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16分歧


    和阿卡多分开,西克特有些没落的走回到第一师的指挥部,看见了正在研究地图的哈蒙,看见他的心腹爱将,西克特欣慰的点了点头,坐在了桌子旁边。

    “阿卡多太令我失望了。”西克特打开了桌子上摆放着的军用水壶,喝了一口水后感叹道。

    哈蒙一愣,抬头看着西克特:“怎么了?阿卡多中校把您交给他的任务办砸了?”

    “不。”西克特摇了摇头,看着作战地图挑了挑眉毛:“你觉得第15装甲师的作战能力怎么样?”

    “非常强,这个师配备了不少装甲侦察车,卡车也是我们第一师的三倍,虽然他们师大部分还是普通步兵,但是103团和105团的机动能力我去参观过,简直就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也就是说,那些阿卡多做主购买的汽车比我给你配备的那些自行车和战马效果要好?”西克特有些不悦的问道。

    擦了擦汗,哈蒙可是知道西克特的固执非同一般,无奈的说道:“当然,如果有油料的话,他们的机动能力确实比我们第1师更好,不过后勤补给有时候并不及时,所以我有信心在真正的作战环境下打败第15师。”

    “你说的对!而且分析的很好!按照我的计划继续发展第1装甲师,我会争取为你的师再扩充十个自行车连,并且多配备500匹战马。让你们的机动能力得到更大的提升。”西克特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看地图,指着上面的一个点饶有兴趣的问道:“下午的时候,你们要攻占这里?”

    “是!将军!”哈蒙点头说道。

    “祝你们旗开得胜!”西克特笑了笑,背着手走了出去。

    哈蒙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叹了口气:“再给我一千辆自行车?开什么玩笑,你不如给我配二十辆卡车,我们师部的大功率无线电还有发电机,还只能用马拖着走呢。”

    不过他哀叹的声音极低,心中不免有些羡慕敢于直言不讳的阿卡多,并不是所有人都敢当着上级说出自己的想法,至少他哈蒙上校就不敢。

    “将军!德国是不是会大量装备汽车装甲车,用来重新武装自己呢?”一名法国记者不怀好意的上前,端着小笔记本一脸坏笑的盯着刚刚走出指挥部的西克特将军。

    这是个语言陷阱,如果西克特说德国确实装备了大量的装甲车和汽车,那么无疑也就跟着承认了德国正在重新武装自己。

    “汽车?装甲车?那些浪费油料又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东西,只能用来给我的部队送牛奶!”西克特心情不好,一脸阴云密布,指着不远处的一辆卡车大声的回答:“让这些破东西见鬼去吧!”

    他的话让站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美国记者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个美国记者是个大美人,一头金色的波浪卷发随着笑声颤动起来,很是好看。

    法国记者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却是一脸的满足表情,因为各个国家都在大规模的装备这些新式武器,只有德国的国防军总司令固执的看不起这些武器,看起来德国的落后是注定的了。

    “长官!将军阁下怎么说?”一名士兵看见阿卡多一脸阴霾走过来,立正敬礼:“我们什么时候能配上汽车?”

    看着一脸希望的士兵,阿卡多停下脚步,把脸上的负面情绪隐藏了起来,立正回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我们很快就会拥有汽车,装甲车,过几年你也许就会开上坦克,到时候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了!”

    “我们已经是最强大的军队了!”士兵很自信,站得笔直:“希望您一直是我们的长官!”

    “会的!我也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的信任我!支持我!”阿卡多说道,他找到了自己一直努力的果实,这支部队敏锐的捕捉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并且对这些装备充满了渴望。这几年来他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都是有回报的。

    希特勒回到原点,给阿卡多造成的历史无法扭转的错觉此时此刻已经消散;西克特将军的固执阻挠让他心灰意冷,但是他现在又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想到这里,阿卡多看向跟在自己后边的格尔,挥手说道:“格尔,一会去把格瑞斯少尉找来,就说我要见她。”

    说完,他把塞在武装带上的皮手套拿了出来,在裤腿上拍打了两下,清理了一下尘土,然后把手套戴在手上,坐上了一边的敞篷汽车里,对坐上了驾驶席的格尔说道:“先把我送到103团的团部去,我在那里等格瑞斯少尉!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要找她。”

    汽车发动起来,周围的士兵看见阿卡多的汽车,发出了一阵欢呼声,阿卡多亲自选拔他们,培养他们成为国防军中的骨干,他做的一切给了这些士兵新生。

    就在纳粹党的信徒们还在国防军里藏头露尾的时候,一些基层军官们就在传颂着阿卡多的功绩了,这也是阿卡多在大头钉计划中藏私的结果,很多士兵被要求背熟了阿卡多的生平之后才被安排到部队里,阿卡多的英勇故事在国防军里广为流传,被人耳熟能详。

    所以如果有国防军的士兵不太了解西克特将军,那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讲述一段有关阿卡多的故事,比如他曾经因为在毒气中拯救了上百人而得到晋升,他曾经为了多给士兵配一辆卡车而和后勤部的长官翻脸。

    下午的时候,格瑞斯和一个年轻上尉的*被打断了,格尔微笑着来到格瑞斯身后,用手点了点她的肩章:“格瑞斯少尉,我知道你现在很忙,可是西克特将军有要紧的事情找你!”

    “将军?将军有什么事情找我?”格瑞斯一脸的疑惑,不过还是站起身,扭动着她那庞大的身板,跟着瘦弱的格尔离开了,而刚才还和格瑞斯*的上尉无奈的耸了耸肩,继续喝他的咖啡去了。

    “阿卡多中校,我一猜就是你找我,说吧,什么事情让您这么个大权在握的中校先生能想起我格瑞斯这样一个小小的少尉呢?”看见战壕里的阿卡多,格瑞斯一脸揶揄的说道。

    阿卡多指了指桌子上的几张汇款单,抬头看着格瑞斯:“前几天你那个男爵父亲患了肺水肿,有一个神秘的人为你们家垫付了21万马克的医疗费用。”

    “阿卡多中校,我想你贿赂错人了!我是西克特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绝不会因为一点钱财背叛他的!况且,我在接到不明汇款的时候,就已经私下里告诉了西克特将军了!他知道这件事!”格瑞斯冷笑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走去。

    一边走,一边还用嘲笑的语气说道:“既然知道了是谁好心帮忙,那么我也就放心了,我会慢慢把钱还给你的,慷慨的阿卡多中校!至于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你可要好好想一个理由,给西克特将军解释一下!”

    “很好!不愧是西克特最信任的秘书!在下真是佩服万分!”阿卡多鼓掌大笑,然后看着回过头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格瑞斯,缓缓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汇款单:“我劝你仔细看看。”

    格瑞斯皱起眉头,重新回过身,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汇款单,只是看了几秒钟脸色就变得惨白。

    “既然你想把这笔钱还给债主,我好心替你查到了地址,好家伙,足足20万马克的重金,还是从法国巴黎邮寄给你父亲还有你哥哥的。不多不少,每人正好十万。”阿卡多一脸得意的坏笑,此时此刻他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走到了格瑞斯身边,阿卡多耸了耸肩膀:“邮寄地址很清楚,法国情报部门下设的第九科,你大可以推脱干净,不过盖世太保今天夜里就会枪决你的所有家人,罪名很清楚而且很恶劣,叛国罪。”

    “你这是陷害!”格瑞斯盯着阿卡多恨恨的说道。

    “想想你的未婚夫,他才刚刚加入盖世太保没几天,我准备安排他到苏联执行任务,想必你也不希望你的爱人阵亡在西伯利亚吧?”

    格瑞斯看着阿卡多,恶狠狠的说道:“卑鄙!”

    “好吧!我承认我卑鄙!我只能亮出最后一个筹码了。”阿卡多摊了摊手说道:“如果你肯合作,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千万美元。”

    “你究竟让我做些什么?下毒杀了西克特将军?”格瑞斯被这么大一笔钱吓了一跳,震惊的看着阿卡多,有点慌乱。

    “不!你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在汇报我的某些工作的时候,为我隐瞒一些事情!”阿卡多笑着说道。

    “你让我和你一起贪污军费?上帝啊!你会被枪决的!我会和你一起完蛋!”格瑞斯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卡多,似乎有点不相信阿卡多是一个天大的贪官。

    “贪污军费?德国的军费还不够开销!少尉!我要贪污多少钱才够承诺给你的一千万美元?你有本事让一半国防军喝西北风还不被人发现?”阿卡多被格瑞斯的猜测逗笑了。

    “那,那你究竟让我帮你隐瞒什么?”格瑞斯多少镇定了一些,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阿卡多像个诱人犯罪的恶魔:“我要秘密采购汽车和大炮来装备国防军,这个略微有些激进的计划西克特将军不太同意,所以我打算自己干!”

    “就这个?”格瑞斯出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没问题!我可以帮忙……”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