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23大人物
“赫鲁晓夫同志!带德国朋友到这里来,是图哈切夫斯基将军同志的命令!你有什么可质疑的?”瓦尔希列夫斯基回头看着自己的手下,有些不满的说道。
  
      “就算没有那些资本家们的帮忙,我们也能自己生产自己的坦克!生产自己的大炮!”赫鲁晓夫大声的反驳道。
  
      赫鲁晓夫?这位就是那个有名的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阿卡多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
  
      前两天他和列宁还有斯大林的办公室只有一百多米远的距离;昨天他还和苏联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图哈切夫斯基将军坐在一个谈判桌上;今天他见到了苏联的又一位领导人赫鲁晓夫;过些日子自己要赶去中国,在广州面见另一个历史大佬——这是历史名人大聚餐么?这演员阵容也太豪华了点,很有一种大片的感觉了。
  
      “您好,赫鲁晓夫先生,没有人质疑苏联人民的智慧和能力,不过如果有了德国的援助,那么你们将会节省大量的时间不是么?而不论是你们,还是我们,大家都需要时间!足够的时间!”阿卡多笑着说道。
  
      “哼!”显然今年才刚刚29岁,尚且没有进入莫斯科工业学院学习的赫鲁晓夫先生还没有1929年之后的那种成熟的政治手腕,现在他有的,只是对布尔什维克事业的一腔热情:“少套近乎!你们都是资本家的看门狗而已!”
  
      阿卡多很想对赫鲁晓夫说:你也不过是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看门狗而已!而且倒霉的是你还是一只将来注定要被抛弃的看门狗!
  
      不过他没有说,只是裂开嘴对着一旁的翻译布鲁克笑了笑,没有把这个冒失的小伙子放在眼里——其实现在的阿卡多也刚刚23岁多一点,还不如现在的赫鲁晓夫年纪大。
  
      “赫鲁晓夫同志!给我闭嘴!阿卡多是列宁同志,斯大林同志的重要客人!你如果破坏了革命事业!拿什么来和人民交代?”波洛夫中校皱着眉头呵斥道:“滚回你的工作岗位上去!不然我就写信给斯大林同志,让他把你弄到西伯利亚去当矿工!”
  
      瓦尔希列夫斯基也在一旁帮腔:“你太过分了!赫鲁晓夫!回去给我写一份检查!明天下班之前交给党组织!我要在检查上看到你的深刻反省!”
  
      “好了!不要吓我们的工人师傅了。”阿卡多全解道:“我想我也对苏联的工业基础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我还有要事,就不耽搁了,明天一早我就乘坐火车离开莫斯科。”
  
      赫鲁晓夫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已经被两个同事拉着走远,只是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阿卡多。
  
      第二天,阿卡多就收拾行李准备从克林姆林宫出,赶去莫斯科城外的火车站。
  
      在火车上,阿卡多和布鲁克等三人的独立包厢里,阿卡多打开自己带密码锁的特制文件包,翻看着里面签署的合作协定。他这一次可没有白来苏联,而是足足带走了整整十二份各领域的协定,包括苏联向德国提供四亿公斤大米,二十万头牛,五百万桶燃油,还有双方合资修建莫斯科到柏林之间的铁轨。
  
      尽管英国对于让苏联得到一部分利益有些不满,可是想到由德国牵线搭桥不算失了颜面,又遏制了日本在远东地区的嚣张气焰,还白白得到了25万桶燃油的好处,也就默许了德国和苏联的这次合作,因为德国国防军的大部分合作内容英国人是被蒙在鼓里的。
  
      英国不知道德国在苏联秘密培训航空兵和装甲兵的事情,也不知道德国在秘密援助苏联建设自己的重工业,更不知道德国国防军正在苏联秘密建设工厂,生产炮弹和大炮。
  
      总算是离开了苏联,阿卡多在火车上看见了草原,看见了铁路两旁赶着羊群的亚洲黄种人。
  
      而且阿卡多现,随着火车的停靠,火车上的乘客也起了变化,原本还是清一色哥萨克白人的火车上,黄种人渐渐多了起来,在最近的一次停靠之后,火车上明显已经是黄种人居多了。
  
      而且伴随着火车车轮撞击铁轨交接处的咣当声,阿卡多听到他们都在用汉语交流。
  
      阿卡多推了推身边睡得一塌糊涂的警卫员格尔,示意他擦一擦嘴角的口水,还没等阿卡多派格尔去问问火车到哪了,阿卡多此行的翻译,国防军后勤部的翻译布鲁克就从不远走了过来,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阿卡多说道:“长官,我们到中国了。”
  
      “这位是?”阿卡多隐约觉得面前这位黄皮肤的留着秃头的帅气男子很面熟,不过却没有贸然相认。
  
      “这位,就是中国政府的实权派代表,孙中山先生的私人特别顾问,蒋介石蒋先生。”翻译恭恭敬敬的介绍道。
  
      “哦!舅羊大民(久仰大名)!”阿卡多用自己变了调的嗓子流里流气的冒出了一句中文:“蒋先深,我哼欢饮腻地稻来(自己猜吧,我不翻译了)。”
  
      蒋介石伸出手来和阿卡多握手,然后微笑着说道:“没想到阿卡多中校先生中文说得这么好,想必也是很了解中国的了,我很欢迎中校先生到中国来。”
  
      阿卡多笑了笑,改回到德语:“蒋先生见笑了,我只是随便翻了翻字典,临时学了几句话而已。”
  
      “阿卡多中校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朋友,也是我蒋某人的朋友,至少我党很感谢中校先生提供的优秀武器。”蒋介石很是客气的陪着阿卡多走到了会客室。笑着说道。
  
      “蒋先生,我想我们抑制日本在远东的展这一利益是一致的,而我们在远东地区的经贸利益也是一致的,既然我们在核心利益上都是一致的,那么我们就是朋友对么?”阿卡多笑着说道。
  
      翻译布鲁克把话讲给了一旁倾听着的蒋介石。
  
      蒋介石听完点了点头:“阿卡多中校,明人不说暗话,德国愿意支持国民党政府,并且为我党政府打开国际局面,输送最急需的军火物资,我们感激不尽,也愿意秘密的付出您开出的代价。不过能不能给予我们一个更优惠的价格?”
  
      “明面上的价格,我可以再让一成!不过暗中的费用,不能再少了!你知道我是在为什么忙活!对么?”阿卡多斟酌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您真是一个慷慨的人,阿卡多中校!我想这一次中国行,您一定不虚此行!来人啊,把资金汇入阿卡多指定的银行账户。”蒋介石目的达到,大笑着邀请阿卡多一起喝酒。
  
      阿卡多指望略微强大起来的中国拖日本人的后腿,中国指望德国人的帮忙好抵抗日本人的欺压,双方一拍即合。
  
      先是见了赫鲁晓夫这么一个日后大人物,又见了中国一代枭雄蒋介石,阿卡多还真是有一股收获颇丰的感觉。当然如果可能,阿卡多甚至想看一看******,和这位从老师一路走上国家领导人宝座的传奇式的人物握一握手。
  
      当然,可能这个愿望有些不太现实,因为现在这个时候,这位中学老师才刚刚在游船上开完会,而刚刚诞生的中国*可以说还在襁褓中,还没有日后那呼风唤雨的实力。
  
      对于阿卡多这一次的亚洲之行,英国政府是知道的,他们不知道的是,阿卡多不止为英国带回了1ooo万美元的军火订单,不止为德国的军工企业带回了4ooo万美元的军火生意,还秘密的从中国人和美国人手里拿到了差不多17oo万美元的“贿赂”。
  
      所以阿卡多结束了这一次的旅程,带着志得意满的表情,登上了前往印度的轮船,从那里他将经过苏伊士运河抵达地中海,再从那里返回德国。
  
      旅途不算很短,但是也不算很长,阿卡多为了避开在中国无孔不入的日本间谍,刻意没有到德国驻中国领事馆,而是轻车简从秘密的从英国人占领的香港上了船,如同一根轻柔的羽毛,没有惊动任何灰尘。
  
      不过他在平静的1922年年初用自己单薄的翅膀卷起了一场毁天灭地的国际风暴,1922年1月1日元旦这一天,第一批德制军火在汉堡港口装运上船,在英国驱逐舰的护航下,驶出了港口。就就连英国人都不知道的是,在同一时间,3oo门阿卡多藏在南部山区的一战时期剩下的大口径榴弹炮,以及配套的9万大口径炮弹,在东普鲁士秘密装车,由铁路经苏联运往军阀混战的古老中国。
  
      而德国借鉴了英国的小型坦克设计被阿卡多下令开始秘密生产,这些只配备有两挺机枪的微型坦克被当做商品,直接贩卖给正在暗中筹备力量的蒋介石蒋中正先生。而这位蒋先生的经济来源,是和阿卡多站在同一个经济战线上捞钱的美国大佬们。
  
      因为有了阿卡多,所以蒋介石更早的得到了美国的支持,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援助,将会更早一些成为孙中山手下的级将领,更早的取代孙国父成为中国炙手可热的枭雄领袖。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