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21敌人的敌人
  什么叫做权力,阿卡多在莫斯科的站台上感受到了权力的妙不可言,因为偌大的站台上,竟然完全没有一个所谓的“闲杂人等”,这里已经被苏联军方彻底清场,甚至连列车上的其他乘客,也被要求十几分钟后才能离开火车。

  所以如此盛大的欢迎仪式,根本就没有泄密的可能,阿卡多觉得如果调查起来,估计那些献花的姑娘都是贫农出身,三代清白。

  等到几个人上了苏联军方派来迎接他们的汽车,格尔还在阿卡多的身边碎碎念着:“上帝啊!我感觉我像个国家领导人,他们欢迎我们的仪式太热烈了,我开始喜欢这里了!”

  “他们如此热烈,必然有求于你,如果你答应他们的要求,帮着他们出卖德国的利益,甚至可以让他们给你颁个勋章!”阿卡多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站在德国这边,那么你就很难再享受到今天这样热情的笑脸了。”

  “真的么?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格尔被阿卡多吓得不轻,有点慌乱的说道。

  “阿卡多长官,您还是不要吓我们的格尔少尉了,他还是个孩子呢!”布鲁克大笑了起来。

  “真不敢相信,他们派了一个孩子带着一把大口径手枪来保护一位中校,上帝啊,这一点都不好笑。”阿卡多故意严肃着说完,然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中校先生,您真幽默。”随着汽车的晃动,开车的苏联军官斜过头笑着说道:“您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我非常钦佩您这样的军人。”

  “你懂德语?”阿卡多有些尴尬的问道。很明显开车的苏联军官说的是德语——而且很标准。

  “当然!先生,刚才站台上的所有人,连献花的学生们都算上,都是挑选出来的会德语的人,斯大林同志交代过,要热情周到的对待德国来的朋友们。”那名苏联军官很有礼貌的说道:“阿卡多?鲁道夫中校!您好!我叫波洛夫斯基,也是一名中校。我还懂英语,法语,你可以叫我波洛夫。”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两门以上的外语呢?阿卡多感觉到自己有些脸红,上一辈子自己英文水平就不高,下了一番苦工才勉强过了6级,拉出来应付个老外问路还勉强可以,如果长期和老外对话,就只能靠手势了。

  学霸都是外星人!在心里恶狠狠的吐槽了一句之后,阿卡多很有礼貌的笑了笑:“您好,波洛夫中校,您也可以叫我阿卡多中校!”

  苏联在1921年的冬天可没有什么像样的酒店来招待阿卡多还有他的下属们。在苏联的都莫斯科,有7座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它们是上世纪5o年代斯大林时期建成的高层塔楼,包括莫斯科大学的主楼、外交部大楼、乌克兰饭店、交通部大楼、列宁格勒饭店、起义广场上的“高知楼”和锅炉广场上的“艺术家楼”——所以,现在这些建筑的位置上还什么像样的建筑都没有呢。

  于是阿卡多被带到了苏联当时最豪华也最经典的建筑面前:克林姆林宫。在铁幕降临的时代,这里是让美国万分恐惧的罪恶之源,是全世界最神秘的红色核心,不过在这些让人生畏的名号诞生之前,它先是德国国防军准备攻取的战略目标。

  所以作为一名准备为第三帝国逆天改命的穿越人士,阿卡多对这里可没有半点敬畏之心,他随着波洛夫中校拾阶而上,看上去温文尔雅又有几分运筹帷幄的意境。

  宴会没有想象中那么隆重,毕竟军乐团和献花的学生只要下一道命令就能做到,可是在冬天里弄一顿好吃好喝外加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那是要花钱的。

  而且这么安排让阿卡多等人也更舒服了一些,毕竟除了阿卡多之外,布鲁克和格尔两个人都不太喜欢那种吓人的大场面。

  “我想波洛夫中校一定听说过德国人的性格,我们古板,固执,认真又严肃。”阿卡多吃饭的时候对波洛夫说道。

  波洛夫点头:“当然,不过阿卡多中校您给我的印象更像是一名美国人。”

  阿卡多心里无限的鄙视了一下波洛夫,因为波洛夫觉得德国人的古板固执配上中国人的聪明智慧就成了美国人。他摊了摊手说道:“可是我还是一名德国人,我想谈判尽快开始!因为我们的时间都已经不多了!”

  “是的!我想我们现在都缺少时间!”波洛夫点头说道:“我立刻就和斯大林同志汇报。”

  1921年末的列宁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好,几乎已经无法处理事务,所以很多决策问题都是交给斯大林来处理的,而这个时期的斯大林,也可以算是整个苏维埃红色政权的实际统治者。

  “听说列宁先生感染了风寒,病情好转了么?”阿卡多故意隐瞒了知道列宁病危的真相,随口问道。

  “列宁同志正在休养,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希望他能尽快康复起来!”波洛夫起身说道:“我这就去汇报,今天您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会给您消息。”

  “那我就等您的消息了。”阿卡多起身礼貌的说道。

  一个平静又寒冷的夜晚,阿卡多想着前世的种种,想起了那著名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只少一个郊外,自己就能哼唱这歌了,还真是恶趣味啊。明天的谈判,不知道是谁代表,是不是历史上那些个著名的熟人。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的阿卡多迎来了这一次谈判的苏联军方代表,不负众望的是一名有名的不能再有名的历史名人,曾经被称为红色拿破仑的苏联名将图哈切夫斯基。

  这个时期的图哈切夫斯基刚刚卸任西方面军司令员,也刚刚平定了坦波夫地区的安东诺夫匪帮叛乱,被调回中央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可以说是大权在握春风得意。

  “长话短说!我们这一次来是寻求合作的!我们坚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希望和苏联当局进行合作,合作内容非常广泛,也相信内容会让你们非常感兴趣,说说你们的看法吧。”阿卡多开门见山的说道,他现在可不想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搞什么先开口就是失了气势的搞笑逻辑。

  “我们要付出什么?将会得到什么?”图哈切夫斯基是一位非常有远见的将领,现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的他已经是苏维埃政权的中*将,并且因为作战勇猛战功卓著,是列宁等人信任的苏军实权人物,他在1924年的苏联军队整编中创建了苏军装甲兵和伞兵等现代化部队,更在1931年倡导了苏联著名坦克t-34的研,并且早在1932年就开始关心喷气式动机的研制,是阿卡多知道的苏军中为数不多的可怕的有战略眼光的将领。

  更加让人郁闷的是,阿卡多依靠对未来的准确信息以及未卜先知的能力才获得了今天的地位,而这个未来的苏军元帅现在才刚刚年满28岁,可以说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军事天才。

  这位天才话并不多,听完阿卡多的话之后,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盯着阿卡多目不转睛,似乎在等阿卡多回答自己的问题。

  “德国能够帮助苏联建设自己的重工业,包括军火工业,钢铁工业,我们可以提供整个欧洲甚至是整个世界最先进的机床和设备。”阿卡多很是自豪的说出了这句话,比八十年后某国新闻里说的那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有底气得多。

  “很好!我们确实非常需要技术支持!如果德国可以提供确实可行的技术援助,那么苏联将会为德国朋友提供在苏联境内的一切便利。”图哈切夫斯基想了想说道:“说说你们想要的东西吧。”

  “我们需要苏联军方提供场地,供国防军训练演习,并且负责为我们保密。我们会在苏联开设工厂,生产火炮,侦察机,我们的合作结束以后,这些设施将全部归苏联所有,而且合作期间,我们欢迎苏联派遣人员到这些工厂学习工作。”阿卡多笑着说道。

  “没有问题,我会促成这次合作,包括前些天由你倡导的向中国运送军火的伏特加计划,都会得到认真的执行和保护。”图哈切夫斯基说道。

  “接下来的三天,我希望军方能够允许我参观苏联的工业设施,我需要了解自己的合作伙伴,才能更好的合作。”阿卡多想了想补充说道。

  “可以!我安排我们的同志陪同你参观!我们的工业底子虽然薄弱,但是还有一些可以拿来炫耀的东西。”图哈切夫斯基也想了想,然后点头同意道。

  “合作愉快!图哈切夫斯基中*将先生。”阿卡多起身伸出了自己的手。

  图哈切夫斯基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和阿卡多握在了一起:“德国国防军有你这样的人才真是一种幸运!也许十年后你们可以让你们的法国对手吓一跳。”

  不只是让法国人吓了一跳,十几年后,甚至让干掉了你的斯大林也吓了一跳。阿卡多坏坏的想道。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