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六十九章 提督与猫 下
    寒冬的风,冰冷刺骨,就像一把把刀子,刮在人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细密的伤口。…≦頂點說,..

    痛吗?

    不知道。

    公园椅旁,亚伦读着俾斯麦留给他的信件,那个女孩,那个他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她,没能通过自己最后的考试。

    “猫。。。”

    “猫!”朱红色的大桥,连接着11区域1区,桥上,亚伦看着坐在栏杆上的俾斯麦:“猫你在做什么啊?!”

    “下来,那里很危险,快下来啊!”

    喘着粗气,亚伦来到了俾斯麦的身后,而在他的身后,明亮的灯光映下了两人的背影,寒风中,俾斯麦的漆黑的大衣被吹得猎猎作响,她听到了,听到了亚伦的身影,那个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嘶吼着的少年。

    “不要过来,”俾斯麦冰冷的声音制止了亚伦前进的步伐:“求求你,不要再过来了。。。”

    亚伦停止了脚步,他怕,他怕俾斯麦真的脑子一热,从桥上跳下去:“猫,那只是一个考试,这次没过,不是还有下次吗。。。”

    “我努力了那么久,那么久!”俾斯麦不满的大声喊道:“但是没有用,我过不了,还是过不了,永远都过不了!”

    “一个考试算得了什么啊!”亚伦吼了一句,随后,他用颤抖的声音再次问道:“告诉我,考试,算得了什么?”

    “你不会明白的。。。。。。”

    那个夜里,少年奋不顾身的从大桥上跳下。

    冰冷的海水,战栗的身体,女孩的越来越沉,意识,也在黑暗中迷失,但是他没有放开,放开抓着女孩的手,拼尽全力,拼上性命,将女孩救了上来。

    “你怎么这么傻?”

    湿透的衣服在寒风中凝结,亚伦紧紧的搂住女孩:“考试没过,再努力不就好了?”

    俾斯麦在颤抖,她在害怕,害怕漆黑的海水,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然而,没有人知道,俾斯麦的心,她其实不想去参加什么考核,也不想跟深海战斗。今天,站在考场上,面对那只冲来的深海,俾斯麦才真正明白,自己不会成功的,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舰娘的。

    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死掉的好。

    死掉的话,大家就不会失望了,亚伦,也就不会再失望了。。。

    然而,少年跳下来了,真的下来救她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救我?”

    亚伦张了张嘴,可是最后,却依旧没有出口:“撒,谁知道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俾斯麦哭了,是啊,她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她成不了舰娘,她害怕深海,害怕战斗,害怕那个迷茫的未来,但是,直到这一刻,俾斯麦才真正发现,她,从始至终,其实只想要一个东西而已。

    原来自己,早就已经找到了吗?

    ‘会出现的哦,你的提督’

    那个男孩,那个每天每天都在这个地方帮助自己,鼓励自己的男孩。

    ‘到时候,一定不要放手了’

    自己,只是想要回应他罢了。。。

    那天晚上,俾斯麦一直在哭,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都释放出来似得,而亚伦,则在这里,陪了俾斯麦整整一夜。

    黎明的第一缕阳光落在了两人的眼中,他们的面前,是淡蓝色的地平线。

    当时的景象,俾斯麦一生都忘不了。

    “一起努力吧,”拥着俾斯麦娇柔的身子,亚伦笑道:“下次,肯定能通过的!”

    不想再失败。

    “嗯。。。”

    更不想让亚伦再次失望。

    “俾斯麦,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嗨!”

    笔直的身子从座位上站起,俾斯麦变了,性格、态度、气质,所有的地方,都发生了改变。

    拼了命的学习,节省下每一秒时间,吸取着各式各样的知识。课堂上,俾斯麦不再是那个被针对的对象,恰恰相反,就连师范老师都为俾斯麦的知识感到震惊,而在她的反问下,更是羞愧难当。

    演习中,所有的炮火都准确的命中目标,近身搏击,失败了,继续战斗,被打伤了,继续战斗。

    良好,不够!

    优秀,不够!

    第一,不够!

    完美,不够!

    一步步的,俾斯麦成为了舰娘学院里,最优秀的舰娘,不论是属性,还是品德,还是战斗意识,全部都是近十年来,最优秀的那一个!

    “明天,要考试了啊。”

    “嗯,”路灯下,坐在一张公园椅上,俾斯麦悄然应道:“一年了。”

    亚伦将手放在了俾斯麦的头上,可是伸到一半,他却停在了那里,俾斯麦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这个给你。”

    看着亚伦递过来的东西,那是一个精致的袋子:“这是什么?”

    “护身符哦。”

    “护身符?”

    “啊!”亚伦将目光望向前方:“考试的时候,如果害怕了,就让它代替我,在你身边保护你吧。。。。。。”

    站在实战考核的考场上,俾斯麦的正对面,一只深海驱逐张开大口朝她扑来。

    一年前,在这个地方,她,失败了。

    拼命的学习,拼命的战斗,一年后的今天,她再次站在了这个地方。

    然而这次。。。

    紧紧抓住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两排战舰武装同时开火,将前方的深海驱逐化为灰烬。

    不再害怕,不再颤抖,因为亚伦,一直陪在我身边。

    “俾斯麦,七秒零六,ss,完美!!”

    “轰隆~~~~”

    但是。。。

    “啊!!!”

    狠狠的打在長门的肚子上,后者吐出一口鲜血,可她没有退,更没有躲闪,長门站在在那里,而她的身上,却早已伤痕累累,她的面前,俾斯麦已经展开了武装,炮口,在这一刻对准了長门。

    ‘考的怎么样?’

    ‘没过!’坐在公园椅上,俾斯麦笑道:‘我留级了!’

    没有走,没有离开学院。

    她留下了,为了那个少年,已经通过考试的她,却留了下来,以当年最好的成绩,拒绝了所有提督的申请。

    ‘嗦嘎,’俾斯麦的改变,亚伦比谁都清楚,他牵着俾斯麦的手:‘明年,我也要成为提督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带着舰娘战斗吧!’

    想要成为亚伦的舰娘。

    除了这个,俾斯麦找不到任何回报亚伦的方法。

    不知不觉中,与他签下了协约,借着亚伦的力量,一的改变着自己。

    “啪嗒,啪嗒。。。”

    俾斯麦的战舰武装开始脱落,两行清泪从脸上滑下,她在笑,笑的很开心:“真好啊,真是,太好了。”

    “你赢了!”

    我。

    注定没有跟亚伦一起战斗的缘分呢。。。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