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万古独尊 > 第一章 夺鼎


    莽莽山林,虎啸猿啼。特么对于151+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在这幽静的密林之中,一道身影快速的奔跑着,这是一名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黑发黑瞳,身材瘦弱,皮肤有点偏白皙,看身上的打扮有点像是一位贵族公子,只不过此刻这位少年公子身上的锦袍已经破碎,狼狈不堪。

    少年他在山林中奔逃,手中紧紧握着一枚巴掌大小的小鼎,这小鼎看上去古朴异常,上面雕刻着玄奥的花纹,似乎年代很久远了,但这些花纹依旧很明显。

    “阿西吧,真该死,想不到我堂堂的季三少爷会轮到这个地步。”季默气喘吁吁,扶着一株参天古树喘息。

    他望着手中这枚古朴的小鼎,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这枚小鼎是他机缘之下找到的,里面封存着大量的九阳之气,在修炼界中,修士通过吸纳天地灵气淬炼己身,铸就永恒不灭的法身,从而可以呼风唤雨,施展诸般神通。而这九阳之气却是一种特殊的真气,比天地灵气的品质要强得多,这种真气,即使是任何修士都会为之疯狂。

    不过这样小小一鼎九阳真气,却招来了杀身之祸,季默心中苦涩,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把自己得到九阳真气的事情告诉那个女人,杜佳。杜佳是季默亲梅竹马的伙伴,两个人更是有婚约,一直以来,季默都是把杜佳当做自己人来看待。

    但千算万算,季默没有算到的是,杜佳竟然为了这小小一鼎九阳真气,找人来杀害自己的未婚夫。

    “杜佳,真有你的,我看错你了,为了九阳真气你竟然会对我下毒手,而且还邀集了南浩,看样子你们两个早就有一腿了,只有我还蒙在鼓里!”季默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紧握着手中的那尊小鼎。

    “季默,我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响彻山林,这声音如龙吟虎啸,一道身影笔直的从山林中钻出来,在这声大吼声中,一股庞大的力道朝着季默轰去,这股力道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

    “龙象淬体之力!”季默惊呼,身体就地一滚,躲到了一边。

    “轰!”

    那股庞大的力量轰在了那株参天大树之上,足足有数千斤,将这数人合抱的古树震断,漫天的木屑飞舞。

    一道身影落在了季默的面前,这是一名十**岁的青年,生的俊朗星目,英姿不凡,眼神中透着一缕精湛。

    此人名叫南浩,是天元学府中的佼佼者,是公认的天才人物。

    天元学府,在修炼界算不得有多大的名气,但在方圆千里之内,却是唯一一座学府。这些学府的存在是培养人才,为那些名门大派输送新生力量。在修炼界中,只有那些名门大派的人才能被称之为修士,或者是叫修道者。

    学府就是那些名门大派所创立的,在各地选拔天资优秀的人,收入门宗,踏上修仙之道。但凡是在学府中表现优异,或者是实力突破通窍期的人,都有资格进入宗门,成为修士。

    南浩,就是天元学府中的天才人物,年仅十八岁,就已经通窍期八重天的高手了。

    所谓通窍,实际上是一种淬体的过程,借用各种淬体之术,强大自己的肉身,将凡胎蜕变,强化经脉,肌肉等身体的各个关节。

    而要做到淬体,就必须先通窍。

    在人体中存在着无数的穴位,这些穴位隐藏在人身上各个部位,每一个穴位都有着不同的功效,打通穴道,可以强化肉身,力大无穷。通窍期所要做的,就是将人体中最重要的九个穴位打通,脱胎换骨。

    打通了这九个穴窍之后,便可以进入夺气境,意思就是掠夺天地间的天地灵气,巩固己身,为以后在修仙道路上凝练法身打下坚实的基础,只有修为突破到了夺气期,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修道者。

    南浩修炼的是“龙象淬体之术”属于一种高阶的淬体之法,脱胎换骨之后,可堪比一头远古巨象的力量,在天元学府中,少有人能与之匹敌。

    而季默与南浩相比,则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倒不是因为季默天资不行,他的天资虽说算不上极佳,但也算不上坏,并不是那种常见的废物,如果真是废物就好了,这年头废物崛起的事例实在是太多了。

    季默从小对修炼一途很不感兴趣,反而喜欢研究一些太古文字和奇闻怪事,在天元学府中,他是出了名的无用之人,他之所以能来到天元学府并不是靠他优异的成绩,而是走后门,仰仗家族的势力。季默的家族算是小有名望,为了能让季默能有所成就,进入宗门进修,他的家族可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可季默偏偏对修炼一点都不感冒,来到天元学府之后,正经东西没学多少,就知道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几乎整个天元学府的人对季默都没什么好印象,有多远躲多远,被人瞧不起。

    毕竟在天元学府中,亦或者是在整个修炼界,都是以实力为尊,像季默这样不刻苦修炼,只知道研究奇书怪谈的人,终究难成气候。

    这年头儿,如果你是个废物还好说,因为废物指不定哪天就飞黄腾达了,掉个悬崖,下河洗个澡,偷窥个美女沐浴,或者捡到个戒指什么滴。没准你就成为绝世高手了。

    此时此刻,面对南浩这位通窍期八重天的高手,季默感觉到压力倍增,他才仅仅是通窍期三重天,要多没用有多没用,紧紧打开了肉身三个穴窍。

    在通窍期内,每打开一个穴窍,实力都会突飞猛进。

    南浩打通了八个穴窍,再打开一个穴窍就可以完成通窍期的全部过程,冲击夺气境,实力与季默这种脓包相比,简直就像是麻袋和婚纱的区别,一个尊贵无比,一个只能被踩在脚下。

    “追了三百里,你累不累啊你。”季默气喘吁吁道,有点跑不动了。

    “哼!就算你逃到天边,也逃不出我的掌心,捏死你这种人,就像是捏死一只老鼠一样简单。”南浩冷声笑道:“把九阳真气交出来,这种东西岂是你这种无用之人可以使用的!”

    “得到九阳真气是我的奇遇,你凭什么剥夺它。”季默说道。

    “凭什么?嘿嘿嘿嘿。”南浩舔了舔嘴唇,狞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凭什么,凭你这种实力,九阳真气在你手中只能浪费,暴殄天物,我即将突破到夺气境,这九阳真气对我帮助巨大,它是我想要的东西,单凭这一点,我就有资格拥有它!”

    “如果我不给呢。”季默咬牙。

    “怎么?你还想反抗?”南浩眼中闪过一抹毒辣:“我南浩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罢手,赶快把九阳真气交给我,牙崩半个不字,我就捏碎你浑身的骨头,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废物!”

    季默握着那枚小鼎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南浩的对手,两人之间实力差距太大。但季默哪里是肯吃亏的主儿,当即想也不想,掉头就跑,就是在这种关头,也要全力一拼。

    “哼!窝囊废一个,你只会逃吗?在我南浩的面前,你还能逃得掉?”南浩冷笑一声,身体陡然彪射了出去,他像是一头蛮兽一般,浑身充斥着匪夷所思的力量,一个大步跨出去,几乎就出现在季默的身后。

    “砰!”南浩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季默的背上,季默闷哼一声,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在南浩的面前,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砰!”

    南浩直接用脚踩在季默的背上,冷笑道:“要杀你,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杀死你这种窝囊废,简直辱我双手!”

    说着,南浩弯下身子,将季默的手指掰开,那枚古朴的小鼎被他攥在掌心中,此时南浩眼中闪烁着炙热之色:“这里面应该就是九阳真气了,嘿嘿嘿,等我突破夺气境之后,吸收了里面的九阳真气,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南浩,你大爷的,还给我!”季默咬牙切齿的吼道。

    “还你?哈哈哈哈哈,就凭你,也配得到九阳真气?现在它是我的。”南浩冷声笑道。

    “南浩,你欺我辱我,这笔仇我记下了,总有意一天,我要百倍的偿还给你!”季默恨疯了简直,他从来没有尝试过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儿,而且原本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剥夺。

    “报复我吗?哈哈哈哈哈,可笑!”南浩嘲讽的笑道:“得到九阳真气之后,我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强,你这种人就一辈子窝在天元学府中吧,你我之间的差距犹如鲫鱼堪比蛟龙,我只会越来越强,你只会越来越废,拿什么来报复我!!”

    “你……”季默被南浩说的无语,面对南浩的压迫,他根本无法反抗。

    “你就继续窝窝囊囊的活下去吧,不出多少时日,我就会离开天元学府,前往天山剑宗进修。”南浩笑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杜佳是你的未婚妻吧,嘿嘿嘿,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的女人我都能抢,更何况是别的。”

    “在我面前,你永远都是个跳梁小丑,想要骑到我头上来,痴心妄想!”南浩冷冷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丝毫没有把季默这种角色放在眼中。

    在南浩看来,季默这种性格根本不适合修仙问道,一辈子也不可能踏上仙途,只能做一世凡人,对他根本造不成丝毫威胁。

    季默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悔恨,他懊恼,但终究无济于事,技不如人,就要被人踩在脚下。过去的季默,衣食无忧,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但这一次,面对南浩的打击,季默有生以来第一次渴望实力。

    如果自己有与南浩并驾齐驱的实力,南浩今天就不敢对自己这么嚣张。

    “九阳真气,原本这是属于我的东西,原本我还想好好修炼,好好利用这种罕见的真气,但是现在……”季默揉着后背,疼的龇牙咧嘴,刚才南浩那一拳险些将他的五脏六腑打碎。

    “咳咳咳!”季默猛地咳嗽了两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嗤!”

    而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袭来,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落到了季默的面前,这东西竟然是刚才被南浩抢走的那枚古朴小鼎。

    “这。”季默立刻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将这枚小鼎攥在了掌心中。

    不会有错,就是那枚古朴的小鼎,孕育有九阳真气的小鼎,它不是被南浩抢走了吗?怎么会突然自己飞回来,又回到了他的手中,难道是这件东西对自己认主了?自己好像没对它做什么啊,季默现在是满脑袋问号?

    “真是想不到啊,失而复得。”季默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不过这兴奋之色很快的便被眼前发生的异变所惊醒。

    那枚古朴的小鼎被季默握在掌心中,小鼎竟然有了融化的迹象,慢慢的溶解掉,最后变成了一道气流,顺着季默掌心中的毛孔缝隙,钻入了他的身体中。

    “怎么回事?”季默吓了一大跳,他慌忙内视自己体内的情况,担心这股气流会对身体造成什么麻烦。

    在季默的内视下,那道气流顺着他的皮肤渗入到了经脉中,最后钻入了他胸前的檀中穴内。他胸前的檀中穴已经被冲开,那道气流钻了进去,似乎钻进了一座小房子内一般。最后,那道气流在季默胸前的穴位中再次凝聚成形,变成了那古朴小鼎的样子。

    “这是……几个意思啊?”季默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没想到这小鼎会钻进他的身体中,难道是真的认主了?

    “先不管了,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等南浩发现这小鼎自己飞了回来之后,一定会再杀回来的。”季默想道,而后转身朝着身后幽静的密林中跑了故去,消失无踪。

    ……

    而此时此刻,幽静密林的另一边,南浩气喘吁吁的半跪在地上,他的整条手臂鲜血淋漓。

    就在刚才,南浩志得意满的从季默手中夺过了那枚小鼎,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小鼎之内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气劲,这股气劲在他的掌心中炸开,将他的整条手臂都炸伤,小鼎自行飞走,消失在南浩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份机缘也不属于我?”南浩眼中不满是不甘之色。

看过《万古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