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五章 长门VS俾斯麦
readx();    傍晚,夕阳西下,港口的工人们,开始忙碌的将船只收入避风港,而在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总督府的远方,两个人影,正站在海面上。

    “你不用去准备活动吗?”

    “少我一个,他们不会在意,”俾斯麦平静的注视着長门,这个夺走了本应该属于她的位子的舰娘:“亚伦,他还好吗?”

    “我给他下了迷药。”

    “呵,这就是舰娘?”先是嘲讽了一下長门,随后,俾斯麦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能让我用这种方式来解决。”

    俾斯麦犹豫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固然直接告诉亚伦自己的身份,能让她脱离现在这种不甘心的局面,可俾斯麦知道,如果她真的说出去了,那么,不单单是她会很尴尬,总督,活动中的提督们以及亚伦,都会陷入麻烦之中。

    为了一己私欲,将这么多人拉下水,俾斯麦,做不到。。。

    所以,她选择了这种方式,通过挑战书的名义将長门约出来,然后。。。

    “如果我赢了。”俾斯麦的话很干脆,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前方,她的表情很严肃,这是她面对外人时,一惯的姿态,也正是因此,在舰娘学院里,很多人都敬畏她,甚至,害怕她:“离开亚伦。”

    没有想象中的答应,也没有恼羞成怒的谩骂,長门反问道:“你输了呢?”

    “死心!”

    两个字,道尽了俾斯麦此时的内心,究竟有多么的不舍与难过,这一刻,長门愣住了。

    她有些犹豫,几次想要说话,却都被她吞了回去。

    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啊?

    也许是俾斯麦此时的状态勾起了長门那些痛苦的回忆,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長门想到了自己这七年来的生活,那种孤零零的一个人,吃着最便宜的饭菜,过着无人问津,除了鄙视,就是嘲笑的日子。

    没有朋友,也没有诉说的对象,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流泪,希望能够用泪水,洗清自己的罪孽以及,那颗堕落的心。

    可是,長门没有想到。

    就因为自己的行为,却害得一个女孩,走上了她过去的道路。

    “为什么?”

    “我需要一个理由。”俾斯麦摘下了头上的帽子:“一个让我下定决心离开的理由。”

    “理由吗。。。”

    深吸一口气,然后,長门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俾斯麦的身上。

    長门知道眼前这个少女的来历,她是俾斯麦,欧洲三剑客之一,她的潜力,还在自己之上,只是。。。

    “来吧!”

    同为SS级舰娘,即便是長门,也极少有跟这种级别的对手战斗的机会,而且,俾斯麦不是深海,很难摸透套路,但是,如果摸不透的话,说实话,这场战斗,長门会非常辛苦。

    俾斯麦不想离开,長门,更加不想!

    所以。。。

    唯有在这里,用她们的方式,做个了断。

    “知识补充一年,锻炼一年,总督府演习一年,”俾斯麦深吸一口气,然后将精神状态调整到最佳:“整整三年,我都等待着这一天,现在,就让我将三年来的努力成果,展现给你看吧。”

    “七巨头的,舰娘啊。。。”

    “嗯?”

    長门的瞳孔缩成一点,而在她的视线里,俾斯麦就这么消失了,也就是在这一刻,長门在意识到,战斗,其实早就开始了。。。

    “消失了?不,是因为太快了吗?”長门的雷达无死角搜寻着俾斯麦的踪迹:“在哪,她,到底在?”

    “身后!”

    長门发现了俾斯麦,只可惜,不等她的身体有所反应,俾斯麦冰冷的声音就已经在身后响起:“我的航速超过30这件事,你不知道吗?

    糟了!

    “轰~~~”

    長门只觉得腰部一阵抽搐,下一秒,她就被揣出了上百米,然后,轰隆一声,沉入了海底。

    开什么玩笑!

    “咳,咳咳咳。”

    这种速度?!

    从海水跃出,長门扶着腹部,剧烈的咳嗽了两下,忽然,一个阴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俾斯麦轻缪的目光:“亚伦的初始舰娘,就只有这点实力吗。”

    就只有这点实力?

    “还真是被看不起了啊,”眉头一皱,但是,少见的,長门没有去反驳,她只是微笑着给出最公平的评价:“速度不错,只是,攻击方面。。。确实还有待提高。”

    “切!”

    俾斯麦的拳头几乎在瞬间便逼近了長门的脸庞,但是这次,長门防住了。

    “哈啊!”

    俾斯麦大喝一声。

    下一刻,長门的整个身体,便因为巨大的力量而在海面上划出数十米,交叉在身前,护住头部的双手,因为俾斯麦的攻击而隐隐作痛,長门是防住了,可她心底的苦闷,却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二段攻击吗,这家伙,下手真是狠啊!”

    饶是長门都不得不承认,俾斯麦的各项属性,的确在她之上,甩了甩有些颤抖的手臂,長门重新摆好了架势。

    很多时候,胜负,并不一定取决于属性的优劣。

    “速度,力量,都相当的惊人,那么!”

    几乎是在同时,两个人化作了影子,消失在了海面上,只留下翻滚的绽开的波涛。

    “嘣!嘣嘣!嘣嘣嘣!”

    半空中,两人的拳头与腿脚,碰撞出刺耳的钢铁撞击的声音,甚至因为速度太快,让这朱红色的天空下,绽放出了点点星光,这是钢铁摩擦产生的火花。

    “啪!”

    “为什么不出手?”重新落回海面上,俾斯麦凝重的看着眼前的長门,她的眼里,带着一丝怒火:“你是在瞧不起我吗?!”

    正前方,長门挥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臂,撇过去一看,只见一道粗浅的红印出现在了手臂上,心中暗自惊讶:“基础防御,也在我之上吗?真是个可怕的小姑娘啊!”

    如果是在十年前,長门看到如此优秀的舰娘,心中也许会产生一丝嫉妒的心理,然而,十年的时间,让長门与俾斯麦产生了巨大的鸿沟,而这份差距,不是基础属性能够弥补的:“你很强,但是。。。”

    “只有这种程度的话,你是赢不了我的。”

    赢不了。。。

    你?!

    俾斯麦的身体在颤抖,怒火也在这一刻被彻底点燃,巨大的战舰武装在身后显现,史诗级舰娘的杀气在大海上膨胀,然后贯穿天际,远方的港口上,蓝红二色的集装箱在凌冽的风中吱吱作响。

    ‘害怕的话,就向前看’

    那个时候,不是说好的吗?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小猫’

    明明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

    “可是为什么,”所有主炮全部对准了長门,两行清泪从俾斯麦脸上滑落:“为什么要连我最后的梦都夺走啊?!”

    空气在怒吼。

    海洋,因为害怕而悲鸣

    “轰隆隆~~~”

    抬起头,朱红色的天空,渐渐被漆黑的乌云笼罩,暴风雨正在凝聚,这不是深海出动时的天地共鸣,只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女,这个在千年前,带来毁灭时代的国度的灭绝者的愤怒。

    “葛啦啦,嘣!”

    深不见底的裂痕从港口的边缘,开始向着11区伸出蔓延。

    “什么情况?”

    “地,地震?!”

    “嘣!嘣!嘣!”

    运载货物的船只宛如海浪中的一叶扁舟,港口的工人已经抛开,使得船只只能不断碰撞堤坝。

    海水冲击,带来一阵阵的浪潮。

    “跑啊!!!”

    “地,地震来了!!!”

    天地色变让港口的居民们纷纷从家中冲出,然后站在了空旷的地方,屋子里,各种的物品不断跳跃,然后纷纷落在地上,剧烈摇晃的大地,甚至让房屋墙壁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汪!汪汪汪~~~”

    牲畜们开始不安,人类的作息规律也被彻底打乱,路边的灯光在紧急措施下被打开,但是还不等人们看清周围,只听‘咳啦’一声,整个11区的路灯都轰然破碎,黑暗,再一次吞噬了整个11区的港口。

    对未知的恐惧,在这上下起伏的港口,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化作惊叫与无力的嘶吼。

    “这,这是?!”

    第一次,这是長门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惊人的力量的积蓄,看着眼前的俾斯麦,看着那一根根漆黑的炮口,无法想象,周围发生的一切,竟然,只是这个家伙,在积蓄力量?!

    会死?

    整整十秒钟,从天地色变,再到万籁俱寂,一切归于平和,仅仅只过去了十秒的时间,朱红色的夕阳便再次洒满了港口,然而,看着正对面的俾斯麦,那波澜不惊的脸庞,長门心底竟然生出了一丝危机感。

    这不是什么预感,这种感觉。。。

    虽然不愿意相信,可長门,却不得不承认:“连本能,都在害怕吗?!”

    港口

    “啪嗒,啪嗒。”

    碎石从破裂的房屋上落下,广场上,空地上,无数人类相拥着,他们衣着狼狈,有的,甚至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弄伤了手臂,但是,在恐惧的天灾面前,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选择。

    跑,拼命的跑,跑到安全的地方去。

    当地震来临的瞬间,他们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么一个想法。

    而现在。

    “地,地震。。。”

    “消失了?”一个青年从地上站起,他的脚边,凹凸不平的大地宛如海上的波浪:“地震消失了?”

    是的,大地不再颤抖,天空中的闷雷,仿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似得,没有乌云,没有狂风,除了这片狼藉的港口外,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

    只是,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一切,仅仅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因为。。。

    “弹药填充完毕,燃料消耗三分之二,炮火调控,最大程度!”俾斯麦摘下了帽子,一把擦干脸上的泪水,然后,重新露出了她自信的脸庞:“那么现在,就请您来评价一下,我这拼尽全力的。。。”

    “区区一击!”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