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六章 俾斯麦的火力
    那一天,所有人都无法忘记自己在港口看到的末日般的景象。∮頂∮∮∮,..

    “逃。。。”

    “逃啊!!!”

    无法逃避,也无法躲藏。

    那宛如世界灭亡般的炮火声,仿佛要将整个港口从地图上抹除一样,顷刻间,将所有色彩,从人们的脑海中剥夺,仅留下,那代表着恐惧的无尽的惨白。炮火声,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撕碎,它持续了很久,在这总督府的上空,回荡了长达五分多钟,才渐渐落下帷幕。

    没有人受伤,如果不是入目之处,尽是狼藉,任谁也不会想到,就在刚才,他们看到了人生中,从未看到过的末日的世界。

    等到万物再次平静,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炮火的源头。

    是谁?

    什么人开的炮?

    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炮火?

    那片未知的彼方的海域。。。

    各个区域最高的楼房上,无数提督都看到了这一幕,在遥远的海面上,那里,有着一团直冲天际的黑烟,整整五分钟,直到第一缕黑烟向后退去,所有人才终于看到了那片海域上的情况。

    海水,在顷刻间被炮火蒸发!

    巨大的,令人惊骇的空洞,就这么出现在了大海上。

    “海洋。”

    “消失了。。。”

    而且,明明已经过去了至少五分钟,可直到现在,那个巨大的海上空洞,却依旧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水越过边缘。

    高温,无法想象的高温。

    整整五分钟,竟然还将这个景象保留在了大海上。

    “咕噜~~”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总督府的提督们,大部分都借着自己的舰娘,看到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只是,因为烟雾太大,所以饶是他们,也不知道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有一,所有人,所有的舰娘和提督,此时,都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一个想法。

    “刚刚,真的有人开炮了吗,这,真的是炮火造成的吗?”

    一炮。

    仅仅一炮,就创造了这样的景象!

    一击之力,便将半径超过千米的海面彻底蒸发,要知道,哪怕那里只是浅海,却也有几十米的深度的啊,一瞬间排空那种量的海水,还让空洞坚持存在五分钟以上,这一切的一切,别想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过啊!

    “这,什么样的舰娘才能够发出这种级别的攻击啊?”

    可怕,不,是惊悚,骇人听闻!

    那种舰娘,都已经脱离人的范畴,而是真正的战争兵器了吧!

    只是,无论他们多么的震撼,无论他们有多么想去探寻这炮火的源头,可惜的是,没有人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呼~~~”

    “呼!”

    身后,是遮天蔽日的漆黑的浓烟与火光,俾斯麦站在那里,她的脸上写满了疲倦,只是这份疲倦,却是怎么也难以掩盖住她内心中的喜悦,看着前方的自己亲手创造的景象,俾斯麦重新抬起了头。

    “这次,是我赢了啊。。。”

    “啊,”不知何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俾斯麦的脸前,那黑长直的发型,红宝石般的眼睛以及,与她一般巨大的战舰武装,无一不诉着对方的身份:“真是一场轻松的胜利。”

    “怎么会?!”

    拼尽全力的一击,竟然。。。

    “嘣!”

    俾斯麦的腹部被長门打中,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随后,整个人便如同一颗开火的炮弹,一下子冲进了远方的海面,掀起了半圆形的海浪。

    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

    “毫发无伤?!”

    “这,这个舰娘,难道,难道是。。。”

    三年前

    太平洋总督府造船厂大门前

    “俾斯麦!”

    第一次,生命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建出俾斯麦了!!!”

    他们很高兴,只是,究竟为了什么而高兴呢?

    “传,那个传中的英雄,两百年前的ss级史诗舰娘,那位届临大海战时代的传奇舰娘,我们,太平洋战线竟然在两百年再一次大建出来了!”

    传中的英雄?

    那是谁啊?

    因为一个不想关的人而接受欢呼,这种奇怪的感觉,总让人有种莫名的气愤。

    “总,总督大人,您,您真是太厉害了。”

    “真不愧是总督大人,竟然又大建出ss级舰娘了!”

    竟然?

    又?

    看起来,我,并不值钱的样子呢。。。

    “这到底是第几个了啊?!”

    随后,无数信息从她的脑海里闪现出来,里面有她的名字,她的过去和战列秘技。

    抬起头,俾斯麦看到了这个人类,而就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下一刻,俾斯麦便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然后一句话,脱口而出:“请问,您是我的提督吗?”

    不可抗拒!

    无法选择要,或者不要。

    只是按照脑海中的规矩,本能,遵循那宛如新人指导书般,铭刻在心底的记忆。

    与大建出自己的那个人签下协约,然后跟随他,为他带来胜利,用自己的力量,给提督一个铺满荣耀的大厅,脑海中的声音这么告诉着自己。

    服从命令,战斗,然后死!

    多么可悲的命运啊,自己,还有这个世界,所有大建出来的舰娘们,简直,就像是工具一样。

    但是!

    即便是工具,也希望活出自己,哪怕再短暂的人生,也希望精彩的享受到最后一秒种,俾斯麦的眼里闪现出了战意,她是提督的舰娘,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反抗本能呢?

    那个时候,当俾斯麦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本来已经下定了决心。

    然而。。。

    “不好意思啊,老头子我不是你的提督呢~~”一只布满老茧的大手落在了自己的金发上,老人慈祥的目光连带着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一起落在了俾斯麦的眼中:“不过呢,会有的,你的提督。”

    “在哪里?”

    “俾斯麦酱!”

    “什么?”

    “自己的提督,”老人轻轻拍着俾斯麦的脑袋,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海面:“是要舰娘自己去找的,现在,我可拿不出来呢。。。”

    自己的舰娘,自己找!

    “不过,要是有一天俾斯麦找到了的话,记住,千万不要放手啊。。。”

    老人的第一句话,斩断了她的宿命,而他的第二句话,却为她创造了一个新的人生。

    那一天,俾斯麦并不理解老人的话,直到某个夜晚,在某个港口,一个因为害怕战斗,恐惧战场的逃兵,遇到了她生命中,注定要存在的人。。。

    也是从那一天起,俾斯麦就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放手。

    “我还没输!!”

    还没有输。。。

    从海中爬起来,俾斯麦擦掉嘴角的血迹,然后死死的盯着長门:“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输给你这种家伙?!”

    不会输!

    我是俾斯麦,德国的ss级史诗舰娘,两百年前那位英雄的继承人,我,怎么可能会输啊!

    七巨头?

    不过是老掉牙的过去式罢了!

    我的属性要在她之上,我的天分要在她之上,我的出生,我这三年来付出的努力,全部,都要在她之上!

    可是为什么?!

    “嘣嘣嘣!”

    为什么?

    再一次交手,俾斯麦的手臂竟然红了,没有伤到骨头,但这种皮开肉绽的疼痛,却比前者更难让人忍受,俾斯麦喘着粗气,而她面前的長门,却显得那般的轻松,仿佛之前的战斗,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为什么?”俾斯麦的眼睛微微红了起来,她质问道:“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攻击下,毫发无伤?!”

    “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嗯?”

    “没错!你的炮击的确很厉害,”長门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啊,再厉害的炮击,如果打不中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打不中?!

    “你,难道?”

    “呵呵,我啊,”長门的嘴角微微翘起,她给了俾斯麦一个理所当然的微笑:“躲过去了哦!”

    怎么可能?

    自己的炮击,怎么可能被她躲过?

    一开始的战斗,为了测试对方的速度,俾斯麦特地跟她进行了数次近战,由此得到了对方的数据,而按照这份数据来看,長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躲过自己的攻击的,而在那种攻击下,哪怕是長门,虽然能够成功逃出来,但结果,绝对是大破!

    可现在,对方却,她躲过了,躲过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这怎么可。。。

    不可。。。

    “马萨卡!”

    俾斯麦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想法太过惊悚,饶是俾斯麦,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这家伙,难道是用1级的状态,在跟我打吗?”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