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万古独尊 > 第四章 人心叵测


    “不要叫我师姐,你现在还没有资格。不是所有小说网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书网你就知道了。”火麟儿嘲讽道,上下打量了季默一眼,挺起傲人的酥胸,道:“今天真是奇了,连你这种人也来听讲道会,刚才看到你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又来捣乱的,正准备给你点颜色瞧瞧呢,没想到你整个讲道会都这么安静。”

    说着,火麟儿有些不情愿的撅了撅小嘴,眼眸中带着顽劣之色。

    “额……你好像很失望。”季默道。

    “当然失望,最近外门弟子都学乖了,一个捣乱的都没有,本姑娘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动手了。”火麟儿嫣然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不过这笑容看在季默眼中,却有些发寒。

    季默心中再次生出逃之夭夭的冲动,这个火麟儿简直就像个女魔头一样,自己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不然被火麟儿揪住小辫子,自己就吃不饱还得喝上一壶了。

    “你先别走,我有事找你。”见季默有点想要溜走,火麟儿顿时喊道。

    季默哭丧着个脸:“大姑,我又没招你没惹你的,难道我现在变乖了你也要罚我啊,做人不能这么不讲道理的说。”

    “你在教我怎么做人?”火麟儿眼神变得凶恶起来。

    “不是不是,我没别的意思。”季默赶忙摇头。

    火麟儿白了他一眼,说道:“好了,说正经的,我现在新学会了一门神通,正缺少一个练手的,想找你过来当我的陪练。反正你每天也没什么正事儿干,与其耽误别人的时间,还不如就找你这种人。”

    “啊?”闻言,季默当场傻了眼:“这话怎么说的,难道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

    “哼,你的时间都浪费在那些没用的事情上了,还不如陪我做点有意义的事,难道你不愿意?”火麟儿威胁的说道。

    季默心里那个苦啊,心说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催的呢,给火麟儿做陪练,这差事当真是苦的没有办法再苦了。如果别人不知道火麟儿的手段还有情可原,季默可是结结实实的挨过火麟儿一顿揍的。

    这个姑娘下手有多狠季默比谁都了解。

    给他做陪练,就算不死……不,一定会死的,死定了!!

    “三天后的下午演武场来找我,敢迟到的话,你知道后果。”火麟儿冲着季默比划了一下小拳头,而后转身翩然离开,那背影婀娜俏丽,如同一只翩翩蝴蝶。

    不过季默怎么看火麟儿的背影都像是带着滚滚乌云的魔头。

    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季默原本一整天喜悦的心情被火麟儿这个决定给打破灭了,季默清楚的知道,凭自己现在的体格儿,不被火麟儿修理惨才怪,不然也配不上她火辣玫瑰的称号。

    看样子不能再往后拖了,自己一定得先把神魔淬体之法炼成,争取让肉身蜕变的更加强大,不然别说去挑战别人,单单是给火麟儿做陪练这一关自己就过不了。

    在天元学府中,季默也没什么事情可干,而且在学府中他也没什么朋友,谁也不愿意结交像季默这种无用之人。一整天下来,季默无所事事,只能一个人住处走,他现在只能等待家族的物资,只有物资到了,他才能全心全意的转修神魔淬体之术。

    而就在季默准备离开之际,两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两个人季默认识,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堂弟季山,另一个则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生的皮肤白秀,清秀无比,但眉宇间却透漏出一股清高气傲之色,上下打量着季默,眼神中的嘲讽丝毫不加掩饰。

    “有事?”季默眉头一皱。

    因为他知道这个两个人是南浩的人,平日里为南浩马首是瞻,就算是和自己出自同一家族的季山都是站在南浩那边的,并且还与南浩结成了把兄弟,平日里仰仗南浩,这二人在天元学府的弟子中威望甚高。

    “季默,这几天不见你的踪影,都去哪了?”季山问道,语气有些冰冷。

    虽说他是季默的堂弟,但却完全不把季默看在眼中,在他看来,季默只是一个书呆子,一无是处,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和自己没办法相比。而且在天元学府中,季默也是一个笑话,如果不是看在季默的父亲是家族的族长,季山都想和季默断绝表兄关系。

    “出去走走,有事吗?”季默说道,他对季山也没什么好印象。

    “出去走走?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季山眼神冰冷起来:“我听说你得到了什么奇遇,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们是表兄弟,如果有什么奇遇你自己独吞就不对了,不如拿出来大家分享一下。”

    “对啊,你和季山是表兄弟,都不是外人,如果有什么好事儿你自己独吞,就太不像话了。”站在季山身边的另一个人也说道,此人名叫南宫野,也是大家族的子弟。

    季默笑了笑,道:“我哪有什么奇遇,堂弟你是不是听别人信口胡说了。”

    “信口胡说吗?可杜佳不像是胡说的人。”季山冷声道。

    “杜佳……又是她!”提到这个女人,季默下意识的拳头握紧,之前自己被南浩追杀和羞辱,全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与自己有婚约在身,却私通南浩,不但如此,杜佳竟然把自己得到那枚小鼎的事情告诉了南浩。

    如若不然,自己也不会被南浩追杀数百里,险些死掉。

    季山见季默不说话,微微眯起眼睛,眼神闪闪烁烁,道:“季默,我知道你对修炼没什么兴趣,你不妨把你的奇遇说出来,省得在你手里浪费了。”

    “我没有遇到什么奇遇,这几天确实发生了点事情,不过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事吗?没事我要走了。”季默说道,不想再和这两个人罗嗦下去,与季山擦肩而过。

    “站住!季默,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接待!”季山一把按住季默的肩膀,眼神毒辣起来:“我都听说了,你得到了什么宝贝,最好乖乖的拿出来,我们大家一同分享,光靠你自己独吞不了奇遇。”

    “没错,你最好说实话。”南宫野也说道。

    季默咧嘴一笑,但眼神却也沉下来:“我说了,我没有什么奇遇,就算是有奇遇现在也已经不属于我了,你们在我身上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

    说完,季默就要往前走。

    “季默,不要给你脸不要脸。”季山眼中杀机毕露:“看在我们是同一家族的份上我不难为你,你老老实实的给我交代清楚,你要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虽然你是大伯的儿子,但谁不知道你在家族中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一个烂泥糊不上墙的软脚虾而已。”

    “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情。”季默一把甩开季山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季默你给我记住,我会一直盯着你的。”季山吼道,眼中闪烁着炙热的疯狂之色。

    奇遇和机缘,对于每一个修炼之人来说都是有着致命诱惑的,一段奇遇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个机缘可以让一人整体实力提升数倍,没有人能不眼热,也难怪季山和南宫野会如此的不顾情面。

看过《万古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