亚伦到:“但是,不讨厌呢,因为長门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可。。。”長门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呵呵,我是真的哦,”亚伦:“我啊,从第一天看见長门的时候起,就有种感觉。”

    “那个时候,有个声音告诉我,没错,就是她,她就是我的初始舰娘!”

    “只是。。。”

    “長门是战列舰啊,句实话,”搔了搔脸,亚伦有些尴尬的道:“我其实是很讨厌战列舰的,因为家里已经有姐姐了,要是再来一个战列舰,我是真的怕自己不能给你们上档次的生活呢。”

    “光耀门楣,被人看得起,亦或是成为英雄被人崇拜,这些事情,我都无所谓,但是有一,我什么都不愿意放弃,”抚摸着長门柔顺的长发,亚伦看着俏脸微红的長门:“我想给自己的舰娘幸福,让她们开开心心的活着。”

    “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唯一的底线,”亚伦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他知道自己有些无礼,但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必须做出选择,只是最后的最后,他,依旧站在了長门的这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長门,哪怕是大叔,也一样!”

    为什么?

    还是那个问题,長门问道:“为什么要留下我,留下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杀人犯?”

    “为什么啊。。。”

    “指引舰娘是提督的工作,而舰娘犯下的错误,提督则需要用性命去背负,所以,”亚伦将夜宵推到了長门的面前:“不要再担心了,以后,我会替你想办法的,毕竟,我也是你的提督啊~~~”

    亚纶的话,让長门彻底愣在了那里。

    她扑到了亚伦的怀里,此刻,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長门一直在哭,哭的很伤心,仿佛要将这七年来积累下来的泪水全部释放出来似得,只是,長门能够感受到,那颗被幸福填满的心。

    她知道,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一个人,也是从这一刻起,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这个少年,这个年轻的男孩,这个拯救了她的提督大人。

    这一次,绝对,要守护住!

    快速的将东西吃完,長门站起身,然后郑重的给亚伦行了个军礼:“長门级一号舰長门,给提督大人添麻烦了!”

    “嗦嘎!”见長门恢复精神,亚伦同样回了个军礼:“那么,晚安。”

    “晚安!”

    完,長门便径直上了楼,而在她的身后,亚伦看着桌子上的盘子,揉了揉眼角:“嘛,先去把碗洗了吧。”忽然,亚伦看见了还放着的给黎姐准备的夜宵,只见他一脸的苦笑:“等会儿,再洗一次吧。。。”

    不妙!

    亚伦连忙把夜宵拿到了他姐姐的房间,暗道一声:“刚才的太起劲,把姐姐忘记了,亚憋~~~(糟糕了)。”

    于是,半个时后,凌晨0分

    “终于洗好了。”

    亚伦打着哈欠,将所有的厨具都清晰了一遍,正准备去睡觉,客厅里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