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三章 她,还是她,你要谁?
    “这么晚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只是想找你谈谈心罢了,”老人一甩鱼饵,将它抛出了很远:“你不愿意?”

    “实话,我很不愿意,”亚伦走到老人身边,然后跟他一样坐在了港口的坝上:“怎么,难道这次我又没通过,还是,出了什么问题?”

    “b胜!上头一致通过,没有任何问题!”

    “那。∽↗頂∽↗∽↗∽↗,..。。”

    “是長门的事情。”

    亚伦的脸色一变,没有等老人话,他直接开口道:“如果是她过去的事情,那么你不用了,我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啊。。。”

    老人看了亚伦一眼,后者显然没有在意他,于是,老人道:“首先我要向你道歉。”

    “嗯?”

    亚伦没想到,这个老人竟然会向自己道歉,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你,您,没必要这些。。。”

    就算嘴巴上没把老人当回事,可再怎么,老人也是太平洋战线的传,要亚伦没有崇拜过他,那绝对是骗人了。只是,在跟老人相处了十年后,亚伦原先的憧憬,也渐渐的被老人的无赖给打倒了。

    不过,老人道歉这件事,的确出乎了亚伦的预料。

    “亚伦,”老人的目光满是愧疚,他:“長门的事情是我一生的痛,我对不起那孩子,这七年来,看着她一个人在学院里受苦,我的心里,一直很难过。”

    “能了解吗,那种心情。。。”

    “我很感激你,亚伦,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情,让長门再一次感受到了温暖,走出了她的过去,”到这,老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到:“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告诉这句话。”

    “長门她,不适合你。。。”

    话音落下,亚伦便带着惊讶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老人,他的脸上,是岁月留下的风霜,这个曾经的传奇人物老了,可即便如此,此时此刻的老人,却比谁都要认真和严厉。

    “亚伦,起床啦~~~”

    “再让我睡会儿。”

    一大清早,亚伦便被長门从床上拖了下来,在舰娘巨大的力量面前,亚伦的挣扎显得格外无力,然后,在亚伦疲惫的目光中,長门对他了三个字:“我饿了。”

    好吧,就因为这三个字,亚伦非常苦逼的到厨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给長门和姐姐做早饭。

    也不知是怎么的,今天長门的心情非常好,可能是因为昨晚亚伦没有抛弃她,也可能是从多年的黑暗的回忆中解脱了出来,总之,長门一改先前冷漠的态度,整整一个早上都非常的活跃,像个孩似的,跟在亚伦身边,虽然都是在添乱,可亚伦却没有支开她,而是让她留在身边。

    “哈啊~~~”

    见亚伦又打了个哈欠,長门疑惑的问道:“亚伦,昨晚没休息好?”

    “额,还好,只是睡得有些晚。”

    長门听出这是亚伦在敷衍,又想到自己一大早把亚伦叫起来,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再去休息会儿吧。”

    “我没事的。。。”

    “去休息!”

    见長门露出严肃的表情,亚伦只得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工具,他本来是打算出门的,只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他实在是太累了:“那好吧。”

    话,不是她把自己叫起来的吗?

    “我会把事情都做好的,”長门非常认真的到:“所以,好好休息!”

    然后,長门有些尴尬的对自己刚才的行为表示歉意,毕竟,昨晚的事情让長门释放了束缚了她七年的压抑,也让她对自己成为亚伦舰娘这件事,彻底的安心了下来。

    亚伦不会赶走她。

    哪怕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亚伦一样还会守护在自己身边,一直,一直的守护下去。

    “放心的交给我吧!”

    于是,在亚伦怀疑的目光中,長门目送他上了楼,然后,只见長门转过身,随手就给自己系上了亚伦的围裙,一时间,原本英勇无畏的战列舰長门就化身成了家庭主妇:“哟西,让亚伦见识到你的能干吧長门,加油,加油,加油~~~”

    楼上,房间里,听着長门给自己打气的声音,亚伦微微一笑,然后重新躺在了床上:“我不会放弃的啊,臭老头。。。”

    昨天夜里,在港口边,老人郑重的告诉亚伦。

    “長门很危险,没见过七年前那一幕的你,永远无法想象到那一天的惨烈,”老人严肃的看着亚伦:“長门的状况非常的不稳定,哪怕你对她再好,总有一天,她也会站在你的对立面,然后。。。”

    是的,長门已经堕落了,她与深海的领域,只剩下一步之遥。

    “你是想,总有一天我也会被長门杀害吗?”

    “库达纳!(无聊)”亚伦站起身,然后拍打了两下裤子,转过身,亚伦不再打算跟老人聊下去,因为他怕,怕自己会忍不住,揍这老头一顿:“哪怕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怪長门。”

    “无法为提督获得荣耀的舰娘是废物,”亚伦站在老人身后,冷冷的俯视着他:“可连舰娘都保护不了的提督,废物不如!”

    “亚伦!!!”

    “長门是我的孩子,是我亲手建造出了她,但是我告诉你!”老人怒视着亚伦:“她的力量过于强大,你,驾驭不住!”

    驾驭不住?

    是的,之所以提督会被舰娘伤害,就是因为,提督没有驾驭舰娘力量的才能,他们,没有这种器量!

    “長门现在是我的家人,如果她要离开,我绝对不会阻拦,”亚伦没有被老人的气势吓到,他不甘示弱的憋了回去:“但是如果有人要来抢,要来夺,我就把他们的手给剁了!”

    亚伦是个善良的人,他懂得隐忍,更习惯于谦让,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底线。

    他的底线只有一个,那就是决不允许威胁到他内心中的那个地方,那是属于他的心灵的港湾,而在港湾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最珍爱的家人。

    “那要是我呢?”

    四只眼睛在半空中对视,然后擦除了激烈的火花,老人了解亚伦,亚伦也了解他,双方彼此没有一句话,但心里,却清楚的一塌糊涂。

    “我明白,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心思和脾气,我很清楚,所以现在,我退一步。”

    亚伦压低自己的军帽,沉声道:“抱歉,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

    “为了自己爱着的人发怒,我应该替你感到高兴,你长大了亚伦,不再是以前那个遇到事就退一步的孩子了,”老人感慨了几句,然后又将话题拉了回来:“你应该知道的,長门只是你的试金石,安排她给你,只是为了考验。”

    “我知道。。。”

    長门出现在亚伦身边,这件事,本身就是老人安排的,長门知道,亚伦心里清楚,只是在不知不觉间,長门被亚伦入侵到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然后,在这几天里,成了叛徒,背叛了老人,她,选择留在亚伦身边。

    “長门的状态不稳定,总部的意思是拆了她,或者,送到北冰洋去。”

    “北冰洋?”亚伦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特殊改造!”

    “额,也没什么特别的,总之我拒绝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那种地方去的,”老人意识到自己漏了嘴,于是连忙改口:“你跟長门一起战斗过,应该明白,長门的心理情况,已经不适合战斗了。”

    血红色的眼睛,红色的如同火焰般的流光,还有,那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攻击。

    这些,在亚伦的脑海中转瞬即逝。

    亚伦知道老人的是什么,他本想选择沉默,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長门是怎么回事,究竟,我是,她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那个时候的她,简直,简直就像是。。。”

    “深海是吗?”

    “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亚伦还是了下头,他不害怕長门,也不会在意長门是否会威胁她,因为亚伦更在意長门的状况,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以及,怎么去保护長门不再进入那种疯狂的状态。

    老人看到亚伦的眼神,他很清楚对方在想什么:“这个世界,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舰娘,深海,还有亚世界的历史,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探知的未解之谜,但是不得不,舰娘与深海之间,本身,就存在着关联,而長门,现在就站在深海与舰娘中间的夹缝里。”

    “我之所以她不适合你,就是怕,那孩子会迈进那个领域,然后。。。”

    “我会死是吗?”亚伦只是平淡的出了这个结果:“能告诉我吗,跨入了那个领域后,長门她,会怎么样?”

    似乎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老人从怀里掏出一杆旱烟管,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堕落的舰娘,会彻底失去身为舰娘时的记忆,甚至变成另一个人,并且,只能听从深海的意志,永永远远的为深海战斗下去,而这种状态,我们便将其称为——————‘恶报’。”

    “恶报?”

    因为憎恨人类,而化作深海来复仇吗?

    这个形容词,还真是。。。

    “你觉得贴切?”

    “只不过是人类自己犯下的错误罢了。”

    “对,也不对,”老人没有透,他抽了口烟,:“原本,我打算让長门考验你,通不过,我就不会予以你提督的身份。”

    “那如果过了呢?”

    自己的话被亚伦打断,老人没有丝毫的不爽,他看着天空中的新月,然后沉声道:“我会把俾斯麦送给你。。。。。。”

    “俾斯麦?”

    “没错。”

    “那个孩子,是我大建出来的舰娘里,最具潜力的一位,”当然,还有个前提,那就是長门不算在内,毕竟双方,在一定程度上,难分胜负,就潜力而言,未来的俾斯麦能超越長门,但是现在,長门还在俾斯麦之上:“而且她很听话,无论是学习,还是在辅助提督上,都是今年,不,是十年来,最优秀的!”

    这话的时候,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而亚伦的话,也让他陷入了沉思:“長门是十年前出海的吧。。。”

    “你果然仔细调查过了吗?”

    在得知長门是ss级舰娘的那天,亚伦就做了足够的调查,也是那天,亚伦知道了長门的过去,但是他没有,也没有嫌弃,因为他相信,長门就是長门,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绝对!

    而且,正是因为知道了長门的过去,亚伦才能感受到,这七年来,長门是怎样过来的。

    身理上,心理上,那种痛苦和自责。

    也是那一刻,亚伦终于明白了当时,自己见到長门的时候,那个女孩,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期待着,一直期待着。

    哪怕嘴上着讨厌,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再相信别人。

    然而,那种期待着某一天,能够解脱,能够遇到一个可以诉痛苦和不甘的人的心情。。。

    “如果你现在愿意让長门回来,我可以立刻让俾斯麦跟你签下协约,你知道我这个人,这不是玩笑,也并非考验,”老人直视着亚伦的眼睛,然后问道:“所以,选择吧,在俾斯麦与長门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